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暮

混圈极杂,更新随缘

【山水】一点儿日常(5)

卡文……写的……非常……不理想……
就是一个真的很短小的短篇【你在说人话吗啊喂…】
给各位下跪【划死】磕头谢罪x

顺便问问你们的意见,你们想看这二位开车吗……如果想看的人很多,我后期会开一把计划内的车x



        九八水灾,至今难忘。

        大概很多东西都是难以忘记的,比如当时总理竖着他半截的眉毛怒斥“都是豆腐渣工程!王八蛋工程!”这句话如今依旧震耳发聩,以及听别人说,他指着江说再修不好发生这样的事就跳江。

        当时忙得焦头烂额,听到只觉得震撼;真歇一歇时,还多了些慨叹。

        贪腐到如此程度,已经到了必须肃清的地步;但另一方面,他在,谁也动不了。那时我望着越涨越高的水位,再看看这个尚未从上次分洪中恢复的县城,下定了一个决心——

        “不分洪,挺住,等它退下去。”

        不能让这个县城再遭受一次磨难。

        我也不想因为什么,再让这个国家遭受一番折腾了。我们从动荡走到安宁尚未达百年,还要再陷入内忧外患的境地吗?

        不是钱财,也不是位置,只是希望能把当初画的饼让后辈可以真正吃到。而不是这样,像这九江洪水这样——

        跳江都不够。

        回来的时候我和H一直没有说话,快要到家门口时我才轻声对他说:“你去换身衣服吧。”

        他看着门框,叹口气。

        “从来没有想过,我的专业会在这种情况下派上用场。”

        “这不是天灾……”他看向我,眼神又很快地滑走了,声音很轻却极为坚定,坚定得有些痛心:“是人祸。”

        “这是个例吗?”我转几下钥匙,发出“咔哒”一声响,推开门背对他说:“是偶然吗?”

        我感受到H的目光,如芒在背。

        “我,是不知道啊。”我慢慢换上了往日的微笑,看向H:“进来坐坐?”

        他愣了一下,缓缓地摇头,向我摆摆手,走了。

        我目送他一直向前,直到街角拐弯处。他停下踏进另一条街巷的脚步,扭过头看向站在门口的我,双手插兜,白衬衫和灰裤子在我眼里定格成了一张黑白照片。H似乎有些郁沉,然后,对我笑了笑,便快步离开了。
     
        门关上的那一刻,我蓦地失去了笑容,不知走到哪个屋子里,直接瘫在一处可以容纳自己的地方。睡梦里干干净净,什么烦心事都没有,什么人都没有,只有我自己。似乎有人在叩门,声音轻微到足以忽视——这种声音几乎每天都在耳边回响,而得到回应的寥寥无几。

        是坚决不能回应的。

        九八年后半年过得相对算是安稳,我希望九九年也会是如此。

        毕竟日子还是要一点点变好的吧,不然那些真正努力的人不就被辜负了么——虽然他们也经常被辜负。

(tbc)

评论(2)
热度(24)

© 薄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