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暮

混圈极杂,更新随缘

【山水】一点儿日常(7)

写一些无用的小事,做一点无用的更新。啊……其实就是写了一小段,冒充更新【喂!】



        我们的国家,经历了种种劫难,迎来了21世纪——不是新的开始,却会有更大的挑战,也会伴随着更大的机遇。

        他找我谈话。

        “请坐,W同志,我还有一些话想和你谈谈。”在我汇报完经济相关工作后,他扶了下眼镜,把文件推走,露出了个微笑:“当初你和H同志在西北时,觉得他是一个怎样的人?”

        我接过秘书的茶,向他微微一笑:“不论是从过去在甘肃,还是到现在的北京,H同志是一个兢兢业业、脚踏实地的……”

       “不,W,我不需要你用那一套来评价他。”他“哈哈”地笑了几声,抿了一口茶:“我们换一个角度——你只是W,而不是那些职位。”

        我沉默了一会儿,眯着眼想了想:“您这么一说……好像真的难以评价他了。如果非要一个评价,恐怕我又会一不小心拐到那一套说辞里……”

        我向他笑了笑:“我只能按我的直觉来说了,H同志……很可靠。”

        “可靠,这很好嘛。”他也笑着从眼镜框上面看向我:“那你愿意和他共事吗?”

        “我在您身边这么多年,我想您是最了解我的了——跟任何人共事,作为同事的我,都可以和他们和谐相处。”

        他笑了,点了点我:“W啊,你,也令我放心!”

        我笑着说了几句谦辞,终于得以离开了。回去的路上我在走廊碰见H,向他点点头,擦肩而过的同时不小心撞到他的肩膀。

        “啊……抱歉,H副主席。刚刚走神了……”我歪过头,在他耳边轻轻说:“希望以后也请多包涵。”



        “……ZY决定,由于W同志常年接触有关经济方面工作,又善于处理相关问题、作出决策,故有意让其准备接手总理一职。”H晃了晃手里的酒盅,轻轻碰了我手里的,眼里有着三分调侃七分欣喜:“终于定下来了,真好。省的还有一些人抱着幻想。”

        末了,他还咂了咂嘴:“折腾。”

        “不过我想……我们要面对的问题恐怕还是很多。”我向他点点头:“你知道吗,这几天我总会想到明朝。”

        他会意地笑了一下:“啊……如果一个派系成为脱缰的野马,也离灭亡不远了。那,我们帮帮他们。”
    
        我低下头嚼饭:“他留下来的,没这么简单。”

        “嗯?”

        “这届政府,恐怕不能以反腐为主题工作;或者进行了,也不够彻底。他已经定了方向,估计贸然行动便是打草惊蛇。”

        他说:“我知道,我也不打算这么做。不过即使这十年里不做什么,也得送他点儿什么。”

        毕竟,政治除了循规蹈矩,还需要给人来点儿惊喜。因为我们都是在概率里博弈的人——那真是的,为什么不请数学教授来当公务员呢?

        我被自己的观点逗笑了,H古怪地看向我:“你做什么白日梦呢?”

        “有没有数学教授改行来当公务员的先例?”

        “……啊??”H皱着眉想了一会儿:“或许有……但我更倾向于没有……不,等等,你这是什么逻辑?”

【tbc】

评论
热度(25)

© 薄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