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暮

混圈极杂,更新随缘

【李金】最漫长的告白【2】


应该还有最后一部分 我加油
其实写的也蛮无力的 你们能看下去就好( ‘-ωก̀ )
情节被我踩了个油门 主要是懒【喂!】

【5】
        从27次出错开始,小金的秘书工作骤然变得繁忙起来。他不知道自己的大脑是收到了何种信号,一根神经总是紧绷着,让自己时时刻刻都观察着自家领导的一举一动,甚至是一个微小的眼神。
        他觉得自己太过于神经质了。但心里的那种恐慌却无法掩抑地混着当初那团阴云袭上心头。
        但他真的忘不了李达康有时闪出的迷茫而空洞的眼神,那双眼睛里出现的薄雾总让自己的心猛地停滞一下。
        还有他偷偷看到的李达康笔记本上越来越多的笔记,细碎得仿佛备忘录。
        只记关键词的笔记仿佛一去不复返了。
        他坐在市委会议室不起眼的一角,听见李达康发言中细小的停顿,和一声轻轻的翻页声。小金压抑着猛然抬头的冲动,把头深深低了下去,紧紧地抿着嘴唇。他的手指微微打颤地掏出了手机,向小白发短信——
        “白哥,我有个情况,想向沙书记汇报一下。”
         将要点发送的那一刻,他茫然地看着屏幕,又将短信内容删了出去。
        凭什么呢?凭什么去下这个结论?单单因为书记将近五个多月来那些各种细微的、不为人知的、反常的举动吗?
        会议结束了,小金埋头收拾材料直至众人离去。李达康也保持着自己当年秘书的习惯也准备在会议室空空荡荡的时候离开。
        一声微小的叹息就钻进了小金的耳朵里,刮挠着他那根敏感的神经。

【6】
        省委常委体检前几天,李达康看着规划图时突然笑着对小金说,组织想调你去当京州新成立的高新区的区长,你考虑一下?
        什…… 小金把已经到了嘴边惊诧的话硬生生咽了回去,挤出个笑容说道:“书记,我觉得我现在的能力,还是当个秘书合适。那种管理……我觉得我还是缺些火候。”
        李达康既没有恼火也没有追问,只是点了点头,转过身直视着他:“没关系,给你时间考虑。”
        小金听了这句没有主语的话后,琢磨一阵,愣在原地。他黯然地低下头,毫无喜悦感,反倒像刚刚被李达康骂了个狗血淋头。半晌,他缓缓抬起头,正好对上李达康的眼睛。
        那里盛着一片汪洋,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现出光芒。
        他那一瞬有些恍惚,几乎忘掉了所有组织好的语言和表情。最终选择无言地离去,尽管知道身后就是那片海洋,送着自己的背影。
        小金终于拨出了那个电话。
        “白哥,我求你个事……还是别在电话里说了……明天中午,你方便吗……谢谢,谢谢白哥。”

【7】
        李达康是最后一个去体检的。当他拿着体检表单准备做最后一项时,白秘书却出现在自己面前,笑着跟自己说,李书记,稍等,还有一项没查呢。
        怎么还多出来一项?
        这个是省委昨天追加的,没来得及加到体检表上。小白带着李达康左拐右拐,在一个写着“记忆门诊”的地方停下,刚好碰上沙瑞金出来。沙瑞金笑着拍了拍李达康的肩,说:“达康同志,你来的晚,要不我让小白在这里陪你,省委的同志们先走一波?”
        “没问题,是我连累大家了。我一个人就行,小白也跟着回去吧。”
        “没关系,让他就在这儿,有个照应我也放心。”沙瑞金笑着,挥挥手让李达康先进去查,看着他掩了门之后才低声问白秘书:“你来了,那李达康的秘书呢?”
        “沙书记,是这样的。金明泽同志同意了市委的意见,去高新区当区长。今天他在和新的秘书做交接工作,李书记不让他来。”
        “他之前不是一直不同意么?交接非要定在今天?”沙瑞金自己说完之后,脸色蓦地凝重了起来。他拍了拍小白的肩,便自己走了。
        沙瑞金回到省委时,看见自己办公室已然有人在那里等着了。脑子里过了一遍大概的日程,却想不出这个时间段能有什么人过来。他面色如常地走了过去——
        “小金?你不是去交接工作了吗?”沙瑞金进了办公室:“进来说。”
        金明泽抿了抿嘴唇,夹着文件一步步走到沙瑞金面前,双手将档案袋递了过去,声音有些嘶哑:“书记,我是来完成作为李书记的秘书,最后一项任务。”
        辞职报告。

【8】
        小金回去后,正好碰上小白送李达康回来。他习惯性地接过所有东西,走在李达康身后两步远的地方,跟着进了办公室,将东西安置在该放的地方。
        “小金。”
        他抬眼,却看见李达康对他笑。自己仿佛跌入了太空中,虚浮无力着,呼吸困难着,而心脏却疯狂地跳动着。
        “我其实很早就知道了。”
        无边的恐惧。还有满天的黑暗。他能感觉自己在发抖。
        “我知道你的父亲死于这个病。”李达康叹息着,下意识地抱住眼前这个僵在原地的年轻人:“别想太多。到了那边好好干,啊。”
        小金紧紧地环住李达康的胸膛,如同抓住救命稻草般,紧紧地箍着。他像一个刚从战场逃回来的懦夫一般发着抖,大口喘息却流不出半滴眼泪。
        事已至此,现在该怎么办,还来得及告白吗?
        李达康右手抚着小金的后背,左手揉了揉小金的头,就听自己一手带起来的小秘书终于从哽咽变成了压抑着的哭泣。他附在小金耳边一字一句清晰地说:“哭完之后,你就是金区长了。以后就不要来找我,也不要打听我。”

        “沙书记,李书记那边初步确诊了……是……”
        阿尔茨海默病。

(tbc)

评论(11)
热度(36)

© 薄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