薄暮

混圈极杂,更新随缘

【主沙李】罪

【沙李/高李】罪(二)

CP更改注意!!主沙李,有高李的py交易【住口!无耻老贼!】主要是侯海我真的当初在剧里没怎么注意……所以就不写他俩了_(:зゝ∠)_(我会说是我爬墙了么不我只是劈叉了)
沙李黑化!沙李黑化!沙李黑化!不喜欢千万别看,ball ball你了,不喜欢千万别看啊
做梦都没想到这个会继续写系列,说不定依旧是个坑系列
假装自己是(jiu)个(shi)萌新并且文笔特别差系列
时间线变更注意!(原著大概是秋末到冬初的时间,本文大概是夏天吧)

第一章链接(瞎写的完全可以不看):http://bomuhh.lofter.com/post/434f93_107eb285

(二)
汉东今年旱的要命,整个七月,就算是来了台风,也只是擦肩而过,一点儿降雨都没带来。气象局因此也成为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之一,微博底下评论说气象局的通知怕不是给汉东来了一口毒奶。还有说跪求气象局别奶了,让汉东下一次雨吧。
就在沙瑞金回到京州的那个早晨,也是侯亮平接到一纸调任的那个早晨,汉东终于掉了雨点子。高育良吃着早饭,看着电视里李达康淋着雨给大风厂的工人们鞠躬道歉,措辞和表情都诚恳至极,好像这个问题等他回了市委就能马上解决似的。他笑着瞟了祁同伟一眼,心里不知是在嘲讽这个急功近利的祁同伟还是看错人的自己。
“看人家达康书记,再看看你。非要回来,非要回来,现在倒好,”高育良擦擦嘴向后靠在椅背上,指着屏幕里的李达康:“他是淋了雨了,人家也赚到口碑了。倒是你,你看看你,犹犹豫豫,还催着拆大风厂。你让李达康怎么看你?”
“老师,我……”祁同伟不停地摩挲着水杯:“谁能想到……”
“不管想没想到,你都应该这么做!”高育良的指节“笃笃”地敲着桌子,呵斥道:“祁同伟,你还是不是个公安厅长了,啊?你应尽的职责才是你往上爬的本钱!”他略微平复自己的情绪,脸上又挂起了一个微笑,却是冷笑了:“今天上午常委会,也是沙瑞金在汉东的第一次常委会,你想给他留下什么印象,嗯?”
祁同伟也不是失算,他自己的心思自己也清楚。只不过现在他不敢说,更不能表现出一丝一毫。如果不是有山水集团掺和进去,他也不着急提出强拆的方案,倒乐意偷个清闲看李达康的笑话。整个常委里,他最和李达康过不去,也看不起李达康天天梗着的脖子,整个人就像一把剑一样恨不得把对手直接戳死。
殊不知,李达康现在边擦着头发边想戳死他。李达康越回味昨晚儿的大风厂事件就越觉得这个祁同伟时别有用心——自己也是一时糊涂,怎么就信了祁同伟不着调的话。今天沙瑞金召开这次常委会,弄不好就要把汉东当今政治风气批判一番——这么一想李达康就觉得自己已经站在了悬崖的边缘。
不过他更信绝地反击那一套,毕竟他的人生中有的是这样的情节。
李达康对着镜子扬起下巴,手把领带一拽,就着这个角度审视着镜子里的自己。内心的烦躁和郁闷此时被很好地掩盖在这层皮囊之后,只剩下了一种长居上位而形成的压迫性的威严。他自己就是一把剑,就看这个新来的沙书记愿不愿意用。
事实证明,沙瑞金已经开始用了。李达康看着沙瑞金向他微微点头笑着让他继续说的时候,他就确信自己有机会在高育良之前博得这个沙书记的信任。
李达康手里的笔在食指上摇摇晃晃地转了一圈,稳稳地落在手心里。他拿着笔点着笔记本,不顾高育良有些僵硬的笑容,继续不留情面地讽刺哭坟的祁同伟。在场的常委,尤其是跟高育良对付不来的,有些甚至带着大家干笑了几声。
但沙瑞金没笑。他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高育良也抓到了这个契机,更快地把话题转到了前不久岩台市市委书记腐败的事儿上,在各式各样的例子中,会议室又变得沉默了。腐败好像已经成了一个普遍现象,之前的祁同伟的那种个例一下子升华成了干部普遍的思想作风问题。
严重啊。太严重了。
沙瑞金看着依旧面带微笑的高育良,心里猛地闪过一个念头——
怎么,这育良书记的意思是,谁都不干净?

(tbc)
(高中生文笔不够还请见谅)
(一堆心机ga……boy的故事)

评论(5)
热度(28)

© 薄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