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暮

混圈极杂,更新随缘

【晨赫】Myosotis(6)

*Myosotis ,又名,勿忘我

        “喂,陈赫?”
        陈赫刚关上午觉的闹钟,眼皮黏在一起也睁不开,声音也黏黏腻腻的发懒:“怎——么啦……什么情况……”
        李晨转了转笔,笑骂道:“下午三点了,陈赫,你是猪吗还不起来?”
        “哥——”陈赫翻了个身,尾音带了些撒娇似的颤音,听得李晨那边头皮发麻:“超能力者也很累的好不好,随叫随到,除了不在体制内不给发工资,和我们亲——爱——的警察叔叔有什么区别?”
        “那你先睡着,我等会再和你联系。”
        “不用,你有什么事就说吧。”
        “你什么时候教我辨认魔物?”
        “……啊?”陈赫挠挠头,听李晨在那边嚷嚷着:“你失忆了吗?!明明前几天还抓着我的手搞得像地下党同志对接一样!”
        “我是怕你太震惊把我家杯子给打了!”陈赫想起来了,那天确实顺嘴说了一句,自己根本就没放在心上,谁知道李晨竟认真起来了。这种认真让他有些为难和尴尬:“晨哥……其实我觉得吧,你其实……我有Angel通知,就……”
        李晨的指腹慢慢蹭过笔身,一下又一下:“你别多想。我现在只是觉得,如果我会了这个技能,就可以在萌芽状态时就将他们扼杀,你就不需要战斗,会轻松很多。”
        陈赫皱起眉,抿了抿嘴唇,嘴角浮出一丝苦笑来:“那……今天晚上我会例行巡逻。八点半,小区门口见。”说完他就掐断了联系,起身跪在床上向天异常虔诚地拜了拜——说真的,他并不想让李晨学会这个技能。先是学会探测,然后呢?会不会就有了成为超能力者的向往?会不会就真的就去相信Angel的话去许愿?他一想到这个未来的可能性,心里便压了一块石头,让许多苦涩都溢了出来,将自己塞了个满满当当。
        其实我和晨哥是两条路上的人,不论怎样都走不到一起吧。陈赫看着天空渐渐染上了带着光明最后暖意的橙色,对自己讲。他看着表盘上的时针指向了“7”,给他作出抉择的时间已经不多。秒针每次走动一下传出的齿轮咬合声此刻异常响亮,一步步地压向陈赫摇摆不定的心。
        夜色终于将他包围了。他感到一丝解脱。

————————

        “那么,在从今往后的行动中,请你务必、务必相信我,相信我的每一个决定,服从我的每一条命令。”陈赫远远地避开路灯的光,注视着李晨伸出了手:“你能相信我吗,晨哥?”
        李晨没有一丝犹豫,利落地伸出手有力地握住陈赫的手掌:“我相信你。”
        陈赫的嘴角,久久提不起来。李晨的反应仿佛让他的内心蓦地缺了一块,无法抑制地悲从中来,喉头滚了滚将酸涩都咽下。他顺势将李晨向自己的方向一拽,抱住了他,低声说:“谢谢。”
        李晨开玩笑般摸了摸陈赫的后脑勺,笑道:“别怕,妈妈在这儿。”他以为陈赫会笑着推开自己,却感到陈赫身体微微一抖。
        “有点儿冷。”他如此解释道。
        两个人并排走着,陈赫给李晨讲探测的方法。
        感知魔物的方法很简单。探查者在发现魔物留下的标记时闭上眼集中精力,将自己的精神力刺入结界之中,就能看见魔物的孕育状况。而魔物的标记复杂而诡异,常常藏于隐匿之处,吸收人们的欲求与绝望,累积到一定程度便可诞生。
        他们在Angel分配的巡逻区域逛了很久,也没看见什么标记——当然,这必须归功于陈赫的带路。陈赫甚至试探性地带李晨进了那家魔物频出的废弃工厂,竟也一无所获。走出大门时他长出一口气,面对着李晨时表情也轻松许多。他看了看表,还有十五分钟他们就结束这次巡逻任务——“和你在一起运气真不错啊,晨哥。今天一个魔物都没出来!”
        “可不是嘛。”李晨有些不甘心地走向工厂的后院:“让我再找找!”
        “这里能有什么……”陈赫跟着李晨过去,脸上轻松的笑容瞬间凝固:“这个家伙……是不是太明目张胆了一点……”
        “我该怎么做?”
        “按照……我之前告诉你的来。闭上眼睛,然后集中你所有的精力,就好像你的灵魂从你的脑子里冒了出来,可以代替你的眼睛看见周围这一切。”陈赫注视着李晨的额头,不停地舔着自己的嘴唇——凝神出体这一步很少能有初学者直接成功,他只能赌李晨在学习时困难重重,一直挨到魔物出世。
        杀死一个尚未成熟的魔物,所得的报酬对自己而言实在不划算。要这么天真地干下去,自己的命运早就和无数能力者一样,踏入能量耗尽的悲剧循环。
        他看着李晨额前冒出的银色气体很快地消散掉了,心里松了口气,露出宽慰的笑容走到李晨面前挡住了他的视线:“没关系,我在这儿呢,你放心。我们试着再来一次啊——”
        陈赫悄悄放出自己的感知,他能感受到周围魔力波动愈发强烈,自己犹如在风暴中心一般。他回神看向李晨时,李晨已经是第三次凝神了。只见一团银雾冒了出来,竟慢慢聚成形状,成了李晨的样子。
        “你真的是……天赋异禀……”
        “然后呢然后呢?”
        陈赫依旧恍惚着:“你就直接进……”
        李晨下意识地反问一句:“直接?”
        陈赫一激灵:“不是!”他一咬牙,分了一部分精神围绕着李晨以防万一:“我和你一起,从边缘探进去。”
        钻进去的瞬间就听见七零八落不成曲调的琴声,几个音符蹦蹦跳跳地从李晨前面跳过。面前的路如同纸片铺就,下面是万丈深渊,闪着一些模糊的画面。李晨刚停下脚步想仔细看看,就听陈赫道:“晨哥!别看,继续向前走。”
        李晨惊疑不定地问陈赫:“你刚刚……有看见什么……就……”
        陈赫坚决地否认:“没有。晨哥,不要多想,继续走!”
        他们化为烟雾,透过这条路尽头的禁闭的小门。
        李晨本以为自己会看见一个怪兽,却被眼前的景象震惊得钉在原地——他看见的是一个人,一个抱着小提琴沉睡在半空的——人!一股寒意从体内钻到四肢百骸,心脏一瞬间停止跳动后便狂跳起来:“陈……赫……?这是、这是……”
        陈赫同样也震惊了——他没想到这回魔物已经孕育的如此完整,看着半空中的那张面孔,心中那悲戚的弦在一瞬间被拨动。他听到李晨叫自己时一把拽住李晨的胳膊,不管不顾地向外冲刺,嗓子喊到破了音:“快跑!晨哥,听我的,跑啊!!!”
        李晨睁开眼时感觉自己如同从深水中拼死浮出水面。然而魔物诞生的浪头又将他淹没——他本能地用胳膊在前面一挡,却看陈赫冲到他前面,举起剑用力向前一劈。
        铺天盖地的音符,与漫天飞舞的乐谱。深红色的墙上镶着被拆开的琴键,小提琴的弓弦系着铃铛,每当走过时便发出一声脆响。陈赫走到李晨身后,一手持剑,一手捂住李晨的眼睛,在他耳边轻轻说:“有我在,你大胆向前走……相信我。”
        最后三个字如同有魔力一般,让李晨紧绷着的身体慢慢放松下来。一路走过,耳边尽是金属碰撞的响声,然后是木门被打开时发出的令人牙酸的“吱呀”声。
        他听见陈赫一声沉重的叹息,很长,喷出的气息让他觉得脖颈发痒。
        “对不住了。”他听陈赫这样说,声音中饱含着一种无力的悲哀。身后的热度渐渐撤离,然后是熟悉的剑刃破空声。
        陈赫嘶吼着冲了上去,跳起扫掉向自己飞来的五线谱,一剑穿透了眼前男孩的心脏——他正扬起琴弓,准备向陈赫发动新一轮的攻击——没有血液飞溅,也没有悲鸣。这具躯体骤然化为无数光点,融进陈赫额头闪烁的标志里。
        “对不起……对不起……”纵使这个场景自己经历过许多次,都忍不住不停地重复这三个字,仿佛如此这般便能减轻自己的罪恶。Angel曾经跟他说过,你这么做并没有什么罪过,反而是大家的功臣——消灭了如此强大的魔物难道不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吗?这么多的能量被赋予给你。
        那时的自己跪在地上,满脸泪痕,崩溃地向Angel大喊:“我杀了人啊——!我杀的是我的同伴!!”
        Angel的声音依旧很平淡:“确实如此,宿命罢了。你们人类的情感真的复杂,既定的宿命有什么可悲哀的呢?”
        故而如今,他便没有眼泪可流。
        Angel再次出现在他身边,托着下巴很是无奈地说:“你这个样子我都不知道要不要恭喜你了。”
        陈赫漠然地收了剑,仰着头打量着这个奇异的世界:“有什么好祝贺的?我只是又能多活一阵子罢了。”
        “你们人类可真是麻烦啊。对自己有利的便是好的,就应该值得高兴;不好的,就应该感到悲痛。这是宇宙的法则,大家都遵循的定理,为何到了你们人类这里就变得扭曲复杂了呢?所谓感情,本就是一文不值的东西,却偏偏要纠葛在利益中——你们号称自己是这个星球上最聪明的生物,却愚蠢到这种利弊都衡量不明白?”
        陈赫转过头,看着依旧闭着眼在原地等他的李晨,指给Angel看,冷笑道:“他选择相信我,你觉得他也是蠢的吗?”
        “当然是。盲目地相信别人,置自己安危于不顾。是个傻瓜。”
        久违的眼泪突然就涌了上来,陈赫扭过头向Angel怒吼道:“他不是!!!”


(tbc)

评论
热度(4)

© 薄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