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暮

混圈极杂,更新随缘

【文评】愿世界对你温柔以待

愿世界对你温柔以待——看过《无欢宴》后迟到的长(duan)评

看完觉得自己写的就是意识流,并且这么长时间才写好像有点儿忘了原来的剧情(你在说什么快闭嘴啊【doge】)……非常对不起太太写的那么好的文了,跪求太太原谅我如此渣的文评(下跪道歉.jpg) @Findan

以前我对ABO文的认知只停留在『这个设定是写H的最佳设定』,直到追完了le太的这篇文。

以前我对Omega是什么印象呢,怕是跟老沙差不多的。他们注定要成为在别人身下呻吟承欢的那个,动不动就散发出了他们好闻又独特的信息素的味道,然后就和一个Alpha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

可能因为以前总是用ABO设定开车,从来没把它真正带进现实世界思考,故而对Omega也就有了别样的『偏见』。

看过《无欢宴》,看过那个世界里人们对Omega的无数偏见,看过李达康背负的无数恶意,看过他受的说不出口的委屈,我终于在一次次的心酸与心疼中看见现实的缩影。陡然间,Omega在我的心里已经不再是那个可以开车的设定,而是成为社会中那些不得不生来就背负着偏见与歧视的,一直被压迫着的,不得不生活在社会底层的那些人的影子。

李达康有才华、有能力,照理,一个新来的领导应该格外关照他,让他放手去做;他有出色的政绩,还有过人的眼光,如果把李达康的履历打出来,那应该相当漂亮,省长之位都不用去争取,一定是他的。

那为什么他还会遭到猜忌和调查,升迁之路走的磕磕绊绊?

因为他是Omega,因为官场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Omega都是靠权色交易上位的。别说官场,就连社会上都认为,Omega只能靠身体去做任何交换。

我们在屏幕面前愤愤地问着,凭什么呢?凭什么Omega就会被这么对待呢?这不公平啊!

是啊,那凭什么呢,凭什么有人认为男人生来比女人高人一等,凭什么有人断言排名倒数的孩子没有好的未来,凭什么有人以自己错误的价值观来评判他人,又凭什么勤勤恳恳产粮的太太还会被三观不合的视奸者突然蹦出来去批判一番呢?

这也不公平啊。

但是我们很高兴,李达康他挺过来了,他在所有不公平的对待中挺直腰板地走了过来。这条路他一个人孤独地走了多长时间呢,换算到现实世界里来,就是五十多年。

五十多年啊,多少在背后的嘲笑,多少伤人的风言风语,多少遭遇的他人的白眼,又有多少前行的孤独。我能想象的出来,李达康怎样从一个曾经受了委屈躲在墙角哭的孩子,变成了如今一个足以背负起整个城市运作的、内心不再会因为他人而起波澜的钢铁一般的市委书记。

我不知道一个人最终变成了这个样子是应该替他高兴还是悲哀。他没有光亮的双眼和不曾更改样式的黑西装,这个剪影在我的心里就像一只乌鸦。

人们都厌恶的、排斥的,甚至看见就要杀死的,乌鸦。

那他自然就不会再相信,有人可以收留他,在严冬时可以给他打开窗子让他飞进去蹭一蹭暖气,甚至更不会去想他会得到爱,而不是一种欲望。

毕竟经历过那样的过往,谁还会再去相信爱情呢?李达康算是从泥泞和黑暗的角斗场中遍体鳞伤地摸爬滚打出来的,那他怎么会去选择相信这个世界除了你死我活以外,还有其他美好的情感存在?

所以后来老沙说他不指望李达康能爱上他,只希望李达康能够过得好时,我才真正地心酸了一把。

所谓的『达康书记』只是他坚硬的外壳,等到这个牡蛎真正愿意露出一点缝隙时,却是让人手足无措的千疮百孔。我理解沙瑞金的心情,他爱李达康,可不知道应该怎么去爱了。过多的温柔就像是可悲的怜悯,过少的关照就会让一切回到原点。他不需要拥有一个Omega,只是希望有一个人可以陪伴自己度过余生。

他为了一个口头的承诺开始等待,毫无音信地等待了四年。在一丝希望中他等来了李达康的明信片——

『长是薄幸长相念,
愈是飘零愈感卿。
还将江南风雪事,
说与江北故人听。』

牡蛎的壳终于打开了,里面一直裹着一个美丽的珍珠呢。

尤其我读到第二句的时候,心里总有一种温暖的感觉。那个钢铁一样的市委书记,终于不再以城为伴,他终于有了一个可以依靠的伴侣了。

虽然这个世界常常恶意满满,但我希望你有一天可以如同这个达康一样,最终会被温柔以待。

评论
热度(91)
  1. 空山流水薄暮 转载了此文字
    真的好心塞啊。看到达康给京州的万家灯火道晚安的时候,一瞬间就泪崩了。康康是大时代的亲历者和创造者之一...

© 薄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