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暮

混圈极杂,更新随缘

【面巍/夜巍】奇幻旅行(七、刚好午时)

*老规矩OOC预警

*即将完结预警

*“今天最好有一个人死,两个人都活着才是最大的折磨。”

*“你罪大恶极。”


七、刚好午时

        地星亲和派带着大队人马来到约定山谷时,却只见夜尊坐在长满青苔的大石头上,唱着不知名的曲。他唱得有种信马由缰的悠长,似乎超脱于世外,而只有沈巍才能看见那眼底扎根的执念。

        他们太过着迷,以至于没发现歌里的杀机,一小半的人就不知不觉地五脏俱损,吐血而亡。沈巍横着刀去挡,却没打断夜尊的歌声,一直听他唱完。

        “好歌。”昆仑道:“第一次听一个部落对死亡是如此坦荡。”

        夜尊笑的很平和:“原来你便是昆仑。我若是沈巍,我也愿跟着你。”

        沈巍听见夜尊对自己的称呼,下意识地一抖:“你是不是恨我?”

        “重要吗?”夜尊起身抬起双臂,刹那间歌声四起。他随着节拍随意舞动手指,做一切的主宰:“这首歌是专门送给你我的,因为今天最好有一个人死在这里。”

        他的手杖延长至与身高等长,背向身后:“……两个人都活着才是最大的折磨。”

        “夜尊,”昆仑面带一丝怜悯:“你若不是吸收他人生命而坠入魔道,我是真想和你饮酒畅谈。”

        “说不定呢,但还是等你下辈子吧。”

        夜尊脚尖点地冲过去的同时,沈巍就放平刀刃奔过去蓄势抵挡。金属碰撞时擦出令人牙酸的声音,兵器战栗着发出悲切的嗡鸣。他们跃起,第一次正视对方面无表情的脸,相隔着刀光剑影。

        这场输赢决定了未来地星人的命运走向,而这不是什么几百万人宏观的战争,看起来更像是兄弟反目的你死我活。

        历史的转折点有时并不宏大,往往是几个人担负起来的。

        歌声在山谷中久久、久久地回荡着。

        他们再次分开时,昆仑扶住了沈巍,手上点燃一团金光:“够了,两败俱伤的结局不算结果,将这一切结束吧。”

        夜尊摁着胸口的旧伤,“哇”地吐出一口血来。他抬头看去,四件圣器已经飞上天空,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黑黝黝的,像巨兽张开了大口。他闭上眼,努力抑制着绝望在心中扩散,咬牙切齿地说:“昆仑……你这么做,换来的结局就很好吗?你这么做,就是神明的高尚吗?!”

        “我虽然是海星的神明,但我也要给地星的子民一个交代,一个结果。我们把伤亡减到最小,换他们和他们的后代一个平安,难道不对吗?”

         “你将地星人逼回没有光明的地方,让他们回到无序的世界,与让他们死有什么两样!”夜尊眼睛已然全红,不顾伤势猛的站起,浑身紧绷,蓄势待发:“既然如此,你不是神么,我便要弑神!!”

        “弟弟,别!!”

        “会有人带来光的。”昆仑半跪在沈巍面前,从左肩取出一团火来,又咬着牙将神筋抽出放在沈巍手上。他疼的嘴唇都在颤,却笑着扶着沈巍的肩膀说:“神总会陨落,但神本身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传承下去。”

        “以后你也算半个神明,回到地星,去创造秩序吧。”

        昆仑的身体逐渐变淡,面孔也渐渐模糊,化作金光流入漩涡。沈巍的眼泪穿过他已经透明的手指,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别哭……我很抱歉,因为我将更重大的责任交给了你……”

        “抱歉……”

        昆仑的魂火与筋络瞬间融入沈巍的身体——新神诞生了。漩涡笼罩的大地开始塌陷,即将蔓延到夜尊脚下的那一块。沈巍瞬移过去,一把抓住夜尊的手,想把他拉出来。

        他不能再失去一个最亲的人了。

        夜尊僵了一下,抬起头开始笑。漩涡的吸力越来越大,他整个人都快离开地面了。他想低下头最后看一眼他的哥哥,不料眼泪也飘散出来:“哥,我好害怕,我还是害怕自己死了。”

        他们俩的手心全是汗。

        夜尊的笑脸在这一瞬跟小时候的他重合,眼睛晶亮清澈:“但神明注定孤独。”

        话音刚落,他的手猛地一挣,将自己甩进天上的深渊里。他放肆地又哭又笑,上气不接下气,然后一个翻身,白色的身影就永远地消失在黑暗中。

        沈巍觉得自己有眼泪,但流不出来。他最终带着无数地星人沿着原来的隧道回去,踏入的那一刻突然想起,小时候的夜尊问他,哥哥,我们要去干嘛呀?

        旅行结束了。他对自己说。

        沈巍回到地星后建立了政权体系,提拔人才,筛选地君、摄政官等若干职位,刚准备归隐时,摄政官却告诉他,地星西南荒地不知为什么有一根缠着锁链的大柱子,大家都去看了。

        他突然心慌了,但面不改色地对摄政官说:“带我去看。”

        愈近,那种同根同源的气息愈重。

        沈巍将众人聚集起来,黑雾遮住他本来的面貌。他背对着柱子说,此处封印着原反抗派贼首夜尊,此人吸收他人生命能量,罪大恶极。此地方圆十里,非指定人等,任何人不许进入!

        他的声音很冷:原隶属于反抗团的,今日暂且赦免,若再发现组织相关活动,死灰复燃,杀无赦。

        沈巍在外面说,夜尊在里面听。沉重的能量锁链死死缠绕着夜尊的身体,即使不动疼痛也遍布全身。旧伤复发折腾得他一脸冷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也咬着牙不让它流出来。好像一旦自己这滴眼泪流了,就彻底输了。

        众人散了,沈巍也要走了。他突然听柱子里传来自己熟悉的细微的抽噎,只有在夜尊做噩梦时才会有的抽噎:“哥……哥……我疼……”

        心脏细细密密的疼痛无法忽视。沈巍背对着天柱站着,地星没有光,所以他也不知道自己站了多长时间。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期待什么,但身后的天柱,就再没了声音。他决定了,只要下一秒、再下一秒,还没有声音,他就冲过去对夜尊说——

        “大人,我们找到山神大人的转世了。”

        沈巍便走了。

        这一走,就是一万年。

        夜尊终于熟悉了疼痛,熟悉了关押的漏洞,熟悉了人心叵测,但他不想去熟悉这个黑暗的世界。他比地星的任何一个人都渴望光明。

        时机来了。

(tbc)
(如果预计不错,下一章就完结了,这章……就短点儿呗(:з」∠)_)

评论(2)
热度(22)

© 薄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