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暮

混圈极杂,更新随缘

【旅行青蛙】我最最亲爱的鹅几

突然想为这可爱的小青蛙写文,可能是我丧心病狂。
看大家好像都把它当儿子养……就暂且称它为鹅几好了_(:зゝ∠)_不要问我为什么要叫他鹅几orz
随笔如下。

        你的鹅几又背上你亲手准备的行囊,一蹦一跳地出门了。它路过园子时,随手摘下一片三叶草,扛在肩上当遮阳伞用。

        上次它遇见岔路口时走的左面,于是这回走右面。可爱的小鹅几想着,这回说不定会遇见那个四海为家的老鼠先生。

        它穿过田野,钻进比他高五六个身子的草丛中,旁边传来“簌簌”的声音,是一只灰不溜秋的野兔。鹅几与兔子先生达成共识,让兔子先生载它穿过草丛。

        你最亲爱的鹅几惬意地蹲在兔子的背上,风拂过它的脸庞,是渴求的自由。

        鹅几背着蔫儿了的三叶草,三叶草随着它的步伐一晃一晃,滑稽且可笑。两三只蝴蝶小姐经过它身旁,留下银铃一般的笑声,和让它不停打喷嚏的花粉。

        有时蝴蝶们也很气蛙,你最亲爱的鹅几愤愤地想着。
  
        然而优哉游哉的时光不长,先是刮起大风,然后落下雨滴,从丝丝细雨到暴雨倾盆。

        鹅几护着包裹,连蹦带爬地躲进一个洞穴里,抖落身上的水,慢慢啃着你带的便当,回想起家的味道。

        外面“轰”地劈了道雷,没有规律地在耳边炸响。你亲爱的鹅几之前并没有碰见这种状况,只能缩在洞穴一角,紧紧地抱着你给他的四叶草,默默地按照之前你教的方式诚心诚意地对上天祈祷。

        它开始做梦,梦见家里的那张床,他坐在床上看书,舒服到要睡着;还有楼下的那碗咸粥,暖流裹挟着胃,格外舒服;他还有些想念家门口的园子,偶尔扒拉开一堆三叶草时,能找到一个四叶草,那种感觉兴奋而幸福。

         你收到你最最亲爱的鹅几寄来的特产和明信片,照片上的他正走出洞穴左顾右瞧,看上去正在准备下一次的启程——你却知道,他肯定是要回来,和一个空空的行囊。

(end)

评论(8)
热度(13)

© 薄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