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暮

混圈极杂,更新随缘

【Y(P)M】 那株百合 (01) (Jim/Humphrey)

我这个绿叶又来啦( •̀ω•́ )✧

*世界观设定:神界——人界——魔界(你这是神学倾向x)
*流水账及OOC预警
*第一次尝试写一个类似正剧向的东西,写的估计也不太好,还请大家多包容qwqqqqq

     
        Humphrey对着镜子正了正领带,露出一个友好的微笑,以确保打开行政部大臣办公室的门时不会轻易地把其他情绪泄露出去。他整理好文件,抬手看了一眼表,在九点时准时推开了那扇门。他微笑着早早地伸出手来以示友好,并且注视这位大臣清澈透亮的蓝眼睛表示尊敬。看到这双眼睛的那一瞬Humphrey终于有些明白为什么人类那么喜欢去描述眼睛——那里仿佛住着一个灵魂。

        而恶魔的眼睛着实变幻莫测,里面通常藏着一股浊气,注视的时候仿佛在进行一场激烈的对抗。所以他们一般情况下不会用眼神交流,除非想要征服谁或者表达臣服。

        他讶异于一个政客的眼睛居然还保持着一种来自于乌托邦的纯真,恐怕这其后还有良心与道德这种在政治中显得多余的东西。他握着那只手,反而感到自己手心的温度更凉——猜猜这位大臣会在这个位子上待多久呢?会待满一个任期?

        不过无所谓,哪个棘手的政客在自己这里都能被调教得无形间顺从公务员体制的规则。看着一根根坚硬笔直的铁管被自己一锤一锤地打造成想要的形状,无疑是自己恶趣味得到最大满足的时刻;而在这之后,便是顺风顺水的无聊和厌弃。

         Jim在两人握手时终于得以看清Humphrey的面庞——当初在公共项目委员会上自己提出一系列的问题时,他回答者便是这位常任秘书。那时自己的视力下降的也很厉害,只能模糊地看见一个风度翩翩的剪影,耳朵里充斥着有些慵懒和骄傲的声音。他不紧不慢地回复了自己每一个疑问,听起来合理且有理有据——不得不承认,自己在坐下后就打心底地认同对方的提案,甚至都想为他们打辩护。而实际上,那次Jim所在的党派也没能阻止得了提案的正常执行——一切又恢复如初,什么都没有改变。

        他听见旁边的人在散会时哀叹着:“唉,那可是Humphrey·Appleby啊!你已经做的非常好了,Jim . ”

        Jim后知后觉地向Humphrey所在席位的大概位置看去,那里早已空空如也了。他忍不住根据那偶尔沙哑低沉的声音在脑子里想象,这个传说中的Humphrey·Appleby究竟长什么样?

        而今天,他总算见到了,甚至是出乎意料。

        “你们……都互相认识?”Bernard忍不住探过身来问。

        “我们曾在公共账目委员会上交锋过。”Hunphrey依旧握着这只温暖的手,转头回答问题,嘴角的笑意尚未褪去。Jim看着他的侧脸猜测,这位年轻时一定是风流倜傥,夫人的长相也应该不错。

        “真没想到你居然还记得这件事。”Jim喜欢看Humphrey这双眼睛,至少是此刻,看起来很像某种温顺的小动物。或许以后能相处得非常愉快吧。“你当时可回答了我所有的问题。”

        Hymphrey在心里都要笑的打滚了:“您能这么想我真高兴,大臣。”他觉得今天下班后都有必要请Arnold小酌一杯,居然把这么轻松的任务派给他,可真是托他的福。

        Humphrey抱着文件微笑注视着这位政客真正准备进入工作环境时的茫然无措,尤其是那四个红盒子摆在他面前时,那惊呆的表情让他联想起自己的猎物进入圈套时的神态,简直是如出一辙。

        有趣极了。

        Jim没等听完Bernard讲完自己的安排便忍不住打断:“不等等……我的党派要求我有四个委员会去参加,我必须得出席啊!”

        Humphrey偏过头慢慢地说:“我想,您会把国家放在党派前面的,对吗?”

        “是,”Jim赶紧点头承认:“但是……”

        “那我认为,在国家面前,党派的事务就微不足道了,对吗,大臣?”

        Jim为了保持自己这个开明而睿智的形象只好点头:“好吧。”等下班后他忍不住把苦衷向同党派的同事倾诉时,那个人拍了拍他的肩膀,叹道:“唉,老兄,你的常务秘书,可是Humphrey·Appleby 啊。”

        他的脑海中又想起那天在委员会的交锋,连忙问道:“你们为什么都这么说他?”

        “他可是典型的公务员,Jim ,如果你能知道一点儿他不愿向你透露的信息那算我输。”

        Jim正处于困惑之时,Humphrey正和Arnold喝咖啡。他听着有关首相未来几天的计划,蓦地就规划好了一个完美的坑,让这个蠢Jim不知不觉地跳进去,出个大丑。

        Arnold看着Humphrey逐渐勾起的嘴角,问道:“看来你又想出新办法来驯服这位天真的大臣了。”

        “当然了,Arnold ,我会让他在任期间对透明政府这四个字敬而远之,绝口不提。”Humphrey露出得意的微笑,翘着二郎腿靠在沙发上:“虽然说他入门很快,不过要学的东西还多着呢。Arnold ,遇见他你知道我有一种什么感觉么?”

        “嗯?”

        “一个天真的未涉世事的孩子此刻需要父亲的教导。”

        “虽然我不可否认这个事实,但是,Humphrey ,要是让别的恶魔听见了,估计巴不得要这个名号呢!”

        “哦!得了,Arnold !”Humphrey开心地笑出了声:“我们恶魔可和未涉世事这四个字沾不上边!”

(tbc)

评论
热度(9)

© 薄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