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暮

混圈极杂,更新随缘

【Y(P)M】交易(上)(Jim/Humphrey)

为各位dalao的文当衬托的绿叶( •̀ω•́ )✧

*AU设定基于《黑执事》
*毫无逻辑与常识,Bernard很容易就在这里找到文法与逻辑的错误了XD
*有些与Y(P)M平行时空的意味,对于原作的设定有所改动
*本人尚未看完Y(P)M,后半部分可能写的潦草【但是我还没写完23333】,还请原谅ojz



        “……Humphrey , 你可真是个恶魔!”Jim瞪大了眼,摘下眼镜。

       “啊……大臣。”Humphrey像在吟咏似的回应他,站起身笑时难得地露出了牙齿:“唉,你明明知道的啊。”

        Jim万分确定,他仿佛已经看见Humphrey的头上那对黑红的小角和在西装裤外一下一下甩着的恶魔尾巴,说不定背对着自己的那双瞳仁已经抻成尖利的长线。

        这个该死的、恶趣味的、老不死的恶魔!



        Jim是在炮火纷飞中无意将Humphrey召唤出来的。好像是浓重的硝烟慢慢聚集出个人形,锃亮的皮鞋踏上充满血腥味的、尘土飞扬的大地,褐色的眼眸闪出细碎的金光——

        “是谁在召唤我,用如此多的鲜血与灵魂献祭?甘愿付出他的灵魂与生命,踏入黑暗的深渊,情愿被吞噬殆尽?”

        Jim坐在废墟的中心,旁边是刚刚和他一起战斗过的战友的尸体,他的手里捏着一封家人因轰炸而死亡的通知信。他木然地向站在壕沟上方的人望着,脸上因为泪痕而有着清晰的两道印记,干涸的嘴唇废了很多力气才张开,声音粗砺而沙哑:“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那个人笑了,俯下身来伸出了手:“那我们来签订契约吧,我为您服务,事成之后将灵魂归还于我。”

       “任何事?那如果我还想要当上首相?”Jim的脑子慢慢变得清醒,隐约地提醒着他这笔交易潜在的危险性。
 
       “任何事。那我们签订契约了。”

        “我一直忠于您,更忠于您的目标与愿望;我用人类的方式服侍您、照顾您,直到契约终止的那一刻;我将一直追随您,和您共进退。”

        Jim的后背留下了一个奇特的印记,有些火辣辣的疼:“等等……!你究竟是什么?!”

        “我是您召唤出来的、和您做交易的恶魔啊。”那个男子笑了笑,望向远方冒出的一个个身影,手指在空中划出一些奇怪的符号,散发着莹莹的紫光:“先实现您第一个愿望。”

        他背对着Jim,恶魔的尾巴尖轻轻地擦着西裤,一挥胳膊,伴着一声清脆的响指,便是天昏地暗。




        恶魔没有名字,只能让他的主人取一个。他给Jim绑好绷带,甚至不知从哪里弄到的盘尼西林让他吃。Jim费劲地眯着眼去看清这个恶魔变成人类后的样貌,而据他所言这其实是他原来在人间时的样子。

        “那用你原来的名字不就好了吗?”

        “可是我已经忘了,我都活了几千年,名字早就不重要了。”恶魔倒了杯水给他,坐在他身边:“所以,你希望我叫什么?”

        Jim用能动的那只手摸了摸头上的绷带,想了很久才说:“Humphrey . ”

        “嗯哼。”

        “Humphrey·Appleby . ”

        “听起来不错,不过我能冒昧地问一下这名字的由来吗?”

        “Humphrey是我曾经养的猫的名字,”Jim的眼睛里充满着回忆的柔情,看向杯子的水面,变幻的色块好像摆出了过去的场景:“至于Appleby么……是一个在很久之前就没落了的贵族的名字,大概他们的后人现在都去养猪了吧。”

        Humphrey闻言后眉毛挑了一下,在对上自己这位年轻的主人的目光时向他微笑:“是吗。Humphrey·Appleby , 我记住了,主人。”

        “如果可以,请叫我Jim . ”

        “好的。”Humphrey站起身给Jim盖上被:“Jim ——先休息一阵吧。明天我们有必要回到你的军队里去报告。”

        “Humphrey !”Jim在蜡烛即将要吹灭时急急地唤了一声。
 
        “嗯?您有什么吩咐吗?”

        “恕我好奇,但你为什么会成为一个恶魔呢?”

        Humphrey轻声笑了,说:“难道我不应该是吗——大概在政治体系里工作的人都得下地狱。不过没关系,恐怕这一次我又要重蹈覆辙了。”

        “……哈?为什么?”

       “因为你不是许愿要当上首相么?”

        “啊?什么时候?”

        “我们签订契约的时候啊。”Humphrey无奈地耸耸肩:“您不会又想修改愿望了吧?或者您志向并不在此?那……如果你已经没有愿望,你的灵魂就给我当晚餐吧!”他甚至头上已经冒出了暗红色的角,露出微笑时尖利的牙齿也随之展现。

        Jim往被窝里缩了缩:“不,我还是很想当首相,这个想法已经有了很久了。”

        Humphrey出门之前想着,人类胡说八道的时候才能体现出他们的雄心壮志,真有趣。他突然想起自己好像忘了把恶魔形态收回去——不过管他呢,现在是黑夜,正是他们主宰的时候。




        Jim对于恶魔不老不死这一点抱有很大的意见,尤其是在他四十岁之后。他盯着Humphrey年轻的面庞,摸着下巴严肃的说:“Humphrey ,你得学的像一个人类。”

       “可我觉得我已经很像了啊。”他放下手中的公文包,给Jim倒了一杯雪莉酒:“你看,狡诈、欺骗、虚伪、无耻、伪善……哦哦,还有应有的应付各种场面但是并没有什么实际用处的礼仪,以掩盖其背后肮脏且心照不宣的事实……”Humphrey的笑容中带了几分戏谑,看着一头雾水的Jim时这种情感所占的比例就更多了:“我的意思是,我自认为我很像一个人类。”

        “额,不,我不是指这个。”Jim喝了一口酒:“我是说,你是不是太年轻了?”

        “哦——!”Humphrey对着Jim左看右看,自己的眼角与额头便多了几道皱纹。

        “嗯……等一下,Humphrey,你这个变化的太快了。你的同事发现了会感到很奇怪。”

        Humphrey把皱纹变得淡了一些,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你们人类可真是麻烦……嗯,不过我们还有更麻烦的事——”

        “尊敬的主编大人,我认为现在是时候去从政了。你已经有不小的声望可以支撑了。”

        “为什么?”Jim看见Humphrey惊讶地瞪大眼睛后赶紧修改了自己的问题:“为什么是现在?”

        “在我活过的几千年来看,总结一下所有的包括我的经验,再结合现在两个党派的形势与对它们未来的评估……”

        “能说的简单一点儿吗,Humpy?”

        Humphrey听到Jim如此喊自己名字时歪着头冲他微微一笑:“就是你该换一条战线了,Jim . ”

        “好吧,我现在只是越发确定一点,”Jim挑着眉看向Humphrey:“你可能确实是因为从政才下地狱的,说不定还是一个非常优秀的政客。”

       “……那我想大概您也会下地狱的,哦,不,您不会。”

       “为什么?”

       “因为您的灵魂隶属于我。”Humphrey懒洋洋地抻了个懒腰,依旧保持着微笑与Jim对视。

        “Humpy , 如果只看你的眼睛,真不相信它们隶属于一个恶魔。”Jim定定地看着这双浅褐色的眼睛,它们大概是醇香的酒造就的吧,尤其是这里偶尔因为困倦而泛起水光时,会让人沉醉的。

        “那岂不是很好吗,主编大人,具有欺骗性。说不定因为这双眼睛,我还能活命呢!”Humphrey很快就说不出话来,因为他的嘴已经被严严实实地堵上了——前一秒他还在庆幸,幸好很久以前自己签了一个女人的契约。不过尽管如此,他的接吻技术并没有比Jim强到哪里去。

        “我大概也是应该下地狱,即使没有碰见你。”Jim在心里惊讶于自己今天话语的耿直:“可谁会对一个恶魔动心呢?”

        “当然是您啊,主编大人。”

        “嗯……我也有可能是喝多了……你没在你的眼睛里施什么魔法啊之类的?”

         “这倒没有,Jim . 但你可能喝多了。”Humphrey扶起他向卧室走去:“记得考虑一下我的建议,未来的首相?”

(tbc)
(主要是太长了今天写不完ojz)

评论(5)
热度(25)

© 薄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