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暮

混圈极杂,更新随缘

【沙李】光环(上)

【沙李】光环(上)

人物极度OOC预警!时间线变更:李佳佳于京州读的高中,经历了父母正式离婚以及沙李配配到了床上这一狗粮一样的事实。正处于叛逆期。

祝食用愉快。

(01)
        这是沙瑞金第n次看见李佳佳同学的成绩条,听班主任数学老师对这次考试的总结时简直算是如坐针毡,就好像自己被上头领导和颜悦色地骂了个体无完肤。
        雷打不动的语文英语班级第一和数学倒数,至于理综只能说是看得过去,尴尬的成绩卡在不上不下的位置。他在心里叹了口气——行啊,数学有进步,从倒数五名的范围变成了倒数十五名……刚这么想,就听班主任在上面强调——
        “这回数学不及格的同学就很危险了!要补课就赶紧有针对性的补一补,马上就要进入高三了,时间很宝贵……”
        回家的路上沙瑞金走的很慢,让李佳佳可以跟他保持一个步速。他看向道对面的红绿灯,小心翼翼地开口道:“佳佳,你……当初因为什么选择理科?”
        李佳佳看了看沙瑞金,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还是红灯的信号灯,像根棍子杵在原地。
        红灯变成绿灯。
        “啊……”李佳佳张了张嘴,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是从她和李达康干了一架开始说,还是从刚上学时就结下的仇怨开始?她皱着眉思索了一阵,慢慢地说:“是因为李……我爸。”
        果然是李达康把自己那种强硬的作风也带给了自己女儿。沙瑞金轻轻叹口气,刚想劝劝李佳佳,就听她继续说:
       “他想让我学文,我就偏要学理。”李佳佳的语速逐渐加快:“我永远不会按照他的意愿来,并且——”她想起李达康拿着她分科的确认单签完字猛地一下拍在桌子上,盯着自己说,你不适合学理,李佳佳,你在找罪受吗?
        绿灯又变成了红灯。
        沙瑞金在愕然与悲哀中硬生生地咽下到了嘴边的话,他听李佳佳声音里有了一丝决绝:“反正学理这条路是我自己选的,以后的路也是我自己走的,跟他李达康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他低下头,发现她正用一种和她爸一样的眼神看着自己,让他想起李达康把规划书摁在办公桌上告诉自己这件事他能办成——
        “……佳佳,我知道一个数学老师,听说不错,你要不要见一见?”

(02)
        中午召开完省委常委会议,沙瑞金没去食堂,只是让李达康到自己办公室吃。李达康刚推门进去时,就看见沙瑞金向他笑的眼角都叠出了一堆褶子:“恭喜啊,李省长。”
        李达康打量了一下沙瑞金,又看了看桌子上的饭菜,毫不客气地拉开沙瑞金对面的椅子,笑眯眯地看向他,把手一伸:“拿来吧,沙书记。”
       “什么啊,达康同志?”
       “尊敬的沙瑞金同志,我劝你不要装傻。”李达康掰开筷子夹了几块茄子,眼也不抬地慢悠悠地继续说:“反正我知道有一个已经落水了,怕是另一个鞋也是湿的,赶紧,给不给?”他接过成绩条大概扫了一眼,摇摇头把它放在一边便继续往嘴里扔一块块的烧茄子。
       也就这样了。
       什么?
      李达康拿着纸巾擦了擦嘴,皱着眉叹了一口气,把成绩条折了几折放进口袋里:“她学理,也就是这个样子了,不上不下的。当初死活要学理,现在看还不如学文。”
        沙瑞金时不时地舀一勺粥,一碗粥只被喝掉了浅浅的一层。他看着李达康面前已经空了的饭碗,问他:“到了高三,她还是能冲一冲的。你也不是说过么,奇迹是由人创造的。”
        李达康听了缓缓地摇了摇头:“她不会的,沙书记。当初看她练800米长跑时我就知道,她不是那种能对自己下狠手的人,以后也不会承受得住太多的压力。”沙瑞金听他说这句话时放下了勺子,两手交叠放在桌面上,认真地问他:“达康,你怎么就会这么断定佳佳她以后的人生呢?人都会是变的啊。”
        “那她也不会沾染上我的任何习惯和性格。”李达康看向窗外笑了笑:“就像她从不认为我是她爸一样。”
        粥早就凉透了。

(03)
        李佳佳和李达康的仇怨好像很深,以至于李佳佳总觉得自己可能是她爸上辈子仇人的转世——可那不应该是高育良么——她锁了自己房间的门低声向沙瑞金吐槽:“我们俩就是相互看不惯,每天只要我们碰面就希望在任何一点问题上可以完全驳倒对方,对,让他无话可说的那种。”
        沙瑞金想了想李达康被怼到说不出话干生气的样子,噗嗤一下笑出了声:“那你和你爸的这辈子的仇怨总得有个开始吧?”
        李佳佳翻了个白眼:“我哪能记得住啊,四舍五入都要过去二十年了,您不能为难我一个记忆力不好的老人家啊沙叔叔。”沙瑞金听了就顺手抄起桌子上一本数学练习册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笑骂道:“还没到成年就记忆力衰退,我看你真是被灵魂附体导致记忆错乱了。”
        其实她记得。

        从小到大对李达康的印象就是背影,和他身上难以抹去的烟草味。正脸只会在电视上出现,就看他面无表情地拿着稿子上去抑扬顿挫地讲。还有一次机会就是每年元旦或者春节,家里人能真正地坐下来吃一顿冷冷清清的饭。
        不太像一顿家常饭,倒是有一种陪同市委书记吃饭的感觉。小心翼翼的,怯生生的,说话声音也发虚,因为李达康看起来好像随时都会生气的样子。
        直到上了初中,上学时间提早,才有机会跟李达康早上的时候打个照面。李佳佳走三十分钟的路,李达康坐他的专车。
        她清楚地记得那是初二,前天放学跳远加练练到两腿发软还不小心崴了脚,第二天浑身酸疼的到起床都得让李达康把她拽起来。饭桌上她磨磨唧唧地嚼着面包,就听她爸筷子碰碗叮叮当当地就喝完稀粥,要起身时看了一眼自己:“你今天怎么这么慢,要迟到了。”
        李佳佳深吸一口气,冲着李达康的背影喊:“爸……”
        “怎么了?”李达康看着低下头不说话的李佳佳,心里烦躁像一股火一样冒了出来:“有话快说。”
        “……我能不能……蹭一下你的车……我实在是走不动了……”
        “不行。”
        “就到学校附近就行……”李佳佳头一次用近乎于恳求的语气跟她爸说话。
        “不行。”李达康走到门口,头也没回:“那是公家的车。”说完就关了门走人。
        李佳佳那天一边一瘸一拐地扶着栏杆走到学校,一边用手背使劲抹掉眼泪。内心的委屈在看着同学家长的车一辆辆从身边开了过去时逐渐化为对李达康的怨恨。她想起妈妈离婚那天时咬牙切齿地跟自己说,你爸就是个铁石心肠,工作狂,活该孤独一辈子!谁会愿意跟他这种人一起过?!
        她抬起头硬生生把想要流下来的眼泪都憋了回去,咬着牙继续一步步往前挪。到了门口第二遍上课铃刚刚打过,根据班规,她将要站在外面听完这堂数学课。
        李佳佳就两腿发颤地站了整整四十五分钟,然后被刚上完课的班主任劈头盖脸地训了一通。班级里鸦雀无声,全班的目光都在一瘸一拐回座位的李佳佳的身上。
        她后座的男生突然站了起来,拉开她的椅子,然后走到她面前卸下书包,扶着她回到了座位。
        后来,他就成为了李佳佳同学的第一任男朋友。

评论(4)
热度(70)
  1. 荷花薄暮 转载了此文字
  2. 望海薄暮 转载了此文字

© 薄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