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暮

混圈极杂,更新随缘

【晨赫】Myosotis(3)

(终于不用写打篮球了简直是谢天谢地了,虽然对他们对战的描写少的可怜,但那是我对篮球的幻想啊!一辈子的幻想QAQ!)

        “说真的,你开场非要占人家便宜干什么。”李晨将配菜摆在陈赫面前——这顿饭是他要请的,陈赫又有腰伤,所以一切只能他自己忙活:“占了又没赢成,以后他们能不记恨你?”
        “嗯,所以以后就靠你啦!”陈赫斜倚着沙发,漫不经心地笑:“他们要是来杠我呢,我就跑你们班找你去,躲你身后,这样他们就可以先杠你——”他夹了根豆芽叼着,没心没肺:“哎,有困难,找晨妈!”
        李晨的脸直接就是一黑:“你换个正常点儿的称呼!”他突然想到什么,又乐了:“哎,以前都是打次比赛多个女朋友的,头一回见到打场比赛多个爸爸的。”
        “嗯,其实我看不惯他嘚瑟样儿很久了,就是今天小小的——”陈赫撑起身来准备拌面,筷子头在空中一划,坏笑着挑了挑眉毛:“调教他一下。”
        李晨看着陈赫的表情,在吃面之前忍不住感慨一句:“你这个表情,丝毫没有流露出那种反派的感觉。”
        陈赫吃的正嗨:“那是什么感觉?”
        “贱萌贱萌的。”
        陈赫就一口面条噎在了嗓子里,脸憋的通红。

————————————————————————
        两个人出去时李晨要送陈赫到车站,陈赫笑嘻嘻地揉了揉腰,摆手道:“不用啦晨哥,这不就在H大附近么,从我家到这儿就走十五分钟的道。”
        “我也……我靠,你也住紫苑小区啊?”李晨听到肯定的回答后直接揽住陈赫的肩往前带:“正好我家里有药,你拿点儿再回去。”
        “嗯……那……谢谢晨哥。”陈赫想了想,把手搭在李晨肩膀上,干脆倚着他一瘸一拐地慢慢往前挪。下午两点的阳光依旧灼人,前面大厦的玻璃反射出的光晃得人眼睛发疼。街道倒是意外的空旷,就连一直在丁字路口那儿卖糖葫芦的老大爷都没来。
        李晨本能地觉得不对劲,硬着头皮向前走——他难道还要怀疑这个世界是错的不成?当他再次踏出一步时耳边蓦地就是一声铃响,刚想收回脚步却发现这一步踏出去便再也收不回来。自己身边的景色开始扭曲,不远处的草坪鼓出了个大包,仿佛有什么东西正在孕育而出。
        “陈赫……”李晨下意识地抓紧陈赫的肩膀,咬了咬牙猛地上前一步将人挡在身后。他说话时才发觉自己声音发虚:“你能看见……前面那个……怪物……”
        陈赫握住李晨的手,顾不得那个人望向自己惊异中掺杂着恐惧的目光,严肃地看前面那个高大却没有清晰五官的怪物,两根手指并在一起:“嗯,看见了——请务必握住我的手,晨哥——”
        一道青光缓缓落在陈赫额头上,散发出莹莹的光。清爽的风从后背吹来,继而逐渐凌厉,却绕过两个人的身体。风逐渐被压缩汇聚到陈赫向前指的两根手指上,化为一支箭穿透了眼前的怪物。
        “晨哥,跑!”陈赫向旁边拽了一把还有些呆滞的李晨,堪堪躲过发狂冲过来的怪物。陈赫一个转身,将李晨推到身后的角落里,按住他的肩膀,盯着他语速极快地说:“在这里,等我!不论发生什么,千万别乱跑,这一切我等会儿给你解释——一定要等我回来!”
        李晨听的有些懵,但他明白了,要在这里等陈赫回来。他潜意识地相信——或许面前的少年难得地认真——陈赫一定会回来。
        风在陈赫手中凝聚成刃,两手交错时凭空发出金属碰撞的声音。他咬住牙忍着腰部传来的疼痛,硬生生冲了上去,跃起劈向怪物。这一次似乎比他之前的战斗还要艰难,几次辗转腾挪都因为腰的缘故反应稍迟了些,都是惊险避开怪物的冲击。李晨在一旁看的出了一后背冷汗,张着嘴却发不出声来。
        “喂,我说,你要不要也成为和他一样的人?”一道金光从李晨眼角处划过,悬停在他面前——是一个半透明的带着金色翅膀的小东西:“我可以实现你一个愿望,然后你就会成为超能力者,像他一样拯救世界!怎么样?”
       李晨的脑子费很大力气才转过弯来:“我没什么想实现的愿望,也不想拯救世界……嗯……你是什么?”
        “啊,忘了自我介绍了。”小东西的声音清脆得都有些空旷:“我叫Angel,专门负责实现愿望并订下契约。你看到的东西呢,是魔物,它是人们一切负能量的集合体,需要超能力者消灭它,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什么后果?”李晨的目光追随着陈赫的身影,看到他开始逐渐占上风时皱着的眉头才渐渐舒展。
        “比如你们前一段时间爆发的各地自杀案件,当然有时候会以严重的自然灾害出现。”Angel围着李晨滔滔不绝:“一般人是看不见魔物的,而少数人天生就能看见,他们获得的能力就要比那些因强烈愿望而获得能力的人要强很多。”
        陈赫终于一刀劈了下去结束战斗,魔物化成点点星光缓缓上升。站在中心的陈赫的身影被光影包围而模糊不清,仿佛与这个世界隔绝开来。李晨下意识地向四周望去——周围的景物再度扭曲变形,变形到一定程度时就听见接连不断的碎裂声,紧接着觉得自己被猛地一推——虚假的世界在坍塌之前驱逐了闯入这里的外来者——他们重新回归于现实中。
        李晨走向不远处的陈赫,背对着他蹲了下去:“上来,我背你。”
       

        一路上尽是沉默。
        “晨哥,是不是觉得挺魔幻的?像个梦一样?活了十八年三观被颠覆了?”
        李晨把陈赫再往身上背了背,呼哧带喘:“有点儿。我现在脑子都没转过来。”他听陈赫在自己背后低低地笑了几声,叹了口气:“那就当这是一场梦吧。就像咱们在球场上说的,当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就是幸福啊。”
        李晨听着他的感慨,向背上看了一眼:“拯救世界不幸福了呗?”
        陈赫闭上了眼,把头靠在李晨肩上,抿了抿嘴唇终于开口:“晨哥,做什么都是会有代价的。许愿什么,就得付出什么。”
        “如果你哪天真到了要走这一步的时候,请一定要记得,将愿望留给自己,千万别给其他人。”

(tbc)

评论(5)
热度(2)

© 薄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