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暮

混圈极杂,更新随缘

【山水】一点儿日常(2)

OOC要死 又在瞎bb 还是流水账 人名懒得起  错误遍地都是 欢迎捉虫
以上
感谢你们的不嫌弃w
又及:我觉得我要死了  对我国历史一无所知  时间线尤为混乱  流水账得要死  妖兽了已经

        改革开放给这个国家带来了很美好的前景,开放国门的同时也解放思想,开拓眼界。我们改变经济体制,从计划经济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我们改革政治体制,明确政府职能,力争向法制靠拢;我们完善民主监督制度,希望以此可维护社会安定。

        但其实画出来的这些“饼”,有时并不能将其变为现实。比如,从人治走向法治,这对现在的中国来讲,还有太长的一段路要走;就算完善了民主监督制度,真正起到作用的也微乎其微。

        但无论怎么样,看见祖国向上奔的时候,心里便不会顾虑这么多,喜悦往往远大于忧虑。

         H从上铺跳下来,闷得坐在我旁边,把手在我眼前晃:“喂,W,你这样发呆都很久了,想什么呢。”

        我呼出口气向他一笑:“我一个人待着的时候总喜欢走神。”

        所以还是两个人说说话的好。

        这回调动,我们二人入驻京城。想想政治中心的风起云涌,心里就多了些如履薄冰的感觉。H笑着跟我说,你还干着跟你当初专业息息相关的活,我呢,这回彻底是跟水利没关系啦!

        我倒了杯水递他手里:“学的东西,肯定没白学。”

        无话可讲的时候,H他就开始讲笑话。他工作的,杂志上的,还有他从家乡听来的。我是个凡是听到笑话,无论听多少遍都能乐出来的人,有时笑的肚子疼——然而H他已经要拿出本书看。

        我咳嗽几声收了笑容,却在看杂志时又想起,忍不住在心里笑——过了很久才反应过来,我的嘴角已经挑起来很长时间了。

        他好像一直在我笑的时候看着我,然后终于乐出声:“你这么爱笑的吗。”

        我想了想,点点头:“一天天愁眉苦脸的也没什么用嘛。”

        说完我就后悔了。因为工作时的H总板着脸,不苟言笑的。这句话怎么听怎么像针对他。但此刻他好像并不介意,因为他在看着我笑:“好吧,是这样。”

        入京后大家便各奔东西,我和他工作上的交集也远没有在甘肃的时候多,我空闲之余便有些怀念他的笑话了——虽然我的空闲好像也不是很多,除了睡眠的六个小时,生活中就只剩下工作。

        后来也忘了是什么会,我们俩散会时碰到了。我们都显得很惊讶,因为从未想过对方在短短两年里会有这么大的变化。见面第一句,我们俩几乎是异口同声:

        “你瘦了啊……”

        他的眼睛也变得深邃锐利,可能之前的光芒被敛尽心里——我是真心希望这个改变是他主动的,而不是在这里被强行消磨殆尽的。

        在吃饭时他说,我最近听得个消息,说上面要让你当那个办公厅主任。

        “嗯……”我漫不经心地应他,夹了块黄瓜:“不过就是听说嘛,也不是真的。”

        “你要是真的调过去了,真得注意身体。那个地方实在是太累。”他举起酒杯:“祝你每天能多睡一会儿。”

        我又忍不住笑了,跟他碰完杯先自顾自地笑一阵才开口:“我不是工作狂,不至于熬夜通宵,你放心好了。”

        他看着我笑,自己方才笑了起来:“我应该把你这话录下来,到时候等你挂俩黑眼圈时放给你听。”

        幸好他没录。更让我感到庆幸的是,瘦到原来正装穿着都显得有些肥的那两年,他一直都在外面,从贵州,到西藏。

        听我扯的谎,他不信也得信,反正看不见么。

        直到一九ⅢⅢ八ⅢⅢⅢ九年。

        夏初,天气也不算很热,不至于让人发昏了头脑。但可能年轻人的心总比我们要躁动许多,他们既受不了刚刚上升的气温,也耐不住变形的、不合常理的话语的撩拨。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这句话本不该用在这里,但形容这个阵势是非常恰当了。我亲眼见证天ⅢⅢ安Ⅲ门前从一小拨人发展成了声势浩大的密密匝匝的人群。

        在下午得闲时,打电话给H,只说一句“我是W”时便没了下文。他的声音沿着电话线传来,沙哑模糊的,让人觉得失真:“我这边一直在戒严,还没人敢做出那样的事。你……身体怎么样?”

        “放心,好的很,还能在你喝醉的时候给你扛回家。”

        他在那边笑了一声:“那敢情好。”

        放下电话,我好像已经看见一个炮火纷飞的夜晚。惨叫声、哭声和火光混杂在一起,足以刮挠着内心最敏感的神经。心底抑制不住地涌上悲怆和其他的情绪,最终被压抑成看向黑夜的一声长叹。我忍不住想今年一月见过的H的样子,居然有些模糊不清;又想起三月他那里发生的暴乱,和之后的那通电话,脑海里更多充斥的便是他沙哑坚定却又疲惫不堪的声音了。

        我又开始一个人走神。

        终究是一夜未睡。



PS.  如果你们知道这段历史  请不要吭声
        如果你们不知道这段历史  请向你的爷爷奶奶那一辈的人打听
总之 评论区里别问 嘘w

评论(3)
热度(23)

© 薄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