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暮

混圈极杂,更新随缘

【李东/东李】下属不可以啵上司嘴!(1)

我不知道我在写什么,或许是点梗吧  反正常识性错误还是挺多的
一个先李东 后东李 偶尔李东 偶尔东李的故事
明明抱来的是一只猫 结果长大了发现是一只大脑腐的故事


        其实宽泛点儿来讲,赵东来和李达康是同一类人。因为他这个林城公安局局长是从京州市公安局局长秘书这个位置调过来的。老领导要退了,临走给赵东来推到这个位置也算是对他这五年工作的一种肯定。走之前,两个人在一起喝酒,老领导拍着赵东来肩膀说,别以为林城就水深火热,我告诉你,李达康再怎么跟赵立春不和,那个姓赵的到了最后照样也得把他提上去。
        当然,不是你。老领导想起来赵东来也姓赵:你是给人家鞍前马后伺候着的那个。
        两个人都哈哈大笑。赵东来心想,靠,管他什么李达康李二康三四五六康,眼前这位可是出了名的犟脾气,五年下来这关系差点儿就拜把兄弟了,还差这一个?
        赵东来搭车回家时,坐在车上看京州宽阔干净的街道和鳞次栉比的高楼。半夜的大路很空旷,主干道上还挂着已经熄灭的彩灯,让他的心里不禁冒出了些自己都嫌矫情的感伤。他下车时再次贪恋地看京州这个城市一眼,生怕自己去了破破烂烂的林城就再也回不到这个熟悉的故乡。
        两天后,赵东来在林城走马上任。刚到,就被李达康叫过去见一面。
        他推开门,没先看见李达康,倒是被办公室的烟味呛了一嗓子。他轻声咳一声以略过本该有的一连串的咳嗽,然后走到办公桌前面。那个人正在看林城地图,上面勾勾画画,赵东来大多也看不懂。李达康微微一侧头,黑色的眼珠向赵东来这儿一滚,嘴角挑了挑,夹着烟的手轻轻一挥:赵局长,先坐。
        赵东来只觉得这个人真不愧是赵立春的大秘,一举一动都带着霸道利落的作风。同时他在心里也觉得有些好笑,赵书记亲手培养出来的这么成功的左膀右臂,到最后居然反目成仇。
        李达康客套几句就直入正题,对林城老城区治安混乱以及分区公安不作为的种种有关公安的问题要求赵东来解决。这些问题赵东来也作了功课,不作为的问题相对好解决,他准备来林城之前,老领导就已经把熟人告诉了他;但老城区那里鱼龙混杂,其中问题如果仔细追究,不知道能碰到哪个雷。他干脆将后者与李达康直说了,李达康看着他,笑了一下,起身向他伸出手,道:
        过几天,我就要推行一个老城区改造方案,还请赵局长多配合啊。
        赵东来也立刻站起来,严肃地点点头:放心吧,李书记,公安部门这边会全力配合您。其实说这话赵东来心里还是有些后悔——自己刚来林城,还没等熟悉这里的详细情况,好像就莫名其妙地加入了一个队伍。按照江湖传闻中李达康的性格,搞不好这个队伍就他们俩。他走出办公室后脑海里一直回味着刚才的对话,却觉得那句话不得不那么说,再仔细琢磨一下,心干脆一横——怎么着,跟着李达康就跟着他吧!人家只是屈尊来林城坐坐,说不定哪天就上去了呢?
        赵东来就又拿出自己的那股闯劲,风风火火地回自己工作地点了。坐到办公桌后面时他便忍不住地想起李达康的那个气度,夹着烟的手指一划,那就是他的半壁江山;而自己呢,只能心甘情愿地当这个人的马前卒,顶多争取一下不沦为马后炮的印象。他拿出自己的电话,挨个给那些熟人打电话,约着今晚出去吃一顿饭。
        就去品良馆吧,那个二楼小包间,七点,咱哥几个不见不散!
        这几个,原先是老领导手下的人。当初领导突然从林城调到京州,人也没来得及带走,就留在这儿了。过年时赵东来经常能和这四个在领导家里碰见,也是熟悉。
        几杯酒下肚,赵东来摆弄着酒盅发话了:李达康的那个老城区改造,哥儿几个都怎么看?
        兄弟,你是后来补缺的,李达康那个方案你看了没?坐在赵东来旁边的滕飞先开口了,拿着筷子在盘子上点了点:活不好干呐。
        赵东来皱着眉看向澄黄的酒,摸了摸下巴。李达康先要干的是建成道路体系,解决林城路破压车的问题;紧接着就是旧城改造。此次改造区域在城市边缘,而拆迁后的区域列入“万亩玫瑰园”的计划之中。旁边煤矿塌陷的大坑则要被填成湖——赵东来在脑子里构造出这一幅画面,抬起头眯着眼扫视一下这一桌子人,笑道:不好干也得干。我来这儿之前,老领导跟我说了一句话,我顺道总结了一下,也请诸位听听——林城是水深火热了点儿,但可别忘了李达康是谁。
        坐在对面的林徐乐了,把酒盅向桌子上一敲:对啊!他李达康,赵书记前大秘嘛,没有他干不成的事儿!
        赵东来站起来向左右举了举杯,看着纷纷站起来的各位,笑着说:听说分区的兄弟最近挺懒散的,正好我赵东来是个新来的,这第一把火,我就烧这儿了。
        大家都笑:没问题,赵局!我们这儿憋了多少火了,就等您来一起跟他们秋后算账呢!
        酒足饭饱回家之后,赵东来的脑海里还回想着林徐那句话。对啊,李达康是赵立春最喜欢的秘书,干什么都行,怎么非得找这硬骨头啃呢?他给自己泡好一壶红茶,边喝边琢磨。虽然他已经难以相信赵立春身边有什么好人了,但这回对于李达康,他决定把这个看法放一放。他一定要对这个声势浩大的工程搞明白,这到底是林城的一次脱胎换骨的革命,还是虚张声势给他李达康锦上添花。
        临睡前,更让他好奇的,是李达康这根细竹竿子,仰仗什么让他跟赵立春掰手腕子?难不成是什么理想、信仰?想到这两个词时,赵东来的心里就觉得无比的悲哀和遥远,他翻了个身,哼了一声,把所有的事都抛在脑后,进入梦乡了。

(tbc)

评论(14)
热度(43)

© 薄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