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暮

混圈极杂,更新随缘

【面巍/夜巍】奇幻旅行(二)

大噶吼,我又来更文【流水账】了

*可能OOC预警
*瞎(jb)写预警
*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看见哥哥x


        夜尊异能虽尚未开启,但对外界还是敏感的。他看沈嵬脸色莫名一紧,就冲过去拿起黑猫带来的东西。

        两枝花罢了。

        “这是什么?”

        沈嵬犹豫一下,道:“我让它带来的,看你喜欢。”

        夜尊拿着花凑到沈嵬面前,直视那双眼睛。沈嵬回应着他的目光,看那双多疑的眼,上下微微骨碌着打量自己此刻的表情。他也毋需调整脸上的任何一块肌肉,只要保证夜尊并不能从任何细节解读出自己的心理活动。

        夜尊的手突然抬起来——沈嵬下意识地一躲,却觉鬓角略微有划过的刺痛——夜尊托着花瓣,轻轻咧开嘴角:“哥哥真好看……”他眯起眼笑着坐到沈嵬身旁,贴得紧紧的,仰起头轻声说:“虽然你骗我。”

        这话听得沈嵬身体一绷。

        夜尊却不以为意地抱着沈嵬胳膊,继续道:“但没关系,因为哥哥是对我最好的人。”说这话时他的眼睛就恢复了同龄人的纯粹,甚至更加清澈,信任与依赖满满地都要溢出来。

        沈嵬看着夜尊,脸上依旧波澜不惊,只是心中蓦地融了一块,不知包裹住了什么,竟使心脏第一次有了跳动的感受,让他忍不住对眼前的小家伙怜惜。

        他在心中应了一声,站起身避开那双眼,说:“今天我要教你打猎,你要认真学。”

        夜尊眨眨眼,突然喜笑颜开地追了过去,抓着沈嵬的手边走边向他眼前跳:“哥哥害羞了!”

        “不是。”

        “没有吗?”

        “没有。”

        “那难道,哥哥不喜欢我吗?”

        沈嵬看着夜尊背个小手在前面走,脸微微侧过来偷偷瞟自己,脸上是压抑不住的期待。他突然觉得这个问题似乎很难回答,“喜欢”这个词的分量自己从来没站在弟弟的角度去掂量。

        喜欢是什么样的喜欢呢?他一时问不出口。

        夜尊转过身,歪着头冲他一笑,露出小虎牙。

         他便脱口而出:“喜欢。”

        

         一晃便由夏入冬。

        夜尊醒时就见沈嵬立于洞口,洞外白茫茫一片。他望着哥哥低垂的黑袍,如同沉默的剑伫立在那里,让他觉得肃穆。

        天地之间,唯此一人。

        这句话不知怎么,就浮现在脑海里了。

        他从容地走到距沈嵬半步远处,问:“哥哥,这天是怎么了?”

        “下雪了。”沈嵬将斗篷一展,将夜尊圈到怀里。他垂着手轻轻拍了下夜尊的胳膊,突然觉察到了什么,在夜尊的头上比划了比划,欣慰一笑,喃喃道:“长高了……”

        “雪是什么?”夜尊依旧沉浸在这纯白的世界里。

        “是雨。因为太冷了,就成了雪。”沈嵬抬手接了几片雪花,呈到夜尊面前时,只见了一小滩水。

        夜尊撩拨着沈嵬手心里的水,笑:“真有趣,本来是相同的东西,换了季节后,竟是两副模样!”

        沈嵬听到这话,看着手心出神。而夜尊瞅见雪势小了,匆匆理好斗篷就冲进雪地里,捧起一捧雪往脸上一贴,凉得他打了个寒战。这边脸凉到了也不够,还用另一边试着贴过去。

        沈嵬任他在视野里胡乱淘气,自己抽了根干柴在雪地上写字。笔划写的重,提笔时却很轻。

        “哥哥,这是什么?”

        沈嵬把夜尊拉到身边,向手哈过气后才引着小手握住树枝,带着重新写了一遍。

        “沈——”
 
        “嵬。”

        夜尊次次听人如此唤自己哥哥,倒是头一次见到这字怎么写。他自己握着树枝边写边念:“沈、嵬……沈嵬……沈嵬……”

        “我记住了。”

(tbc)

评论(6)
热度(29)

© 薄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