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暮

混圈极杂,更新随缘

【面巍/夜巍】奇幻旅行(六、辰时三刻)

*ooc预警照样打上

*“哥哥未曾见得我。”

*“他夜尊究竟恨不恨沈巍,早已无关紧要。都是被命运洪流推着往前走的人物,哪里还有自身爱恨的欲求。”

六、辰时三刻

        “大人今日起得早。”

        “嗯。”夜尊拿过侍从举过头顶的梳子,象征性地梳了梳。他曾经为这种没有用的程序化的东西无法在自己眼前消失而暴怒过,现在倒也淡然了。他擦着侍从的身子走了过去,不知是对外面等候已久的将军还是那个侍从说话:“跟他对战,不得起得早点儿。我若真是可着自己,就一觉睡到午时,到时候你们不得疯了。”

        低着头抱拳的将军偷偷将眼向上撩,见夜尊正看着东面的朝阳:“一切齐备,四个圣器也都备好了。”

        “你知道我们为什么一定要攻取海星吗。”夜尊没搭理他,向前走去。也不等他回答,自己就顺便答了:“得有光。”

        “那帮海星人不管不顾地要把我们驱逐回地星,还假惺惺地答应什么协议和资源供应。还有一群傻子地星人帮着他们。呵。”夜尊取出权杖,点了点地:“有个光呢,至少把人的皮囊血肉都给我照出来,让他不敢肆意妄为,就有了规矩。有规矩,我们地星人才能往前走——”

        “但你要是真回到地星,今天活着,明天还不知道能怎么活。”夜尊不知何时用了扩音的异能,将声音遍布军营:“告诉我,我的士兵们,你们想要这种生活吗?”
   
        “不!”

        “不!”

        “不!”

        那个为他递上梳子的女仆出来了,夜尊转身时正好撞见她的正脸,突然意味深长地笑了:“你长得,很像蕙。”
       

        夜尊迷迷糊糊睁开眼时以为自己是死了,不知到哪个地方去了。直到他听见一声笑,是女孩子的笑声,清脆活泼。

        “你醒啦?”女孩毫不在意地坐在床头,一扯头绳,编好的麻花辫瞬间在夜尊眼前散开,乌黑油亮的头发看的他发怔。

        “你之前一直发烧,嘴里还说胡话,一直在喊哥。”她扎着马尾,话也不停:“你哥叫沈巍?我看见你的时候也没见到别人呐。”

        夜尊听这话,把头一偏不搭理她。

        “别不理我啊,我是你救命恩人!”女孩猛地转身,发梢扫得夜尊脸疼。小圆脸气鼓鼓的,倒很可爱。

        “谢谢。”夜尊哼哼唧唧地回了一句,顺便偷偷翻了个白眼。女孩丝毫不在意,絮絮叨叨地跟夜尊嘱咐不要剧烈活动,什么时候吃药,最后猛地打住话头反而让夜尊有些不适应了:“怎么了?”

        “就……以后你可能……可能作为报答!你要给我们家干点儿活,不许用异能的!”

        “我没有异能。”

        “那太好了!”女孩眼睛一亮:“你是那里唯一的正常人吧?那我就去找爹求……”

        夜尊皱着眉,每个字都咬的很重:“我们都很正常!”话音刚落,他便忍不住咳了起来,扯的胸口的伤一抽一抽地疼。

        “好好好,都是。”女孩轻轻捋着他的背:“我叫蕙——以后就这么叫我。你叫什么?”

        夜尊迷惑地看向她,一瞬间怅然若失。他想起来的太多,以至于没能仔细分辨,心里的酸涩就全部涌了出来。他看着女孩满是期待的脸,一张嘴突然就哭出了声:“没有……我没有……”

        我什么都没有。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蕙慌慌张张地给他擦眼泪,拿父亲哄自己那套话去哄夜尊:“你别哭,别哭,哭了就不好看了。”

        “我也读过几本书,我给你起一个。”

        夜尊招招手叫女仆过来,扳着她的下巴上下打量,脸上的笑容加深了:“谁把她带过来的?”

        “是属下。”将军低着头,后背一阵发凉。他现在才开始后悔,自己知道东西多了也未必是件好事。

        “你抬起头看着我。”夜尊冷眼看向将军,看没反应,一声怒吼:“抬头!”将军一个激灵,习惯性地服从命令,头刚起来,夜尊挥手一个巴掌抽了过去,打得他险些倒在地上。

        “你应该庆幸今日会有决战。”夜尊手杖一挑,直顶着将军的心口:“不然我就废了你。”


         蕙是顶着俩黑眼圈进了夜尊房间的。她扶起夜尊,手里梳子蘸了蘸清水给他梳头发:“我翻了一整晚的书,也没给你想好到底叫什么……”

        “名字有没有无所谓。”夜尊背对着蕙,无声地笑着。

        “不行,得有。”

        夜尊也把这句承诺没放在心上。两个月后伤愈,他开始被派出去下地干活儿。每次一迈进田埂周围的人都会自行散开,站在自以为夜尊听不见看不见的地方说小话、戳他脊梁骨,不论个子高矮还是身份高低,眼里的疏远与鄙视都毫不遮掩地显现出来。

        夜尊起初是惊惶,一抬头随便向哪里看都能撞进几双眼睛里,那种抵抗物质化地组成一道荆棘织成的墙,刺在他心头的伤口不停地翻搅。他有时从田地里起身后看见那种神态更是觉得恍惚——原来的那个村落,自己因为没有异能而被暗地里瞧不起;现在这个村落,就算自己证明了没有异能,明面上依旧是被孤立唾弃的对象。

        他咬牙切齿地把工具往地上一摔,下巴滴落的汗在柔软的地上砸出个浅浅的小土坑来。

        我真他妈的应该有个异能,把他们那一双双眼睛都给挖出来。他不止一次地想,却永远不敢表露,只好把这零星恶意全部藏在心里慢慢压抑累积,等待在梦醒时分它们被自行消化。

        奴隶和主人住的有一段距离,本来应该是几个人一间房,却没人愿意和夜尊住一个。当时蕙就站在他身边,握着他的胳膊,轻轻晃着示意他向前走,去融入那个正在后退的人群。

        夜尊拂去蕙的手。他早就练就面无表情的本领,微微抬起下巴,用谁都能听见的声音说:“我不需要有人和我在一起。”话说出口,他觉得心里突然痛快了,这种不出其意的亮剑将他的高傲掀开一角,傲气的锋芒刺破他心中用隐忍划下的防线,眼中恨意昂扬。

        却也斗志昂扬(*)。

        但每天晚上蕙都会来找他,和他说一大堆父亲听不懂也不怎么听的话,她知道夜尊会听,还听得仔细,虽然给不出什么好的建议来。

        那天很特殊,蕙来晚了,背着手走到他面前,眨眨眼神秘地笑:“我要兑现承诺了。”

        她拿着石头在地上一笔一划地写:“夜尊!我想了好久,觉得这个名字最符合你。”

        夜尊沉默一阵:“是因为我在白天里无论如何也抬不起头吧。”

        “不!”蕙认真地对着夜尊的侧脸说:“白天称王的人没什么,在黑暗中称王的才更加伟大。”

        因为他们背负着更多伤痛,才更加坚韧;忍受着黑暗的压迫,才对光明更加渴求;习惯了前方的未知,才要拼命创造出一个众人信仰的已知。

        夜尊转过头,笑着一刮小姑娘的鼻梁:“伟大?你知道什么是伟大?”蕙却说:“你会很伟大的,夜尊。这是我的直觉,他从来不会错。”

        夜尊再次对上这双眼睛时,志在必得的讽笑忽地僵住了,突如其来的悲哀让他无所适从。蕙正对着他,抿着嘴笑了,说话时声音还是那么清脆透亮,像一道光打开人紧闭的心扉:

        “那天你走了,我就知道你会回来。并且我知道,一定会是今天!”

        夜尊以拥抱的姿势解开蕙背后的绳结,蕙顺从地靠在他肩膀上,喃喃的话语如同梦呓:“你还想说什么,快说吧,我们一起说,一起开始、一起结束。”

        “你的直觉是错的,我不伟大。”

        “之前一直没来得及说,我喜欢你。”

        夜尊悲怆地抱住了她,空中的尘屑带着星星点点的火光,随便一嗅便是血腥与焦糊味。她的丈夫正被绑着跪在地上,等待自己吸取他的生命能量;她的族人被屠戮,是自己亲口说的“一个活口都不留”;她的家园被烧毁,几个时辰后这里便是遗迹,几年之后就会遍布青苔。

        你要是早些说这句话就好了。在我们第一次见面时,在每次找我说话时,在给我起名时,在我被凌虐后尚有意识时,在我被迫觉醒异能第一次杀了人时,在我即将离开这片有你的土地时。

        他声音颤抖,带着醉意:“晚了、晚……了!!”

        

         无关乎恨谁爱谁,无关乎强大弱小,它们都太过微薄,哪里能改变的了命运的轨迹。

         他原来还恨过哥哥,想去质问,想去申诉不公。不过到现在才猛然觉悟:他夜尊究竟恨不恨沈巍,早已无关紧要。都是被命运洪流推着往前走的人物,哪里还有自身爱恨的欲求。

        他最终给蕙安置好了土地与房子,送她一片花海。他们并肩看着各色的花儿随风起伏,有着各自的心事。那是她梦里的爱人,那是他给哥哥珍藏的花束。

        他的真心埋葬在花瓣下,灵魂沉睡在土壤里。

(tbc)

*:这句话我写完才发现好像在哪儿看过,但我又特么忘了是哪儿的。隔着屏幕向那位未知的太太跪下orz

评论(1)
热度(20)

© 薄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