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暮

混圈极杂,更新随缘

【东李/李东】下属不可以啵上司嘴!(3)

最近旧病复发,还有各种考试,高三的累虽然心里感受不到,但是身体却实实在在地反应出来了(:3_ヽ)_

反正……一个短小的更新,嗯_(:зゝ∠)_

        新官上任三把火——几条主干道同时翻修和道路体系的扩充只是一点火星——李达康真正的第一把火,烧在老城改造。
        其实林城原来并不是汉东GDP的吊车尾,甚至还辉煌过一段时间——得益于他们的煤矿资源。然而一直大力开采的煤矿区发生一场重大的责任事故,开采被迫叫停,公司负责人被判了八年,随后追责到一系列干部身上,有些被处分,有些被降职,有些被调离。而最触动每个人神经的便是林城市长引咎辞职。下一届领导班子将煤矿搁置下来,改用房地产提高GDP . 但此时的林城除却煤矿资源已是一无是处,人才流失也极其严重,房地产市场便也一片惨淡。可以说,这场事故就是林城止步不前甚至逐渐落后的开端。
        煤矿塌陷区在老城改造的范围之内,还就在去看计划内建成的玫瑰园的必经之路上。李达康捏着笔杆轻轻敲了几下桌面,看了看大家,说:同志们,今天这次会议我们主要讨论两个问题,一个,拆迁安置;另一个,煤矿塌陷区。我希望这次会议这两个问题讨论不出结果也要讨论出方向来!
        赵东来听“拆迁”两个字时觉得离自己已经很遥远了。自从国ⅢⅢ务Ⅲ院规定不许强拆之后,拆迁的字眼便很少出现在城市规划中了。他边听李达康讲话边向笔记本记,记着记着突然就跑了神,想起自己那天晚上裹着被子迷迷糊糊想的所有东西,好像答案都在这里能找到。他望向李达康,那个人正在林城地图上比划着,平常冷漠得有些空洞的眼此刻仿佛获得新生般炯炯有神——那是向往的光芒——赵东来是如此感受的。
        他无意识地一笑,便继续低头记自己要准备安排的事,却听李达康流畅的讲述出现了微小的停顿,便抬眼去看那个人,没想到这回李达康倒先错开他的目光了。
        李达康恍然间觉得自己在一众严肃的常委里看见一个大男孩,顶着满头大汗胳膊夹着篮球,因为旁边有自己喜欢的小姑娘看着打球时就一定要耍帅的那种。谈不上什么“纯良”,倒是楞里楞气的,不由分说就撬开个缝往人心底里钻。他再向赵东来看过去时一切如常,只不过那个正努力把字一笔一划地捋顺明白的身影更讨自己欢心。
        开完会的天气并不明朗,天空灰蒙蒙的,很是阴沉。
       

        “我市即将迎来一场大雨,降水量大概在40-45mm左右,请市民出行时注意安全,开车减速慢行……”
        赵东来听着广播,手指轻轻敲打着方向盘。眼前的天空灰蒙蒙一片——已经好几天都是这个样子了,昨晚他甚至发了条朋友圈,大意是再不下雨就要搞个求雨仪式了。结果早上起来一看消息,昨晚半夜11:38李达康在下面评论:别搞封建迷信!他想起这事儿时就露出无奈的笑来,大声叹了口气,摇摇头——眼前红灯转绿,他一脚油门冲了出去,直奔市委。
        李达康看着关于煤炭塌陷区治理的案例资料时,小金过来附他耳边说赵东来局长来了,李达康揉了揉眼睛点点头:叫他进来。
        赵东来此行是来汇报林城公安整治情况的。李达康听后满意地点点头,脸上露出点笑意来:干的不错,东来,看来我当初还是没选错人。
        赵东来就笑了:一定不辜负领导期望!他理了理材料,突然想起来还有一件事要提,刚要离开椅子的屁股又坐了下去:李书记,今天晚上可能就要下雨了,林城排水系统您也知道,雨急那么一点儿道路就积水了。所以我这儿有两个应急方案,请您过目。
        李达康接过材料,又将旁边黑细框眼镜给戴上,边看边说:我也想这事儿呢,排水系统差是中国城市的通病了——下个雨马路成河道了,那天我还听广场那儿老年人唱“小小竹排江中游”……
        赵东来乐了几声,赶紧止住了:马路成河道,那那个煤矿塌陷区不成了湖了?以后一下雨,这也算林城一景了……
        李达康愣了一下,把手里的东西一放,盯着赵东来:你刚刚说什么?
        林城一景?煤矿塌陷区成湖?赵东来话音未落,就看李达康咧了咧嘴,一拍桌子:对!湖!
        李达康从椅子上蹦了起来,在办公室里开会踱着步,嘴里念叨着一些赵东来听不懂的话。他觉得他的领导可能是疯了——赵东来侧过身试探地喊了一声:书记?
        李达康转过身,眉开眼笑地指着赵东来:你可真他妈的是个天才!老子捡到宝了!说罢,他也不解释,直接冲到林城地图前开始比划、丈量,最后靠在办公桌上满意地点了点头。
        书记?您想到什么方法了?
        李达康歪过头笑着点着煤矿塌陷区的位置:东来呀,你给我的灵感!我要把这个位置——造成湖!到时候它确实就能成林城一大景色了!
        他自顾自地喟叹着:哎,林城,可真是个好地方啊……老天爷给饭吃,怎么当初就被你们糟践了呢?
        赵东来看向李达康,那眉眼里都充满着一股子自信与干劲,让他觉得这个听起来离谱的方案在李达康手里就一定能干成——也没有什么原因,可能就是因为,他是李达康吧。


        几天后的第二次常委会,李达康所提出的“填坑造湖”方案,在争论一个上午后,以多数同意通过。

(tbc)

评论(10)
热度(27)

© 薄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