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暮

混圈极杂,更新随缘

【Y(P)M】交易(下)(Jim/Humphrey)

为各位dalao的文当衬托的绿叶( •̀ω•́ )✧

*AU设定基于《黑执事》
*毫无逻辑与常识,Bernard很容易就在这里找到文法与逻辑的错误了XD
*有些与Y(P)M平行时空的意味,对于原作的设定有所改动

        如果想要恶魔以最快的速度到达你的身边,你只需要按住身上契约留下的印记的位置,在心中默念他的名字。

        “所以你为什么把这个倒霉的印记弄在我的后背上?”Jim在和Humphrey处理完这次的“交通总管”危机后,趁着没人在周围时赶紧抱怨几句:“你能不能移一个位置?”

        “嗯……我想,是这样的,大臣。”Humphrey抱着文件作思考状,然后上上下下地打量Jim一番:“由于某些不可抗力的因素,和当下社会所提供的大环境,结合您的愿望和它的危险程度,有时我们不得不说,数千年来这个国家的政治根本向来没有动摇且富有规律性,导致一切其实都在可控之中……”

        “Humpy , 能不能把你喜欢说长难句的习惯改一改?”

        “唉,大臣,您可真是强人所难。”Humphrey无奈地扁着嘴看向一边,耸了耸肩膀:“你们人类几天养成的习惯都改不了,为什么还强求我们改变几千年养成的爱好呢?”

        “那天堂里的那群人呢?”

        “他们说古英语。”

        “哦!”Jim看着Humphrey忍着笑意装出无辜的表情,摇了摇头往前走:“那这么来看,还是你们更好一些。”

        “对于LSE来讲,大臣。”

        “是的,对于……Humpy!”Jim瞪了笑着向前走的Humphrey一眼。Humphrey歪着头看回来,补充道:“当然,他们最后都当了首相。”


       Arnold在圣诞前夕找Humphrey谈话:“我打算新年时退休。”

        “Arnold , 看来你的猎物已经入网了。”Humphrey接过酒杯,轻轻与Arnold的杯子碰了一下:“恭喜。你可以暂时享一阵清闲了。”

        “是的,那么好的灵魂。”Arnold的眼睛逐渐变了颜色,深邃的紫色如同葡萄酒般缓缓流动,瞳孔逐渐拉长、尖锐;Humphrey依旧保持着原来的眸色,与Arnold对视着——

        恶魔们在友好地交流。

        “所以你居然答应那个蠢蛋呆瓜Jim·Hacker去当首相?天呐——”Arnold从眼镜上方惊讶地瞪着Humphrey:“我最亲爱的Humpy啊,还好你将会成为我们的内阁秘书!”

        “嗯——荣幸之至。”Humphrey点点头,喝了一口酒:“所以,Arnold ,我们恶魔也是做好事的嘛,至少在我们服务的这么多届政府里,我们为国家还是做了不少好事的,嗯,都能上天堂了!”

        Arnold忍不住地大笑出声,拿出手绢擦笑出来的眼泪,举起酒杯:“敬英国!”

        Humphrey亦上气不接下气地笑着,凑合举起酒杯应和:“敬女王!敬政府!还有公务员体系!”

        “太有趣了,太有趣了!Humpy , 一群十恶不赦的人在尽心尽力地做人民的公仆呢!”

         Humphrey在大笑中恍然想起,几千年前,自己是那么的希望上天堂,做一个很好很善良的人。



        虽然已经知道结局,但Humphrey还是故作严肃且郑重地接起电话,时不时抬起眼皮看眼前这个凡人已经紧张地站了起来,不停地摆弄他的手指。

        “是的,他在这。”“好的,我来转告他。”

        “Humphrey , 那个,我我我……你……我……是不是……”

         Humphrey笑了,身体前倾,如同向他作的无数次报告那样一字一顿:“Yes , Prime Minister !”他看着这个凡人、这个庸人高兴到手足无措,笑的僵硬好像要哭出来,想欢呼雀跃又不得不控制自己的模样——自己忍不住地眯起眼满足地笑,心里充满着自己都感到莫名其妙的喜悦。

        真奇怪,一个既定的结局,自己在喜悦什么?

        Bernard默默地出去,这间办公室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Jim吐出一口气,渐渐恢复平静,背过身去想了很久,然后严肃而庄重地站在Humphrey面前:“你完成了我的愿望,所以,请拿走我的灵魂吧。”

        说完,他就闭上了眼。

        Humphrey抬起手,悬在半空缓缓落下,眼里满是戏谑地看这个人已经害怕到浑身颤抖,下一秒就要流眼泪了——他把手轻轻落在Jim的头上,轻轻划过他的脸颊,捧起来亲了亲这双紧闭到发抖的眼,笑了一声:“我改主意了。”

        “啊……啊?”Jim猛地睁开眼,手紧紧地握着Humphrey的手臂,字不成句:“那……那你……你,你吃什么啊?不不不我的意思是,我、我……”

         Humphrey低下头,轻轻亲了一下张合的嘴唇,慢慢啜吸着,直到这个人不再有说话的想法,逐渐地迎合自己——

        呃,等等,形势不太妙啊,主动权怎么就跑到这个呆瓜的手中了?!

        Jim结束了这个吻,手指轻轻擦着Humphrey的嘴角,仔细地看着眼前这个人与平常的不同之处——脸颊难得的泛红,浅褐色的眼眸中浮现上一层雾,将精明而狡黠的光芒隐去——“Humpy , 你就带我下地狱吧。”

        Humphrey眨了眨眼,恢复了常态。他任由Jim揽着自己的腰,却露出了恶魔原本应有的狭长的瞳孔:“Jim , 若这是你所愿……”

        “这便是我所愿。”他快速地打断Humphrey的话:“当初听你成为内阁秘书,我有一瞬间还真以为我们俩就此分开,我无法每天和你拌嘴。我那一刻明白,我只希望和你在一起,不论去哪儿。”

        Humphrey沉默良久,轻轻地打了个响指:“契约成立。”

        “这也算是契约?”

        “难道你还有更好的理由让我继续和你待在这里?”Humphrey再次露出熟悉的笑容来,下巴微微抬起,像高傲而自信的天鹅。这只天鹅伸过头来,轻轻地对Jim说:“几千年都没碰过恋爱这个东西了,偶尔也得试试,省的我忘了。”他笑的温柔,如同酒一般醇厚且清澈。但很快它就如同错觉一样一闪而过——“Bernard , 进来为什么不敲门?”

        “呃,Sir Humphrey , 我觉得我马上就拦不住外面要进来的人了。”




        Jim这几天觉得Humphrey反常的很。先是同意了自己让他来一起住的决定,然后每天半夜都时不时地偷偷溜出卧室,要么彻夜不归,要么天刚刚亮时才回来。

        今天也是。Jim听到门关上的声音,赶紧起身套上外套追出门去,但迎接他的只有空荡荡的大街和朦胧的月光。他执着地沿大街走,思考如何去问Humphrey——当他听见身后奇怪的响声时,连转身都来不及。

       “Jim !”

       他只觉得眼前一黑,自己被甩到一个角落里,一屁股坐在了废品堆上。身后是激烈的金属碰撞声。

        “别动,就在那等我!”Humphrey猛地挑开眼前的镰刀,一剑刺了过去,却被挥回的镰刀逼着跳出攻击范围。

         Jim此刻才看清Humphrey在和一个拿着硕大镰刀的穿着黑斗篷的人交战。兵器来往速度极快,他只能看见摩擦出的火花。当Humphrey再次击退那个人时,他不管不顾地向自己冲过来,没等说话就一把将自己抱了起来,只听耳边呼啸的风声。

        “那是谁?”Jim用喊的声音问。

        “死神22号,盯上你了。”巨大的蝠翼快速扇动着,说话声也带着喘息:“你可千万别落他手里!”

        Humphrey向后看了看,觉得距离差不多,腾出一只手快速划了个咒语:“Arnold , 现在。”

        话音刚落,没等Jim发出惊呼,镰刀直奔着Humphrey左后背而来,给躲闪晚了一步的这只恶魔瞬间留下一道极长而极深的伤口,两个人同时向下坠去。

        Jim望着天空。今天是月圆之夜。





        “Arnold ,多亏你了,不然22号今晚还是解决不掉。”Humphrey脸色惨白着笑了笑,张张嘴还要说什么,脸庞因为Arnold倒上的药水瞬间扭曲,声音含混不清而颤抖:“Ar……Arnold!”

        药水穿过伤口的瞬间血凝固住,皮肉开始慢慢地生长、愈合。Arnold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们俩一眼,融进阴影里消失了。

        “我很抱歉,我……”Jim试图通过说话以转移Humphrey的痛苦。他给Humphrey缠好绷带,然后从背后抱住这个不停地颤抖的身体:“我一直以为你们和死神是一伙的呢……”

        “不,他们和那些神一样,极度痛恨我们。”Humphrey的声音轻飘飘的,仿佛来自很远的远方,夹杂着风吹过的杂音。他尽力地将后背贴着Jim,以求最大地缓解痛苦:“我们接手的人,都是早该死去的;而他们要求你们正常死亡,这样就减轻不少工作量……这几天他们发觉到你的存在,准备抓捕你了……”

        Humphrey的声音逐渐变弱,然后悄无声息地窝在Jim的怀里,睡着了。Jim抱着这个人更紧了些,用嘴唇慢慢厮磨着他的耳廓,把微微颤抖的身躯拢到床上,自己却再也睡不着,只能看着光亮透过窗帘一点点侵入这个房间。

        被黎明笼罩下的国家,从来不见证黑暗。




         Jim刚从首相的位置退下后就得了重病。临终时他握着Humphrey的手,无奈而欣慰地笑着,像是摆脱了所有的负荷:“我把灵魂……交给你了。”

        Humphrey的笑容却在这几十年间从未改变:“是,首相。”

        Jim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艘小船上,身旁是百合。船似乎是有人在驾驶——

        “首相,你醒了。”

        他下意识地回道:“叫我Jim . ”却在异常熟悉的声音中愣住,起身回头看过去时,只看恢复了年轻时样貌的Humphrey,撑着船慢慢前行着。他看向这平静而广阔的海面,倒影里的人年轻得让自己惊讶——而远处的海中如同电影般播放着他一生的经历,恍惚间如同在看别人的故事。

        只剩下海浪轻轻拍打小船的声音。

       船停在这片海的中央。

       “Jim , 我要问你一件很重要的事。”Humphrey蹲下身,盯着那双湛蓝的眼睛:“过了这片海,你就没有选择权了。如果我选择放弃吞噬你的灵魂,你只有两个结局,被别人吃,或者被死神捏成碎片。”

        “不是你来吃我么?”

        “我早就告诉你我改主意了,Jim . 我不想吃你,只想和你在一起。”Humphrey忍不住去抚摸这张脸,眷恋而忧伤:“我已经违背了作为一个恶魔该遵守的准则,所以试着能不能在你这里找一条出路。”

        “你不应该,也不适合成为恶魔的。”

        “Arnold那天也这么说。”

        “哈,我觉得自己经历这么多,已经活够了,不是么?”Jim笑着说,仿佛就在和他聊一个文件的问题似的:“唉,这个小船,实在太不平稳了,是不是,Humpy?”

        “Yes , my Prime Minister . ”Humphrey歪着头,露出笑容。他拥住Jim,脚轻轻一滑,两个人跌落入看不见天空的海底。Humphrey在陷入黑暗的最后一刻看见,百合花在他俩身边慢慢飘荡着,如同诗一样美。

(end)

评论(1)
热度(20)

© 薄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