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暮

混圈极杂,更新随缘

【山水】一点儿日常(6)

预警……就不打了【。】
这章OOC严重……瞎bb也很严重……先磕头给读者老爷们认错【x】
Lofter再吞我排版我特么就……好像没有什么可以报复的ojz
*结尾在发布后略有改动


       “同志们、朋友们……五月八日清晨,以美国为首的北约悍然使用导弹袭击了我国驻南斯拉夫联盟共和国大使馆……”

        “中国政府……发表严正声明……强烈谴责……要求……”

        H中午开完紧急会议后沉着脸走进了我的办公室,当时我正看着南斯拉夫大使馆事件的有关消息,看见他来,匆匆把东西放在一边,勉强向他笑了笑:“开完了?”

        他拽椅子的手顿了一下,嘴角扯出无奈的弧度:“你不想笑就不要笑了。”

        我笑了一声,嘴角却渐渐沉下去,望向窗外。对面椅子发出“吱呀”一声,然后是眼镜框和桌面的撞击。我瞟了面无表情的他一眼,把眼前的午饭推过去:“吃点儿吧,下午你会更忙。”

        他没动筷:“我总觉得我们的国家会慢慢强大起来,各方面都会,让他们看一看,社会主义国家也可以把这些事做的很好。”

        “但我还被提醒了,我们依旧羸弱的很……被三颗导弹给打醒了。我和外面的学生没有丝毫的区别——”

        我偏过头看向他,又敛回目光到手里握着的笔上。

        “不,你不可以这么想。”我托着下巴玩着手里的一支钢笔——很久没转过笔了,大概这种举动只是在我读书时偶尔才会有——它在手上晃了晃,还是掉在桌子上:“你可是即将要接手这个国家未来的人,某种程度上,你的一举一动也代表着我国以后的趋向。”

        我起身绕过桌子,俯身在他耳边声音极小地说:“我们未来的主席,要对自己有信心嘛——”

        他愣了一下,随后低着头微笑起来。过了一会儿他才偏过头看向我,声音中也有笑意:“你啊……让我说你什么?”

        “随便你了。”我恢复了往日的笑容,看向窗外,耸了耸肩,手随便地插在兜里:“吃饭,吃饭啊,H副主席。”

        “你吃没吃?没吃我让秘书去外面买一点儿。”

        “吃过了,你赶紧。下午的会开的早,你先过去。”

        我向北京城边际望着,心中的迷茫不知不觉扩大了几倍,几乎这几天困扰我的事一齐涌上心头。办公室过于安静,而我无事可做时,便保持着这种无边无际的走神状态——

        我们国家真的在一点点变好,如同蜕变一般翻天覆地地变化着;战争已经离我们远去,世界好像真的开始迎接一个和平的时代——除去一些地区一直存在的争端。那么,既然如此,一个轰炸使馆的行为,怎么就明目张胆地出现了呢?怎么就可以用一个“失误”来糊弄过去呢?

        心里压着的那块石头,便更沉了些。

        我想起自己选择这条路的原因——想改变现状、改变中国,让大多数人过上好日子——至少不是为吃穿而愁的生活,让他能从世界的底端重新回到可以让人仰视的位置……

        现在看起来可笑而且幼稚,何况这种话哪里敢向外人说。但只要我手里有足够大的能量,有……

        可以说得上话的一席之地。

        那我就要更加接近他,通过这条路,就会可能会有一条路为我开放——我看着玻璃上的自己慢慢勾勒出一个冷笑——只是这个人,我从未见过。

        对于亲近的人,无形中只会更亲近。我想,即使得到喜爱却依旧有分寸的人,那就会得到更多的信任与喜爱吧。

        “哎,我走了啊。”H的声音传进我的耳朵,让我下意识地将嘴角的弧度改了改——“想什么呢,能这么笑?”

        “哈……”我注视着H的眼睛,仿佛在注视我自己:“我决定要来。” 

        停在肩膀的手慢慢滑下,轻轻拍了拍我的胳膊肘:“那很好……最好不过。”

        他走出了我的办公室,步伐看起来很轻快。

        依靠别人或者斥责他人的作用微乎其微,所以我决定为了自己的理想,可以有朝一日亲手谋划这个国家的未来。




        “让我们紧密地团结在……把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全面推向21世纪。”

        新闻联播终于结束了。我回过神来,看着屏幕上H的面庞一闪而过,关上了电视。

(tbc)

评论(1)
热度(10)

© 薄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