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暮

混圈极杂,更新随缘

【晨赫】Myosotis(4)

旁友们,魔幻吗?那就对了2333

*此章及以后所有章中看起来很有道理(实际上非常没有道理)的说法请不要相信!!就是在圆一个世界观啦(:3_ヽ)_    记得好好学生物,然后忘记我(老虚)这不成熟的一套!

       
        李晨盯着摊开的物理假期作业,眼里的字句却在脑子里形不成逻辑。他眼睁睁地看着半个小时过去,作业本依旧是空白一片。脑子里无数次重复播放着前几天各种奇怪的画面,而那阵铃声仿佛还能在耳边清晰地回放,常常惊得自己猛地站起来按住了左手手心——上面有陈赫给他留下的印记,以防李晨遇见魔物时陈赫不在身边的情况。
        “我说,晨哥。”
        李晨惊得一喊:“谁!!”
        “……你赫儿子啊,晨妈!”陈赫的声音充满了无奈:“我说你精神状态太不稳定了吧,这几天这个印记联系一惊一乍的,差点儿没把我吓死。”陈赫看着化学练习册上的题,顺手划掉两个选项:“你再这么下去啊,我跟你讲,你没疯,我先疯了——我的腰先废了你知道吧?天天垂死病中惊坐起的,我还想着谈笑风生又一年呢!”
        “我他妈能好吗?啊?陈赫?”李晨的声音刚拔了一个调,就听门外自家家长喊:“干嘛呢李晨?!”陈赫就听李晨顿时声调急转直下,怂中带着咬牙切齿:“待会儿我去找你!”
        “李晨,写个作业你干嘛呢?”
        “没啥。”李晨收拾了几本练习册放包里,脚底抹油准备跑路:“我去同学家写作业了,大家一起学能学进去。”
        “那天的那个小子啊?”李晨他妈看着自家孩子急匆匆的背影,喊道:“你跟人家好好学啊,人可是小班的!”
       

        陈赫听到敲门声后慢慢撑起身子,蹭到门口,将门开了个小缝,正好看见脸色发黑的李晨,赶紧笑嘻嘻地开了门:“哟,晨妈——来啦!”
        李晨打量了一下这个跃层的房子,进屋换鞋:“腰怎么样?”
        “天天喷你那个药,强了最近。”
        李晨换完鞋,觉得寒暄的环节已经结束,抬起头凝视着陈赫的眼睛:“解释,都解释给我听,陈赫。你知道吗我这几天整个人都不太对,看着草丛我都觉得那地里有东西!”
        陈赫把李晨按在沙发上,把自己的作业扒拉到一边,拿起水壶去接水:“说不定真的有呢,晨哥。”他接完水回来准备烧时看李晨脸色有点儿不太好,赶紧笑着坐李晨旁边搂住他肩膀:“没有没有,放心,大部分时间我是能比你先感知到的。你感觉有两种可能,一,是错觉,就是被吓的。”水烧好了,陈赫过去撕开桌上一包茶叶往茶壶里倒一些,冲好:“二,就是消灭过后的残留痕迹。”
        陈赫将茶水递给李晨,抿了抿嘴,道:“其实还有第三种可能。”
        李晨握住杯子,陈赫托着他的手。
        “就是那个地点的魔物正在孕育之中,还没成熟。”陈赫握紧了李晨的手,生怕他将杯子摔了——这是他家为数不多的幸存下来的完整茶杯:“这些气息趁着暑假还没结束,我教你如何辨认。”
        “原来世界上真有这种东西存在。”李晨皱着眉思索着:“那奇怪了,我小时候很难见到这种东西啊?”
        “当时人们的怨念啊、欲望啊,没有现在这么大。”陈赫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窝在沙发里:“现在世界发展得很快,人群的改变也是相当大的。他们呢……”陈赫眯了眯眼睛,看向窗外的办公楼冒出的零星灯光:“在越来越多的机遇与诱惑下,野心越发的膨胀,欲望也跟着涨,所以魔物呢就越来越强壮,我们的工作也越发的困难。”
        “有时候真的是力所不能及,你知道吧。”
        李晨问他:“那你为什么要成为超能力者——别告诉我你想拯救世界!”
        “许愿啊晨哥。”陈赫抱着抱枕闭上眼睛:“Angel的话你有好好听嘛?只有向她许过愿望的人才能得到超能力。你虽然天赋异禀,也一样。”
        “那你当年是有非常想实现的愿望了?”
         陈赫半天没答话,闭着眼就像睡着了一样。李晨也不开口催他,只是平静地看向陈赫——“不想回答就算了。”
        “总之——不到极特殊情况呢,就不要许愿!”陈赫将最后几个字咬得很重:“他没那么好心,又实现愿望又超能力的——你想想,这场交易我们要付出什么才能与之抵消?”
        烧好了水的电水壶发出“滴”的一声。
        陈赫扔了抱枕,眯着眼笑,试探性地看向李晨:“我说,你不是来我家写作业的么。”
        李晨气不打一处来:“写个屁!!”

       

        最终在李晨看见陈赫已经写完的假期作业后,某种压力感迫使他打开了包去补自己还剩一大半的各科练习册。写完一本时李晨一看手表吓了一跳:“我靠,十点了!你家长什么时候回来啊?”
        陈赫手中的笔一顿,横着笔身用中指轻轻打了一下,让它绕着大拇指转了几圈才拿住:“……他们不在这儿住。你要是觉得写出感觉了在这儿睡一晚我也是不介意的。”他托着下巴歪头看着李晨,呲着牙笑得有几分傻气:“难得屋里还有个人嘛。”
        “你要是大晚上看鬼片,你就觉得家里到处都是人。”
        “滚啊!”陈赫笑着推了一把李晨,脸上笑容尚未褪去,就听空中蓦地一声:“陈赫,又出现魔物了!”
        他扔了笔,抓起搭在沙发背上的外套冲向半开的窗,跳出前向李晨无奈地一笑:“晨哥,今天你可真得留在这儿了,对不住啊。”
        李晨猛地站了起来,两步追到窗边,只见陈赫纵身跃下。夏夜的风忽地剧烈吹起,沙尘模糊了李晨眼前的景象,又蓦地被清洗干净,一切似乎就恢复如常了。

(tbc)

评论(2)
热度(4)

© 薄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