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暮

混圈极杂,更新随缘

【东李】养一只狗(上)

我,高李养猫,东李养狗。
高李那篇已经在开会期间被误删,想来没有存档与这篇相互辉映一下,实在可惜。

*本篇情节假的,都是假的,没有常理,没有逻辑,没有真情实感。

********

        李达康12点准时在自己卧室里摆好赵东来的照片,点上三炷香。
        东来啊。他低声念叨着,向照片认认真真地一拜,将香插在香炉上。
        关上灯的卧室变得更冷,空气如同海水将沉在海底的李达康浸透。他能想象出此刻夜市的繁华,橙黄的灯光下是小吃摊冒出来成片的白气,白气下是各种吆喝,或短或长,有固定的调。那是岸上的人。
        赵东来带他去过,一个周六,谁也睡不着的冬夜。
        书记。李达康惊得一个起身跳下床,还有些头晕。书记你这墙有点儿硬我要钻不过来了!
        蠢货,给你开窗啊?
        别别别,我马上……嘿哟——!
        墙角出现一团团银色的雾,逐渐增大,和小吃摊冒出来的无异。李达康呆呆地站在那儿,看雾气自己聚成人形,幻化出熟悉的样貌。目睹这个过程给人以奇异的感受,就像看生物书上人的形成,从一团细胞逐渐分化出各种器官,然后现在——成为一个中年的赵东来。
        像重生。
        赵东来“噌”地窜到李达康面前,呲牙笑着叫,书记!
        我操,吓死我了!李达康猝不及防,后退半步,揉了揉眼镇定一下才用手指着赵东来的鼻尖骂:你怎么还这么冒冒失失的,在那边儿怎么混?
        书记,您可是第一次找我,我还没适应这个形态呢。赵东来向后退一步,没想到滑大了,眼看就要冲到隔壁吴市长家里。他赶紧蹭回李达康身边,虚无的手握着李达康的手腕。李达康只觉得手腕略微发凉。他试图回忆起以前的温度。
        书记,想嘱咐啥?还是要托我在那边办事?保证完成任务!
        “保证完成任务”这句瞬间扼住李达康的喉咙,心中一紧。这句话让他想起身上穿的睡衣还是赵东来给买的;赵东来拿着资料和情报跟他说,书记,我保证完成任务,让那帮混蛋后半辈子在监狱里过;最后什么也记不起来,只有一张苍白而安静的脸。他听见有人在质问:妈的,为什么不说持枪?为什么不配合执行预定计划?你们A省公安系统烂到根了!
        书记?想啥呢?
        ……你早就完成任务了。李达康抬头看向赵东来,摸上他左胸。就是代价惨重。
        外面的风刮得很大,明天要降温了。
        咳,书记,您头一次这么主动我……我不太好意思。赵东来想往后撤一撤,又怕书记骂他。
        书记真的这样我比较容易……额……
        李达康站累了,坐在床沿,看向散发出暗红色微光的香。当时我想推荐你当厅长,应该留你下来谈话。省里当时都过来问一遍了。大家都希望你能……
        我说,挺疼的吧?他摸出烟叼在嘴里,打火机打了三遍愣是没点着,房间里都是火机“咔哒咔哒”的声响。李达康愤怒地连烟带火机向地上一扔,一只手用力揉着酸涩的双眼,声音沙哑:操你妈!
        赵东来一直悬在半空。他游过来把头埋在李达康颈窝处:疼啊,书记。
        李达康抱着一片虚无,今夜没有在林城时幸运,至少那时有个肩膀止住他的哽咽。
        书记,养只狗吧。(李达康:不养,不会!)赵东来不敢起身去看李达康,自顾自地讲:因为那边人太多啦,阎王爷鼓励大家投胎当宠物,还提供优惠政策和送货到家的服务……
        李达康又忍不住乐:什么破规定?
        赵东来下半身已经模糊了,上半身悬在空中,像个索命鬼,就是神态太亲切。他伸出小手指,说:书记,那说好了,下辈子就来你这儿当宠物了。
        李达康勾住他的小手指,一瞬间仿佛有温暖的触感:我管你当猫还是狗,王八我都认了。他看着赵东来又化成一团雾,从墙壁上慢慢渗透出去,耳边留下一句话:当王八多磕碜啊,书记,被陈老笑话死了。
        李达康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钻进被窝里。他半信半疑地想着赵东来的话,从有际的黑暗跌入无际的黑暗中去了。眼前总有一团白雾晃着,让他这一晚上都没怎么睡好。

      

        第二天早上,李达康被一个毛绒绒的东西拱醒,吓得他一巴掌拍了过去,只听委屈的“汪呜”一声——彻底醒了。
        他看清之后,笑的眼角皱纹都堆了起来,一巴掌又拍在金毛的头上,揉一揉:“我还以为你是个王八呢!”
        赵东来欲哭无泪。书记,我在你心中的形象这么不堪吗?他嚎了几嗓子表示抗议,就差把语调给哼出声来——结果狗嘴直接被李达康一下把住,只能哼哼几声就不敢再“说话”。
        “闭嘴,坐下!”
        赵东来的屁股不受控制地往下一蹲,后腿屈起,比警犬动作还爽利。他自己都惊了:妈的,这是什么反应?阎王爷的优惠政策定的什么狗屁玩意儿?!
        李达康心头一动,嘴抿着绷住笑,手往前一伸:握手!
        赵东来“啪”地就把狗爪子拍过去了,尾巴还不停地摇啊摇——根本不受控制。他转过头去依旧能看见李达康把头埋在枕头里笑的浑身发抖,从哈哈大笑到笑的没了声,搭皮带扣时抬眼看见自己,憋笑憋的系裤腰带的动作都不利索——
        狗生尊严啊,稀碎。

        临走时李达康嘱咐他:从现在开始你就是一朋友寄养到我家的美国狗,稍微有点儿国外品种的风范。说完,门一关,人就扬长而去,留赵东来一个人蹲家里傻眼。
        美国狗?美国狗怎么当?美国狗不还是狗吗?赵东来趴在落地窗边寻思半天,突然想起老美那边人人带枪,觉得自己也应该搞一把,冲着阎王爷来几梭子。
        他把狗爪一举,对着空气:哒哒,哒哒哒哒哒,啊哒!!
        辣鸡阎王爷,仿照人界定什么政策,还不如让位给我李书记。

评论(14)
热度(51)

© 薄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