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暮

混圈极杂,更新随缘

【山水】一点儿日常(1)

OOC的很 自己都没眼看系列 想哪儿写哪儿,并且又在瞎bb   还流水账
反正……写这个的原因是……我饿了 自割大腿肉吃x
人名么……懒得取了 就用字母代替一下x

      

        他问我第一句话是:“地质这行辛苦啊,不好干吧?”

        我之前听说过他,十六岁就考进清华的人物,今天能见着面也觉得好奇这种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于是我反问他:“水利也不好干吧?也是到处跑的活。”

        他无所谓地笑:“喜欢嘛。”

        我向他歪着头,忍不住也笑了,说:“我也喜欢,就觉不出来累。”

        他的眼睛一亮,拍着我的肩溜到旁边去跟我聊。那时是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好像也把人们心里改革的火苗给点燃,以至于每个人心里都装着一幅对未来的蓝图。

        H从给我讲水利一直讲到了城市建设,又从城市建设讲到他对一个省的未来赋予的希望。说到国家前景时,他忍不住顿住,然后看向我。

        我很期待他继续说下去,就看着他的眼睛向他一笑。

        那时我们也不过就是一个小副处长、主任,不过换句话来讲,就是小小的副处长、主任,才可以放宽心地在私下里指点江山。

        不过真到了指点江山的位置上去,私下便再也不想讨论这些了——我们宁可说一说走廊上的茉莉花开的怎么样。如今想来,自己之前的那些向往,好像也就是从一个小笼子里再逃到更大的那处去。至于掰开栅栏想去外面看看,阻力就呈几何倍数的增长。

        让现有的规矩和制度改变那么一丝一毫,是比愚公移一座山还要难的事情。

        话说远了,还是说说H这个人吧。我们最后聊到个人情况时才知道我们两个同龄——无论如何我也觉得他不像一个快要到四十的男人,包括眼里那种对未来充满希冀的光。

        他跟我复述那些他听过的、那些曾经去过西方发达国家的教授的话。我也压低了声音同他讲自己看过的国外媒体写的评论和报道。

        最后我们下了结论:我们社会主义国家,要做的比资本主义国家做的更好些。

        他很开怀地大笑,把酒杯向我这里一碰:“干杯!”

        于是我就忘了我不怎么能喝酒这回事了。听同事说,最后我趴在H身上,差不多要把人家当床,就差再盖一被子。我就笑的不太好意思,寻思着中午去食堂吃饭碰见他时怎么也得好好跟人解释一下。

        结果我还没讲完,他就乐了,赶紧把嘴里饭嚼几口咽了:“这有什么啊?等下次你喝醉了,我还能扛你回家!”

        唉,我又不是要你把我扛回去……我很无奈地笑着摇摇头,继续低头吃饭。

        后来酒量见长,就算没喝的头晕时他也坚持送我回去。清醒的时候我就愿意打趣他:“你还能扛我回去?”

        “能啊。”

        算了,不和醉鬼计较。我用肩顶了顶他下巴,听到清脆一声响:“醒醒,到你家了,钥匙呢?”他迷迷瞪瞪地不满地瞪了我一眼,自己摸了摸兜,旋即又扶住了我:“没带。”

        嗯,我就知道,还得去我家。

评论(1)
热度(32)

© 薄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