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暮

混圈极杂,更新随缘

【Y(P)M】 那株百合 (03) (Jim/Humphrey)


*世界观设定:神界——人界——魔界(你这是神学倾向x)
*流水账及OOC预警
*第一次尝试写一个类似正剧向的东西,写的估计也不太好,还请大家多包容qwqqqqq




        Jim原本以为车钥匙掉进下水道就已经很糟糕了,没想到这个姿势还被拍了下来。而等到他的手搭在家门的把手时才发觉,如何跟Annie解释并且两个人不会在半夜吵架,这才是最糟糕的事。

        淋雨回家的Annie听到Jim把车钥匙弄丢了之后终于忍无可忍地向他大喊:“我不管你是不是被拍了——那也是你活该!这样的日子我是过不下去了,谁爱当你这位政治家的妻子就让谁当去吧!”

        Jim愣了半晌,湿了的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就走向Annie:“亲爱的……你怎么能这么说……这个是必须要出席的……”

        “Jim · Hacker !”Annie听他谈工作时怒不可遏:“你的心里除了工作还有什么?你干脆住在办公室好了?!然后和你们那个常务次长Appleby结婚去吧!!”

        Jim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下猛地抬头看向Annie ,吓得她往后退了一步:“Humphrey · Appleby ?!跟他结婚简直就是灾难啊!”

        Annie露出了绝望的表情,叉着腰看向别处叹了口气:“Jim ,我们的重点不是他……你提到工作时如同吸了大麻般兴奋,而从未考虑过我们的家庭……”

        Jim一时气结,说不出话来。他一直觉得自己不断地争取就是为了给这个家制造更多物质上的富足——尤其是经历了自己当一个小编辑时过的苦日子后。他瞪着Annie的背影直到被甩上的门打断他的目光,才颓然瘫在沙发上慢慢地解开已经有些干了的礼服。过了一阵,他打了个寒战,神智才稍微集中一些去洗手间换了衣服洗个热水澡。

        他想起Bernard说的Humphrey对女人的评价,竟有些认同——不得不说,大部分时候他很难理解女人究竟想要什么,期待什么。贫穷的日子里她们会抱怨经济上的捉襟见肘,甚至为此哭泣;而富贵的日子里她们又哭哭啼啼地抱怨男人是个工作狂,从来不顾家。Jim长出了口气,身体向后仰了仰把整个身体埋在热水中,闭上了眼。迷迷糊糊间一个想法钻进他的脑袋:

        和Humphrey聊聊。

        他觉得自己实在是疯了,平常听Humphrey说话就费劲,还能找这个人来当自己的排解对象?然而事实就是这样,他拿着刚刚签完的离婚证明,走进了跟Humphrey约好的酒吧,在吧台边看见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Jim把离婚证明那张纸扣在桌面上,直接向服务生招招手:“两杯威士忌,加冰。”

        Humphrey注视着低着头的Jim,倾过身子凑到他的大臣的耳边,轻声说:“大臣,这里人多眼杂,您还容易上报纸。喝完这杯,不如去我家?”

        “然后喝高了还要你收留我,说不定还会吐的哪儿都是。”Jim拿起酒杯直接一杯全干掉:“今天报纸头条都是我了,明天再上一次也不成问题。”

        “哦,大臣。”Humphrey悄声地念着Jim的职位,撑着下巴嘴角划出一个无奈的笑:“首相要是看见您连续地上报纸头条,他会怎么想?”

        Jim点点头,嘟囔了几句就去结账了。Humphrey笑着摇了摇杯子,将酒一饮而尽,先Jim几步走到大门前,为他推开门。

        刚进Humphrey家门口,Jim就听好几声猫叫,然后两只毛绒团子蹭过自己脚边走向它们的主人,一只站起来扒着Humphrey的裤子,一只用头反复蹭着裤脚。

        Jim好不容易把视线从猫转移到Humphrey的脸上,却发现这个把两只猫都揽进怀里的男人,感受到自己的目光后,脸红了。

        “啊……大臣,那个……酒就在那儿。我先失陪一下……”Humphrey向Jim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就不得不忙活他的猫去了。Jim坐在沙发上却没了之前想喝酒的劲儿,只是随手倒了点儿雪莉酒看Humphrey如何摆弄一黑一白的两个小家伙。

        他还特意侧过身去转了个角度,就为了看Humphrey仅仅留给他的一点儿的侧脸——那种流露出开心与温柔的笑容是他从未见过的。这种情绪把之前Humphrey在他心里铸就的假面形象的背后又多了一丝柔情,倒没有一丝一毫的冲突,反而相映生辉。

        Jim想着:可能是因为长得帅吧。

        “喔,大臣,很抱歉。”Humphrey从洗手间走出,给自己斟了杯酒,坐在侧面的沙发上:“所以我能冒昧地打听一下,您那么稳定的婚姻为何突然就……?”

        Jim皱着眉看向地毯,叹了口气:“Humphrey ,我真的搞不明白,到底是过穷日子好还是富足一点儿好?”

        “显而易见,是后者,大臣。”Humphrey将身体前倾,慢慢地晃着杯子:“所以,她是觉得您太忙了不顾家?”

         “是的,Humphrey . ”Jim看了看对面一脸了然的人:“难道你……也是因为这个?”

        “嗯,并不是。”Humphrey耸了耸肩:“她说我不懂得什么是爱——这个虚无缥缈的东西。”

        Jim忍不住笑了一声:“这个嘛,Humphrey ,恕我直言,结了婚其实就跟爱情不太沾边儿了,真的。”他和Humphrey对视了一眼,两个人都在对方的眼里找到了想要表达的情绪,不约而同地喝了一口酒。两只猫已经吃完了,纷纷跳上沙发。一只趴在Humphrey的腿上,一只蹦到他的肩膀上——他就像个猫爬架,但并不介意,甚至还露出一丝享受的表情:“唉,大臣,家里有女人不如有两只猫。您要不要摸摸它们?”

        Jim坐到Humphrey身边逗他肩膀上的白猫,最后那只猫干脆进了Jim的怀抱。他一边挠着白猫的下巴一边抱怨:“富足的生活注定一个人就是要有大量的时间去工作,钱又不是天上掉的!我也不是什么总裁!”

        “嗯,是啊,女人远比工作难对付。”Humphrey心里感慨着,为什么就没有一种咒语能让人明白别人心里到底怎么想的呢?原先据说是有的,但后来因为咒语之繁复,就失传了。他侧过头看向Jim , 而Jim也看向他——那双水蓝色的眼睛总会让他联想到“无辜”这类词语,甚至想戏弄般地舔舐——Humphrey微微低头,略一闭眼,露出笑容来:“啊,大臣……大概是我这个人对感情没有什么感觉吧,不论和谁谈一场恋爱都会被指责在像工作。”

        Jim隐约觉得自己好像抓住了什么,他笑着顶了顶Humphrey的肩:“得了吧,那工作里那么多人情往来,那也是情感。Humpy ,你不是对它没有感觉,你只是没用心而已。”

        Humphrey笑到不再翘二郎腿,突然的震颤吓得黑猫蹦向了一边:“大臣,那不叫人情往来,那是利益至上。”

        Jim回到家中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去,而家中也变得有些空荡了——Annie带走了属于他的所有东西,Lucy也选择跟着母亲去继续生活。他靠坐在沙发上回想今日Humphrey对自己说的话,突然觉得自己在一次偶然中无意窥探到了一点点Humphrey的内心世界。至少目前为止,他们俩也算是有共鸣的,比如感情上的无能为力。

        所以第二天再见到Humphrey时,Jim的心情蓦地变得愉悦起来,尤其是看见提案上写着“建议减少两名端茶小姐”时,忍不住抬头看向他狡黠的微笑,自己也歪着脑袋笑了笑,然后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tbc)

       

评论(10)
热度(14)
  1. sheryryryry薄暮 转载了此文字

© 薄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