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暮

混圈极杂,更新随缘

【山水】一点儿日常(4)

我又来了。OOC预警,流水账且瞎bb


        我觉得H这一生——或者说他活过的年岁里,一直都处于令人羡慕的领航者的位置。一个十六岁就进清华的少年,一个最年轻的省委书记,一个最年轻的政治局常委。

        之后的路就相当的显而易见:他将成为下一任领导人,带领着十二亿的人口去开拓这个国家的未来,在他的十年任期内,大概将要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

        而我,将一直追随他。

        作为一个平庸且普通的人,能认识他这么多年,注视着他一步步走向巅峰,这实在是——我们俩再次碰杯,一饮而尽——我的荣幸。

        他的脸颊慢慢地泛上些红晕,深沉而内敛的眼神此刻有些迷离,且闪烁着细碎的光芒。他看着我,慢慢勾起一个笑:“你也会来的,我等你来。”

        我依旧保持着笑,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桌面也算得上杯盘狼藉,甚至让我有些愁把身边的这位扛到床上之后我还有没有心思去收拾。手表上的时针即将指到九点,是时候把这个半清醒半迷糊的人给哄回去——

        “你想来么?”

        “……去哪儿啊?”我把他慢慢扶起来:“就在北京待着吧,还能哪儿去!”

        他终于睡下,我却了无睡意。收拾完桌子却依旧觉得还是没收拾干净,便闭上眼缓缓吐出口气,对自己说:“不能和醉鬼认真的。”

        我站在窗边抬头看着细成一条曲线的月,心里却如同夜幕之下的云层,不停地涌动着未知的心绪。因为上一次的“事故”,我现在竟没有勇气躺在他身边,生怕一方尴尬;可另一方面,我觉得我们二人又足够熟稔,这种小事不足以记挂。

        那H究竟在我心里应该是什么距离呢?我自己都不忍心因为前几日的一个插曲和心里的别扭就把他划到同事那一栏里;可作为很亲近的朋友,我深深地感觉到我们几乎保持着相当警惕的清醒;这种清醒其实应该放在对手身上,但他怎么是我的对手呢……

        瘫在沙发上进入睡觉状态的前一刻,我听自己对自己说:保持现状吧。

        梦里不知怎么,全是他的声音。

        “我等你来。”

        午夜时分,我惊醒了。睁开眼时,我看见H正把掉了的薄被往我身上盖。他看见我,惊奇又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让你醒了。”

        我干脆坐起来,宽慰地笑了一下:“没事,刚刚做梦……谢谢。”

        他吐了口气,似乎放下了什么,手撑在我旁边,另一只揽着我的肩:“那你就回床上睡吧。”

        “你真当这儿暖气好啊。”他“呵”地笑了一声,伸手把我拉起来,带着我向卧室里走。

        我迷迷糊糊地跟着他,想说些什么,开口那一瞬脑子却一片空白,只有混沌的困意。手在他手心里蹭了蹭,终究没能溜出来。

        我再次做梦,梦见以前在甘肃遇见他的场景。在梦里,我在心里讶异自己记忆的好,曾经说过什么都能一字不落地记得;场景一转,在火车车厢里,我笑着和他说,学的东西肯定没白学;最后只剩下我一个,在一片白茫茫的雾霭中,面无表情地一个人走。

        我知道,这才是真的我。

(tbc)

评论
热度(21)

© 薄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