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暮

混圈极杂,更新随缘

【面巍/夜巍】奇幻旅行(五、还有三刻到卯时)

(这章真的说了好多orz)

*OOC预警照样提前打上
*设定糅合剧版和原著,剧七原著二私设一
*辣鸡薄暮,在线圆梗
*顺便求大家的小红心小蓝手,我先谴责自己臭不要脸一波√
***夜尊这个名字前期是为了和沈巍区分,所以一直这么叫他。不过本文设定中,夜尊之前并无姓名!!!(并且我不愿意一直弟弟 弟弟那么叫他,故而出此下策,跪求大家原谅我orz(呸,臭写手)【疯狂划重点.avi】

一次殊途,便是天上地下。

五、还有三刻到卯时

        “你回来了。”

        “我回……”沈巍半张着嘴,余下的话化为一声叹息,低下头:“你知道了。”

        昆仑“哈哈”一笑,飞身到沈巍身旁,拂袖点亮所有蜡烛。又帮着脱了披风,揽他走进洞中:“不必太过自责,毕竟一山容不得二虎啊。”

        “什么意思?”

        “海星的起源是五行,金木水火土,是构造这个世界的基本元素,所以能掌握他们的,便有称王的资格。”昆仑隔空挑起块石头来玩:“但地星并不一样,它于混沌中诞生你们,所谓环境要素并不存在。那你们称王的本质是什么?”

        悬空的石头飞速转动,不断有石屑随着他手指的动作飘落下来:“是作为人的本能。”

        “昨天刚接到情报,你弟弟夜尊的异能是吞噬,世间万物皆可入他腹化为己用。小到吃饭,大到部落吞并,皆是如此。”昆仑把自己雕出来的石像沈巍放手里吹了吹:“而你呢,是学习,所见所闻,通通拿来,也是本能。”

        “所以我们自相残杀,本是宿命,不可更改……?”沈巍眼角有些红,斩魂刀被他握的“咯吱”作响。

        昆仑把石像小心放好,站起来摸摸沈巍的头。那一瞬,沈巍只觉自己被某种力量震慑了,它仿佛带着光芒,柔和了身上还没来得及完全扎起的棱角,五脏六腑都暖得妥帖。

         “小巍。”昆仑的声音满是感慨:“没有光降临的地方,便难以存在秩序与文明。这便是你们地星。”

        没等沈巍说话,昆仑继续说着:“所以今日午时,我要赠与你一件东西,也算是逆天改命。”

         “但你先要告诉我,你手里的刀,究竟是什么来头?”




        那场大火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烧着烧着就突然下起了雨,将火熄了个七七八八。海星人目睹此景,大惊,认为这里的怪物受到了天的庇护,不应命绝于此,便纷纷撤离。首领之女途中忽见夜尊,发现其尚有呼吸,便向父亲苦苦求情留他一命,带回族中养伤。

        首领老来得女,自然是宠着。眼看孩子眼泪就要掉下来,只好答应。

        条件也有,此人伤愈后不得使用异能,世代为奴,不得翻身。

        女孩儿为了先救夜尊一命,全部答应下来。

        沈巍到时,这队人马刚刚向东快速离开。他最终只见得石头上一摊血迹,手触时尚有余温,便笃定地认为夜尊肯定还活着。

        他在各处找了几天,却没寻得一丝踪迹。最终他伫立在那块血迹干涸的石头旁,迷茫地抬头看向无垠的天,不住地悲从中来:“世界这么大,我去哪儿找你啊……”

         他迎着落日,拖着影子离开,也忘了和昆仑作别。这一路有枯藤,有老树,穿着黑袍的他,常常就作了那只昏鸦。

        沈巍以为只剩下自己一个在这世上去把这个没有终点的旅行结束时,他在悬崖边遇到一个打坐的老头子。当时正下着毛毛细雨,山外一片缥缈,此地与世隔绝。

        没等他开口,背对他的老头突然乐了,声音粗哑而难听,好像很多年没开口说过话:“奇怪!生于混沌之人本无念想之说,你何来执念?”

        “寻人。”

        “何人?”

        “生死未卜,最亲之人。”

        这个光头老头仰天大笑几声,颤巍巍地准备站起来,沈巍连忙上去一扶。老头转过头,将沈巍吓了一跳!

        老头俩眼睛黑黢黢如同无底洞,面容枯槁如同死人。身上半分生气也无,嘴一咧是一口有些发黑的黄牙,让人看着汗毛倒竖。

        “你寻不到。”

        沈巍一听这话,眼神立刻冷了下来,手倒是没松:“能。”

        老头嗤笑一声:“能?你本来根骨奇佳,可惜不得修炼,身上有几分真能耐?看看你冷冰冰的样子,能有几条人脉?”

        沈巍抿着嘴,低下头听。

        “你从混沌的地方来,煞气多一分不多,少一分不少。”老头把沈巍的手一甩,立在他面前,右手顺着颈动脉一掐,捋出条黑气来:“小娃娃,你给我记住了,本事强了实力高了你才能遇见你想找的人,否则这辈子只有跟着命随波逐流的份儿。”

        “今日我赠你机缘,是看你根骨;他日你若做不到寻不见,休怪我无情。”

        话音刚落,老头顿成枯骨,黑气缠绕凝聚,最终成了一把通体漆黑的刀。沈巍握住时只觉刀的嗡鸣和心脏跳动频率遥相呼应,老头的声音回响在耳边:

        “世间万物,皆可斩于刀下。”

        后地星反抗派滥杀无辜,沈巍再遇昆仑入了地星亲和派,大小战斗斩头露角,被众人推举为王,地位与亚兽长老、海星首领相平。却又因其倍受昆仑青睐,无形间又高人一等。

        这都是后话了。




        昆仑听后,点点头:“果然。我看你平常宁静淡然,唯有持刀时格外凶煞,所以第一次召你进来,顺手把你那刀没来由的煞气给清了清,让它彻底为你所用。”

        沈巍听后立刻弯腰作揖,刚要道谢,却被昆仑扶住了。他只听昆仑轻笑一声:“你和夜尊,都有点儿意思。”

        沈巍愣了一下:“夜尊……?”

        昆仑也愣了:“……这是你弟弟给自己起的名,你一直不知道么?”

(tbc)

评论(3)
热度(22)

© 薄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