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暮

混圈极杂,更新随缘

【李金】告白


觉得自己甩锅的行为并不正确 所以偷偷产了这篇粮_(:зゝ∠)_
借用了 @痴媸 太太的剪头梗 未经同意就用了 跪地恳求太太原谅嘤
反正……反正就是个流水账_(:ゝ∠)_我要狗带了……以及,没有求婚没有求婚没有求婚我不会我没写真的没有´_>`

(正文)

        今天是小金的生日。
        如若不是早上赵东来同情地拍了拍小金的肩膀,笑着在他耳边说“真同情你,生日这天还要陪李书记加班”这种话,他也忘了今天是这么一个日子。
        “咦,赵局长,你怎么知道的?”
        “你不看QQ推送的吗……李书记,早上好!”
        小金闻言一阵手忙脚乱,站好后脸却不知原因地红了,跟着赵东来问了声好却没得到回应,只有李达康向自己方向的一瞥。
        他懊恼着。人家秘书总是第一个看见自己领导的存在,而自己有时候还得经过别人提醒才记得给李书记问一声好。实在是太不称职。
        这不怪他。
        谁让他喜欢李书记呢。
        小白午休时听小金低着头满是懊恼地跟他低声抱怨,噗嗤地笑出声来,揉了揉小金刚被“骗”去剪的毛寸,觉得手感不错便从一开始的安慰态度变成了纯粹地去揉头。
        小金支着办公桌红着脸嘟嘟囔囔了半天发现这位秘书处处长的手丝毫没有离开自己头上的意思,猛地起身扒拉开他的手,红着脸大声抗议:“白哥!!别揉啦!!”
        他觉得门口好像有人,扭头一看居然是李达康,惊得他头发也不敢理:“李……李书记,您找我?”
        “嗯。”小金刚要跟上去,没想到李达康走了进来。他有些不明所以地看着李达康,却没想头又被摸了摸,手指穿过发丝,把之前揉乱了的头发都梳理齐整。突然冰凉的掌心轻轻拍了拍自己的头顶,毫无波澜的声音里也有了笑意:“好了。”
       小金只觉得自己现在脸发烫到要冒烟。他低着头看向别处,不好意思地挠挠脸刚想说些什么,就被拉住手腕向外领去。
        整个人都恍惚了。
        “小金,今晚你还得加个班。”
        “呃……好好好。”
        “别就带电脑,带上纸和笔。”
        “啊好的好的。”
        “……你怎么了?”
        “好……啊不我没事的书记,我记下来了,到时候下班我收拾收拾东西我就上您那里去。”小金暂且平复了自己的心情,好不容易答了一句完整的话,就看李达康皱着眉看向他,心里顿时“咯噔”一下,难不成——
        “你发烧了?”李达康的手刚要往小金的额头上凑,就被小金慌忙后退一步躲开:“没有没有!”
        回来时小白咬着烟向他坏笑,夹着文件要出去时拍了拍他肩膀:“加班快乐啊,金秘书。”
        小金装模作样地轻轻踹了小白一脚,待他走后自己盯着电脑屏幕傻笑起来。

        李书记什么时候最好看?
        工作的时候最好看。正在写周一发言稿的小金忙里偷闲地看向低头批文件的李达康,心里有几分愉悦也不敢表现在脸上,赶紧收回目光继续敲打着键盘。
        “……京州高新区的建立,就是为了给创业人士一片乐土,让我们的创业者可以没有后顾之忧地闯出一片天地来……” 
        这样比较符合书记的语言风格吧?小金看了一眼刚刚记下的李达康说的要点,敲了回车键后颇有成就感地吐出一口气,准备写结语。    
        “写完了?我看看。”
        “还没呢,就差最后总结了。”小金向李达康露出轻松的笑来:“写完我传给您还是……?”
        “不用,叫我一下就好。刚刚的文件整理的不错。”
        应该……应该说什么?谢谢书记?是不是太疏远了……还是……小金一瞬间有些发愣,张张嘴想说什么,却发现李达康已经埋在文件堆里不去搭理他了,只好默默地合上嘴继续写结语。
        他忍不住敲了几下回车键,打了几行字。
        “写完了吧?”
        “啊啊啊……马上马上!!”小金惊得赶紧按下删除键,却不小心多删了几个字,只好手忙脚乱地补上。
        李达康走过来时,他的手还是紧张地颤着。
        “你去帮我收拾一下桌子,我看完你的稿子咱们就回去。”
        李达康看着稿子,突然无声地笑了。

        市委走廊的灯早就灭了,故而月光照不到的拐角处,更是漆黑一片。
        李达康转弯总是很快,走在他外侧的小金总得多迈几步跟上他的步伐。小金刚跑过拐角,突然被往旁边一拽,后背贴在发凉的墙上。白天刚为他梳理过头发的手此刻正放在他的后脑上,身体离他很近,就差一点就可以算得上是拥抱。
        “金秘书,你是不是忘了,没保存的文件,点一下撤回就能看见之前的文字?”
        “生日快乐。”李达康扣住小金的后脑轻轻贴上他的嘴唇,在黑暗中笑了笑让小金足以感受到他此刻嘴唇细小的变化:“我也……爱你。”
        “啪嗒”一声,小金手里的公文包掉在了地上。
(end)

         『为什么要贴着嘴唇说啊……』
         『这样你就能尝到甜味了啊。』

(小剧场)
『小金,你脸红什么?』
『我……精神焕发!』
『怎么又黄了?』
『防冷涂的蜡!』
『这么说你是李书记的人了?』
『……是。』

评论(14)
热度(65)

© 薄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