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暮

混圈极杂,更新随缘

【李金】最漫长的告白【3】

(极短预警)

看了下进度 于是灰溜溜地把上中下改成了1 2 3 GG

(在圈底默默割大腿肉烤着吃)

【9】
       我原本打算陪你一直到老。

【10】
        自从省委批准了李达康的辞职决定后,这个人就像人间蒸发一样,从汉东省消失不见了。
        正李达康住在临省养老院心里庆幸没人过来看自己时,这个想法就被一个十分节制甚至算得上小心翼翼的敲门声打消了。他点上一颗烟,故意不去开门,等着远去的脚步声——或者那个人刚进来,自己就可以给骂出去——
        “书记。”门开了:“我有个规划图想让您帮我看看。”
        话是这么说,不过来者手里空空荡荡,一点儿诚意都没有。
        “金明泽,你倒神通广大啊,这儿都能找过来?”李达康磕了磕烟灰,冷冷地看向小金:“看来你们高新区是不忙啊。”
        这三个月他虽然能感受到记忆的飞快流逝,但在眼前的事他还是记得的。至于那些重要数据和城市概况的细节,早在脑子里成为一片空白——这样很好啊,京州以后也不是你来管。李达康这几个月如是安慰自己。
        小金看着自家书记还能怼人,乐了。他理了理还没来得及换的正装,就像还是李达康的秘书一样一本正经的汇报:“报告书记,我要是真的神通广大,没等您住过来我就在这儿了。”
        至于这三个月的每个周末是如何将各大城市底朝天的找,就被一笔带过了。李达康这下才得以仔细打量小金:头型换了个正常的,就是看着有点儿眼熟——哦,敢情他也去剪了个毛寸。啧啧,显得脸真大。
        “这么晚了,你在我这儿凑合一宿,以后就别过来看我。”李达康垂着眼把烟一下子按灭,拍了拍身上的烟灰起身去铺被褥。
        “那……那那那我去打个地铺。”小金勉强能不让自己噌地红了脸,耳廓可是红的发烧。
        “都是男的,睡一张床凑合一晚。”李达康随手甩了个枕头过去:“明天一早,你就赶紧卷铺盖走人。”

【11】
        李达康的具体住址,是赵东来在小金那儿靠着足足几个月的软磨硬泡再加上无数顿的街边烤串换来的。具体时间多长,他也记不太清,只不过一个从赵局长变成了赵厅长,另一个从金区长成了金市长。
        人家小金现在可是最年轻的市长呢。赵东来听内部小道消息,说打算明年这个京州副市长的位子,可真就是金明泽无疑了。他那天边嚼着烤鸡胗边跟小金念叨,就看对面的人笑了,悠哉悠哉地吐了一口烟:“这关我什么事?眼下啊我就是想把这个林城经济转型给他搞好,再多……”小金说半道自己笑了:“怎么说上这个了。”
        “可不,你可真不愧是李书记带出来的。”赵东来嘴边的动作停了停,继续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啃铁签上烤糊了的肉渣:“不是……我说,你每周都去一次,见到了没啊?怎么样?”
        “没见到。”小金实在看不惯赵东来的可怜样,仰着身向老板喊:“诶,老板,五号桌再来八串鸡胗,刷辣酱!”
        “怎么见不到?!我当年传授给你的厚脸皮哪去了?”赵东来急得一拍桌子,引来周围目光无数,吓得他赶紧压低了声:“都这种时候了,你想对他说的,当初没说成的,还不赶紧……你这你这……”
        小金看向别的摊位,轻轻哼着调子,只是刚刚哼了一点儿,就像忘了调一样沉默了。赵东来其实最怕他沉默的样子,却又不死心:“我就不信他真对你没意思?你知不知道当初我看那样真以为你们俩在一起了?你知不知道……”
        “五号桌,十串鸡胗,刷辣酱!”老板亲自把串往他们桌子上一放,笑着看向小金:“哎呀小伙子,刚刚我都听见啦!别害羞,追小姑娘得主动一点,说不定明天就成你媳妇儿了!”他指了指多出来的几串:“给你打气的,记得到时候带着女朋友光顾我们家啊!”
        “如果有机会的话,没问题。”
        周围一阵起哄声,仿佛身临求婚现场。赵东来看向小金,小金看着杯子里的啤酒沫轻轻地笑。
        “东来哥,明天我会上去见见他的。”
        不管他还记不记得我。

【12】
        李达康每周末有个习惯,就是在将近黄昏时站在阳台上等一辆车挺到院门口。时间一长,他也忘了自己为什么这么做,只是心中仿佛有这个执念似的,那种感觉像是期待又有些忧虑。
        他也经常忘掉那辆车的颜色和车牌号,不过他应该是和那辆车有点儿心灵感应,只要它来,他就会站起来去看。
        门被难得地敲响,却不像护工或者志愿者那样有节奏,倒是非常迟缓。敲门的人犹犹豫豫,敲了第一下很久之后才下定决心去敲第二下。他走过去一下子打开门,看见一个非常熟悉的面庞,心里的一些情绪猛然迸发,又适可而止地刹住了闸。
        “你是……叫……”
        来的那个人头上还沾着片小小的落叶残渣,三十多岁的人了,笑起来居然还有难见的羞涩。他笑了,也笑的坦坦荡荡:
        “李书记,我是您原来的秘书,金明泽,以后叫我小金就行。”
        “……好。”李达康咳了几声:“你来我这里?”
        “下属来看看老领导,可以吗,书记?”小金看向那双迷茫的眼眸,自己的影子在那里也被映得模糊。李达康想了想,说:“你就是那个综合科新派过来的秘书吧?第一次做秘书工作?”
        “是的,李书记。”小金的声音已经不复往日的清亮,倒是有几分沙哑了:“我会……会努力的。”
        李达康摸出烟来抽,看向小金时,笑着问他:“会抽烟吗?”
        “我……不会,书记……”小金看向脚尖,闭上眼。
        “不会,不会好哇,以后最好也别碰它。”
        小金的喉头动了动,究竟也没说出什么话来。
        书记,可我最后,还是会了。
        小金给李达康掖了掖被角,看向他白了一大片的鬓角,手掌轻轻蹭上去。耳边没由头地突然响起那天元旦晚会结束时,书记笑着对他说,小金,我知道你不会抽烟。

【13】
        小金一脸疲惫回到家之后就接到了赵东来的电话,他听着那边兴奋的声音,一时半会说不出话。
        “东来哥。”小金无力地说:“也没有多大进展,就是……按照原有的方向进行吧。”
        “少拿这些套话应付我。怎么样啊到底?”
        “他认不出来我了。我就是那个刚刚被分配给他的那个连抽烟都不会的小秘书。”小金躺在床上,声音机械而干涩。
        赵东来也沉默了。他刚想吐槽说你这他妈的也叫按照原有方向进行?后来想了想,可不是原有方向么,李书记最终会把所有人都忘记。
        “你刚斜穿了整个汉东省回来,先好好休息,明天还有工作。”赵东来等了半晌也没听见答复,只有平稳的呼吸声。他叹了口气,挂掉电话看向窗外。
        你还答应那个烧烤摊老板,说成了就一起过来吃烧烤。
        我还夸你是李书记带出来的呢,你可不能食言啊。

(tbc)

评论(6)
热度(40)

© 薄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