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暮

混圈极杂,更新随缘

【主沙李】罪(四)

写的提心吊胆……并且发着和高育良一样的感慨orz虽然这是一篇沙李同人,然鹅我更觉得怎么像把人义推翻重写_(:зゝ∠)_
我在尽量往回找自己文风,好久不写报(xing)道(ge)果然会出偏差……

【更名通知:天高皇帝远→罪,下一章就用新换的名儿了,嗯】

罪(四)

『Pie Jesu          仁慈的耶稣啊
Qui tollis peccata   请赦免是人的罪
Dona eis requiem .  赐予他们安息 』

****
    高育良打开药盒,把里面的东西尽数倒了出来,在一堆药中间,躺着三个银色的U盘——这是他第一回不花钱而得到的重要资料,但付出的代价却远比金钱沉重。他总觉得自己疯了,疯的理所应当心安理得。
他的手颤着,把U盘插进了USB接口。屏幕闪烁着光,在黑暗中映着一张脸色因为惊惧与兴奋交织而苍白着的脸。
赵立春走之前意味深长地对他说过——“育良,你是政法委书记。”

****
汉东官场两大帮派——“秘书帮”和“汉大帮”,沙瑞金来之前就有所耳闻。比起现在活动频繁的汉大帮,倒是秘书帮一直松松垮垮没有动静。他不关心叫的声音大的,反而对一直沉默不言的更有兴趣。这就好比他前任男朋友余部长,安安静静矗立在权力斗争漩涡的中央,背后的故事与背景也就变得令人着迷起来。
但林城一见,沙瑞金就抹除了自己对李达康关于这方面的幻想。李达康的笑容总是冒着一股孩子一样的天真和少见的真诚,一喜一怒好像都会直接摆在脸上——当然这不排除这是李达康给他制造的假象。
当然了,这个假象也很成功。
他和李达康握了握手,李达康热烈的程度远远高于他的预料。这种态度让他想起当初在北京那些找他办事的人,两手满满当当的东西见了他也要赶紧倒出一只手来和他紧紧地握住。沙瑞金也露出微笑,报之以相同的力度。
这就算是合作开始的一个标志吧。
李达康心知沙瑞金选的正好是环湖自行车赛的日子,那么沙书记之后的打算大概就是要边骑自行车边参观林城。如果这回自己这个向导做的顺利,那么就能捎带着说一说自己要离婚的问题,也算是给组织打声招呼,看看态度。
经过一番对开赛发令的推辞,李达康拿着发令枪站在台上时突然意识到,沙瑞金现在是需要自己的——更准确地来讲,他们俩如果搭在一起那就是各取所需了。自己乖乖地当沙瑞金手里的剑,给他创下政绩;沙瑞金向中央推荐自己,让自己得以平步青云。毕竟现在放眼整个汉东官场,只有他李达康一个得力干将。
想到这里,李达康自信地扬起嘴角,扣下了发令枪的扳机。

*****
高育良听到反贪局对欧阳菁的怀疑时,并没有在侯亮平面前做出过多的评价。他看向百叶窗缝隙间的省委一号别墅,面无表情地说:“亮平啊,这件事你们要慎重,插手的人千万不能过多。”
他手里的U盘一直在指间缓慢地转着,银光闪烁,像一把匕首。
听完侯亮平的汇报后,他就十分后悔自己接了赵立春留给他汉东这一乱摊子。所谓的“汉大帮”里面的人鱼龙混杂,但都是没有脑子还敢飞扬跋扈的主儿。既然侯亮平已经把爪子探到了李达康的妻子欧阳菁的身上,就说明他高育良的备战时间又少了一大截。蔡成功能暂时地混淆视听,不代表自己会被蛊惑住。
他突然看见李达康的专车停在了对面一号别墅的门口,然后沙李二人肩并肩地走进了沙瑞金的宿舍。在沙瑞金的视线扫到自己窗口之前,高育良一把拉下了百叶窗,合的严严实实,整个房间突然暗了下来。
“老师……?”侯亮平疑惑于高育良的异常举动——他正好站在窗边那个高大的盆栽边儿上,没看见外面发生了什么。
“亮平啊,老师突然想起来还有件急事没办,今天我就不留你了。”
高育良目送侯亮平离开后,才上楼拿出书房柜子里放着的一部手机,简单拨了几个号码,长吐一口气。
“老书记,我是高育良。现在方便说话吗?”高育良压低着声音快步去了厕所,反锁上门,打开水龙头。
“嗯。”
“您能不能帮我打听打听,沙瑞金的第六任男友,也就是前不久被调到其他部门的余部长。”
赵立春在电话那边低笑几声:“育良啊,沙瑞金这个人向来处理事情干净的很,就算是他喜欢和男人在一起,也没人抓得住他手腕子。”
“不,老书记,其实我更想看看……这位余部长近三年他名下的资产以及流动情况,还有他和沙瑞金分手后和哪些人有过接触,或者常去哪里也可以。”高育良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点点勾出一个冷笑:“我听说,这位余部长啊,是主动要求从重要部门调到其他部门去的,动用了不少沙瑞金的人脉。”
电话那边沉默很久:“……15分钟后,你会收到你要的第一个资料;至于你第二个要求,你得等三四天之后,这边才会有结果。”赵立春顿了顿,话题一转:“李达康怎么样?”
“老书记,这不是有,沙李配嘛。”
电话那边传来几声闷笑:“当初,也有余沙配呢。”

(tbc)
(哇我好像又给老沙塑造了成了一个渣男形象?)
(没关系,先走肾后走心吧hhhhhhh)

评论(11)
热度(25)

© 薄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