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暮

混圈极杂,更新随缘

【主沙李】罪(3)

我也没有想到,还会有后文。

(三)
    高育良望着窗台上的水花,思索再三,还是拨通了电话。他需要证据,但不指望祁同伟能帮着查出来什么——他早就对这颗棋子失去了兴趣,若不是看在昔日情分上,这枚棋早就该弃了。
此刻,沙瑞金正坐在办公室里品咂着高育良的话,嘴角勾出的笑让在一旁的小白感到后背发寒。他看着沙书记好像想到了什么,在一张纸上写了很久,然后再一条一条地划掉。
沙瑞金看着最后一行的人名,皱着眉头。他轻轻用笔盖敲了敲这个令他难以心安的名字,然后翻过纸面,把它送进了碎纸机。他这回来汉东,就是为了这个人而来,但很显然地,他觉得其实这里并不欢迎自己,只是趋于大形势而被迫低头罢了。
反/腐/么,就是站//队啊。沙瑞金兀自笑了笑,拿了左手边未看完的文件继续看着——是关于京州市内某区新型排水设施的试点计划。他大概扫了一眼,发现这是前不久国外提出的一种方案,倒是鲜为人知。
“小白,那个京州市市委书记,是叫李达康吧?”沙瑞金听到肯定的回答后,继续说:“等明天,我去林城考察一下,你先去问问他秘书,他明天的行程安排。”小白刚拿起电话,又听沙瑞金嘱咐道:“这件事,先不用告诉李达康。”
他得等这个“秘书帮帮主”亲自找上门来。至于时间么,他心里隐隐地有一个大概的预判,如果侯亮平的调查顺利,也就是这几天了。
小金汇报完行程之后,就把手机交给了李达康。李达康正咬着烟看向窗外,高育良的专车开过了市委门口。他瞄了一眼小金的手机,推了回去:“先不着急,不到时候。去,问问贺秘书。”
“刚刚问过了,说高书记胃病犯了,请了半天病假去医院。”
“我知道了。”李达康拿起另一份文件,扫了几眼,道:“王大路是不是还在外面啊?让他进来吧。”
“达康书记,您看,用不用去通知市局赵东来……”
“别犯蠢。把人叫进来,谈事儿。”李达康不愿搭这茬儿话,皱了眉头自顾自地收拾桌面的文件,直到王大路叫了一声“李书记”他才意识到人已经进来了。他向王大路临时拼凑出一个尚可称得上亲切的笑容,低着声道:
“说说吧,大路,我妻子欧阳菁,背着我都做了什么事儿?”
他不管欧阳菁到底给没给他戴绿帽子,但她只要涉及腐败这件事,李达康就会毫不犹豫地进行切割——事实上这个切割从八年前李达康怀疑欧阳的一笔来路不明的资产时就已经开始了。只不过李达康自己也没想到,这个前奏居然这么漫长,一耗,就是八年。
他腰板哪有高育良硬啊。这把高育良的好学生侯亮平都来汉东了,就算高育良怎么说不是他自己的意思,李达康心底的防备此时也无法摘除。他听着王大路的讲述,先前的笑脸一点点变得僵硬,然后完全垮了下来,直接向椅子后面一靠。
“李书记,我也劝过她了,但是……”王大路看着李达康的手势而适时地住口。比起李达康的问话,他更惊异于李达康变换表情的速度,不亚于手机里的一秒换装——
“大路啊,你呢?你不会也涉及了吧?”
王大路这么一听就有些急了,原先吞吞吐吐的语气瞬间无影无踪,颇有一种拍案而起的既视感:“达康!你还不了解我吗!我能、我能干那种事吗?我做的是食品,我要……”
“那就没事,没事。”李达康笑着打了个手势,截了王大路的话头:“这样吧,你劝劝欧阳菁跟我离婚。反正呢,我们俩的状况你也清楚。你劝劝她,别让她耍她的脾气。过后的事,我们再说。”他走出办公桌,拍了拍王大路的肩膀:“这件事,我还得麻烦你来干。”
王大路张着嘴,一时也不知说什么好,迷迷糊糊的就被李达康送出了办公室。

***
“高先生,请到二号窗口取药。”高育良刚要走,却被那个人一下子摁住:“他说了,只能给你备份,之后的事希望你能办好。他还让我给你传话,说第一批已经走了,自己小心。”
高育良拿了两盒胃药,装进医院发的塑料袋里。他想起十几年前,又看看现在的局势,突然从心中由衷地感慨一句只能烂在肚子里的话。
就算聪明如高育良,又怎么能算到会有今天这一天呢。

(tbc)
(这章最后莫名写的有点儿爽)(不,我什么都没写)
(嘘)

评论(2)
热度(23)

© 薄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