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暮

混圈极杂,更新随缘

【面巍/夜巍】奇幻旅行(一)

不要问我为什么站了兄弟邪教
因为我一辈子都是个吃不到真正热乎cp的人orz
圈地自萌(*゚ェ゚*) 各位,打扰了,我是邪教的x

*有年龄差设定
*斩魂使带孩子啦x
*瞎jb写警告x




        夜尊两只手抓着沈嵬的手指,尽量向哥哥那边贴过去,躲避着涌向海星通道的人群洪流。他之前趴在哥哥肩上,扭过头还能看见家,现在只能看见一双双腿,如同森林般望不到头。

        他恐慌地抱住沈嵬的大腿,摇了摇哥哥破烂的袍角,抬起头嗫嚅着:“哥哥、哥哥,我要回家。”

        沈嵬隐约听见,又不敢在向前涌动的人流中蹲下,只好弯下腰注视夜尊,声音有些哑:“你刚刚说什么?”

        “我们能回家吗?”夜尊水润的眼睛晶亮地看着哥哥:“回家了哥哥就有水喝。”

        沈嵬露出一抹笑意,费劲地抱起弟弟向前慢慢走:“我们去旅行。”

        夜尊安心地缩在沈嵬怀里,卷他的长发玩得不亦乐乎,反应过来时奶声奶气地“嗯”了一下,然后开始研究怎么给他的哥哥编辫子。

        待到沈嵬跨进隧道的那一瞬,夜尊如梦初醒般紧紧地搂住哥哥的脖子,头埋在沈巍肩膀上,闷声问:“那我们还回来吗?”

        而沈嵬的思绪还在如何把被弟弟糟蹋的头发复原的事儿上。他模糊地应了一声,就被能量流给包围带走了。

        夜尊就当是哥哥答应他了。

        来地星时正好是正午,两个人被白花花的日光刺得睁不开眼。沈嵬闭着眼愣了半晌,露出欣慰而向往的神色;夜尊年纪尚小,并不懂得什么是光,当这刺眼的东西是怪物,胳膊勒得沈巍脖子发疼。

        沈嵬觉到夜尊吓的身体发颤,笑着抚他的背:“这是光。是我们那里没有的好东西。”他说着,把弟弟放下来,手挡在夜尊眼睛上方,哄道:“你看看。”
       
        夜尊平生第一次见到这么多颜色:土地上长遍了葱翠的嫩草,野花一簇簇扎堆开着,花了他的眼睛;树也不是黑的,枝上的叶随着风肆意摇动,像哥哥的袍角……他擦掉眼角被阳光激出的泪水,拨开沈嵬的手,抬头仔细打量这个有模有样有光有色的哥哥。

        美,太美了。

        他呆呆地望着沈嵬,望向那双眼睛。一时间面前的那张皮囊都消失殆尽,只有两眼清澈而安静的泉,映着自己的影子。

        哥哥的眼睛里,是住着他的灵魂么。

        夜尊眨眨眼,反过神来,笑嘻嘻地抱着沈嵬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把哥哥变的这么好看,光果然是好东西!”

        未等沈嵬反应过来,他就扑向野花丛,大声笑着打了几个滚,这里拽两把花,那里又薅下一丛,抱在怀里,大呼:“这么好看,都是我的!”
   
        沈嵬淡淡一笑:“是你的,走吧。”

        夜尊得到哥哥的认可后高兴的喊了几声,抱着花丛在沈嵬后面左摇右晃地跑。捕猎的时候还遇见了从前一起玩的邻居小姑娘,要他怀里的花。可没等碰到花瓣,夜尊就转过身去嚷:“不给!这是我……和哥哥的!不能动!”

        沈嵬看着小姑娘有些生气,拍拍夜尊的肩膀:“给一枝就给吧。”

        夜尊生气地瞪了沈嵬一眼,勉强抽出一枝来塞小姑娘怀里:“不许要了!”

        晚饭过后二人找了个山洞住下,夜尊睡不着,沈嵬就带他去洞口看星星。想到白天的事,沈嵬道:“人家好歹和你从小玩到现在,如今怎么一枝花都不肯给?”他看夜尊故意装聋,拽了下小家伙的头发:“她也挺喜欢你的,到时候……”

        夜尊立刻说:“不!我要和哥哥在一起!”

        沈嵬:“不可能一直在一块的。”

        夜尊站到沈嵬面前,喊:“能!”

        沈嵬看着夜尊衣服上的花汁,挥手清理干净,又在洞口点上火,揽着夜尊的肩走了回去:“那就能吧。”

        “不要闹了,明天我们还要继续……”

        “……旅行呢。”沈嵬将夜尊搂进怀里,盯着洞口跳动的篝火。外面不知什么野兽的嚎叫令他绷紧了身体,对明天继续生存的忧愁塞满了他的大脑。

        怀里的夜尊睡得轻轻打起呼噜,引得沈嵬一笑。

        他蓦地看见有一只黑猫被火光吸引过来,绿莹莹的双眼警戒地打量着自己。沈嵬悄悄从夜尊堆在那里的一堆花里抽出一支来,用法力悬空推了过去,露出友好的微笑。

         黑猫迟疑半晌,叼了花便跑了。

         白天沈嵬睁开眼时,夜尊已经给他编了三条小辫了。尽管哭笑不得,沈嵬看向平滑整齐的辫子,公正地评价:“不错。”

        夜尊听见沈嵬的声音本是被抓包的呆滞表情,听清内容顿时欢喜地捋了另一边的头发继续他的手艺。原因也很冠冕堂皇:要对称。

        “你从哪儿学的?”

        “婷婷(邻居家小姑娘)教我的。她天天都要给我编。”

        “那你不给人家花?”

        “不给!”夜尊猛地停下手中动作,盯着沈嵬:“那是我和哥哥的!哥哥怎么总想着别人,自己的东西却不知道爱惜!”

        沈嵬哑然失笑:“花而已。”

        夜尊终于完工,一骨碌站起来俯视着沈嵬,漆黑的眼瞬间竟有了浓郁的危险感,声音也有些冷:“只要是哥哥的,我说不行,就是不行。”

         话音刚落,就听洞口一声猫叫。

(tbc)

评论(10)
热度(65)

© 薄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