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暮

混圈极杂,更新随缘

【山水】一点儿日常(3)

OOC要死,遍地都是错误,流水账且小学生文笔
预警完毕。

       

        他回来之前我就觉得京城的风吹的不太对劲,准确来讲,这股奇怪的风是在上面提出干部队伍“四化”而开始的。

        H在电话里短促地笑了一声:“随他们去。”他顿了顿:“明天下午五点我到北京,你有空么,我去找你。”

        我比量了一下文件的高度,翻开笔记本看了看日程,叹口气。还未等说话,电话那边也叹了一声,不过好像带着些笑意:“好吧,W书记诶——”

        “……”如果电话线可以传递实质性的东西,我觉得他应该感到背后一凉:“尊敬的H书记,我谨代表W本人向您即将到来京城表示热烈的欢迎以及……”

        我本来打算一套话都说完噎他回去,却已经握着电话笑的不行——我承认,在讲笑话的功底上,H已经炉火纯青。然而此刻他也畅快地笑着,道:“好吧,既然你这么热烈欢迎我——那明天晚上见。”

        “好,你也多注意休息。”

        他启程时我在开会,抵京时我还算不上真正的下班——上面又发了一通文件,不加班是不行了。等我从文件中抬头时天已经黑得彻底,摸上电话的手犹豫一阵还是拿开了——估计他已经到了宾馆睡下了吧。

        我很遗憾,也很懊悔——毕竟食言的是自己,甚至让他白等了一个晚上;按他的性子或者也没白等,但又空记挂了一个晚上。原本在不停书写的笔已经停下,脑子里不断地想着如何向他赔罪补偿才好。

        算了,就这样哪能工作。我开始收拾东西,正穿外套时就听一声“报告”,说有人来找我,很着急。

        我心里“咯噔”一下,原本放好的笔又抽出来握在手中,拿起包就出门去找人。

        又要来什么紧急文——

        “W。”

        我的脚步不自觉地放缓,想在黑夜的模糊中辨认出这个直呼我名的人;看清之后脚步比以前甚至更加急迫,也不顾被他抽的烟味呛得咳了一声:“这么晚了,你怎么不待在宾馆休息?”

        我猜H应该挑了下眉,他说,因为有人要热烈欢迎我嘛!我听着忍不住脸有点儿烫,咳嗽一声打断他的下文:你如果不介意的话,去我那儿坐坐……?毕竟四年没见了。

        他纠正我:不对,当时给班禅急救时咱俩见过。

        我对那段飞行实在没有什么好的记忆,加快脚步走到家门口掏出钥匙开门:当时都吐晕了,哪能记得看没看见你?你当时在我眼里就是一个个色块拼起来的东西。

        他笑着随我进屋关上门,摸上个开关打开灯,却再没怎么说话,只是盯着我看——我走向卧室挂衣服时能感受到他的目光。我扭头看着他慢慢收了笑向我走来,打量我几番才开口道:“穿正装真的很难看出来,你瘦下去这么多。”

         我向他笑:“工作嘛,胖了才不正常。”

         他慢慢抱住我,把我带进敞怀的大衣里,一种强烈的温暖裹挟着身体,让我放松得几乎都要睡倒在他怀里。他在我耳边说:“你辛苦了,今晚赶紧睡觉吧。”

        我觉得他比安眠药的功效强上百倍,让我刚沾着床单时——顾不上盖被——就睡着了。

        迷糊着时我觉得有人把我向床里推了推,跟我说:“不盖被不怕着凉感冒?”

        我烦躁地推了推手,却觉得旁边就有个热源,干脆贴过身就不再动弹,直接睡死过去。

        醒来时就恨不得自己死过去。

【我为什么写到了(3)……我明明之前打算写一个短篇就算了……狗带orz】

评论(7)
热度(25)

© 薄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