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暮

混圈极杂,更新随缘

【面巍/夜巍】奇幻旅行(三、前夜)

*其实这也不是旅行。
*常规OOC预警
*昆仑迷弟斩魂使上线辣√
*叙事节奏开始加快(主要是我懒x)
*我先承认一波,前两章是我划水,从现在开始正文走起!

三、前夜

        “我沈巍无非是办事认真。”沈巍的目光从洞口纷飞的大雪收回,悠悠来了一句:“仔细想来,我也没有什么好,只不过因为天赋异禀,才被推到现在这个位子。”

        昆仑在后面瘫在椅子上,闭眼一笑:“你还没什么好……难道欠谁钱了?”

        “……我有个同根同源的弟弟,跟你讲过么?”

        “没有,愿闻其详。”


        为了生存而重复的日子年复年,而当初的小面团子夜尊却如同拔节的玉米,身高竟和沈嵬只差一个头,出落成一个翩翩小公子了。他们一开始来时所居住的山洞,现在也成了地星人的一个村落,开始有模有样地按照当地海星人的生活习惯改变自己的起居。

        沈嵬这几天敏感地发现,打猎时叫夜尊和自己一起是越来越困难了。他本来想和夜尊好好谈谈,却看弟弟把身子一转背着自己,像缩进了名为逃避的壳子里。

        “一起去吧,不好吗?”沈嵬刻意地忽略外面叫自己的声音,坐在夜尊身边慢慢捋顺他的头发。

        “我去有什么用,还不是给你拖后腿。异能也没有……就不是个……”

        外面的人已经从洞口进来了,看见夜尊窝在床上,愣了一下,问:“他怎么了?”

        沈嵬摸着夜尊的头,顺势用手挡住他的眼睛,勉强笑着说:“他今天不舒服,你们先去,我待会儿跟上你们。”

        他只用手指轻轻抹了抹夜尊湿润的眼角,连叹气也不敢,怕夜尊多想。

        “不愿意去就不去了,嗯?”沈嵬用指节蹭着夜尊的脸:“下次就我带着你去吧?”

        “嗯。”

        声音委委屈屈,还残余着哭腔。

        夜尊这一等,就等到深夜。刚听到沈嵬脚步声时就奔出洞去迎,却看见哥哥长袍破了,脸上也被划了几道。他怔了一阵,眼中尽是惊慌与心疼,手指小心地碰碰伤口周围,问:“疼不疼?”

        沈嵬边抽凉气边说“不疼”,然后把吃的往夜尊怀里塞。

        “到底怎么回事?”

        “本来只是和海星人争执猎物归属的事,我刚要去和解,我们这边就用了异能,动手了。”

        海星居民大惊,认为是林子里出来的怪物,会妨碍自己的正常生活,就不约而同起了杀心。地星人会异能不假,但头脑却简单,不一会儿就让海星居民利用地形耍得团团转。

        而沈嵬,觉得自己这边本来就不占理,就一直没进攻,尽自己所能地防守。等到他反应过来对方要置自己于死地时,一切都已经晚了。

        夜尊沉默地听着,手里捣草药的节奏缓慢而沉重。

        他将药糊轻柔地敷上沈嵬脸上的伤口,边点药边嘱咐:“哥哥这几天不要让伤口碰水,不然就留疤了。”

        “这个年纪就能自己配个药出来,你以后也能独挡一面了。”

        夜尊听到最后垂下眼沉默了,喉结上下滚了滚:“哥哥,你还没讲完,你怎么逃出来的?”

        “我遇到一个人……或者说,是神明。”沈嵬看向远方,露出前所未有的期盼与向往:“我觉得……他便是山河。”

        夜尊抬眼看了一下此时令自己陌生的哥哥,手推着石杵滚来滚去,努力用漫不经心遮掩绷紧的神经:“他叫什么?”

        “昆仑。”沈嵬并未发现自己神态的改变,继续说着:“他救了我。”

        “他说了什么?”

        “他说应该把嵬字再添几笔,改成沈巍。”沈巍在地上一笔一划地写,嘴中默念:“因为……巍巍高山,连绵不绝……就如同人生负重前行……”

        石头间摩擦的声音停了。

        夜尊看着地上一笔一划成型的字,忽地感觉什么东西慢慢离自己远去,心里的酸水不住地外溢,让他恨不得现在就把那个字擦去。

        “他是个强大的人吧。”夜尊淡淡来了一句。

        “是啊……”沈巍慨叹道:“在他身上我看见了从未看过的景色,这辈子都学不来。”

        夜尊微微张嘴,盯着沈巍却觉得喉头被堵着说不出一句,一边嘴角不自然地上扬,如同病态。

        “你希望与他再见吗?”

        “是。”

        他只觉得自己要被本能的邪性吞没,体内不知是什么与怒火相缠,波涛汹涌地即将泛滥。他咬着牙抑制住一切情绪,从牙缝里蹦出一句:“真想见识见识,究竟谁这么狂妄,随手就改了别人姓名。”

        沈巍感觉自己弟弟状态不太对,待他转头时夜尊已经躺在床上——好像又生什么气了?

        “明天要不我带你去见见他吧。”

        “不去!!!”

        昆仑听着乐了:“个小屁孩儿!”

        沈巍却低了头:“但这就是开端。让一切蔓延得难以控制的,是那次意外。”

(tbc)

评论(3)
热度(27)

© 薄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