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暮

混圈极杂,更新随缘

【面巍/夜巍】奇幻旅行【完结】

*有点儿长,算是把上一章的补回来

*“我看了他死死生生那么多回了。”

八、尾声

        “没等地星那边把你们交过来,你们怎么就前后脚地来了。”夜尊斟了两杯酒:“一万年过去,看来有光照耀的你们也没好到哪里去。”

        “少废话,沈巍呢?”赵云澜将衣服里藏的枪上了膛。

        “你们太令我失望了。”夜尊假笑着做了个碰杯的姿势:“昆仑。”

        “你把沈巍交出来,我换他。”

        “哥哥啊……”夜尊假惺惺地露出失望的表情:“他去找你了,现在还没回来呢。”他歪着头看向赵云澜,懒洋洋地伸了手,指头一勾,赵云澜就被摁在对面的位子上动弹不得:“来,我们喝酒,这是当年你要求的。”

        夜尊掀了面具扔在一旁,笑容慵懒而无害。他看着赵云澜略微迷茫的眼神,笑道:“你是不是还没想起来?咱俩喝完这一壶,我哥来了,我俩给你演一出情景重现,你也就能想起来了,对不对?”

        赵云澜一口口往下抿,看着夜尊一杯杯给自己灌。喝到最后一杯,夜尊打眼一瞟赵云澜的杯子,道:“你们海星人喝酒还挺斯文。”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地君殿门口传来,夜尊听着嘴角忍不住上扬,拖长了声音,颇为轻佻地说:“哥哥,你怎么才来,让我们昆仑大人好等啊。”

        沈巍二话不说,提刀冲过来对着夜尊自上而下地砍了过去。夜尊猛的抬起胳膊,“当”的一声就将沈巍的刀柄挡住,刀刃眼看就贴上他的鼻尖。他“呵”的一笑,把手边的酒向沈巍那边一泼,舌头把上嘴唇都撩过,神色近乎邪性般的执着:“一万年前没定下来的生死和命运,就今天定。看看刚刚那杯倒在地上的酒,应该是谁喝。”

        “夜尊,你别发狂了。没有你来这一出,地星人现在照样过得很好,虽然他们没有光!”沈巍借着夜尊抵抗的力稳稳落在大堂中央。

        “但我们本应该有!!”夜尊起身咆哮一声,指着赵云澜,闭着眼平复一阵气息:“你现在也不是真正的神明,你把他的神格给我唤醒。只有他——只有他!才能启动圣器,把地星封印住的光放出来。但是,你不能,对不对?!”

        沈巍看着夜尊癫狂的神色,握紧了刀:“你让我怎么相信你?”

        “都说这四件圣器是镇压我的,可你我都知道它本来的用途并非如此。一万年前的地星一片混沌,所以它们只能由海星来打造。但海星的神能量体系与地星恰恰相反,可催动它们的却是地星的黑能量。”

        “即便如此,我也不会让步。”沈巍蓦地披上了他的黑袍:“你对自己的军队下达‘海星人杀无赦’的号令时,就注定了你带领的人到达海星便是灾难。”

        “现在海星那边沦为地狱,流血漂橹,罪魁祸首便是你,夜尊。”

        “不论是海星人还是地星人,都是人类。我的神位是昆仑传给我的,使命也是他交给我的,我必须在大局上一碗水端平,主持公道。”

        夜尊气笑了,来回踱了几步:“所以你要的大局,你要的公道,就是把我定义成错的,让我回到那个柱子里过生不如死的生活?是吗,沈巍?”

        他看沈巍不说话,眼中顿时杀意升腾,把桌子冲着沈巍一掀:“我去你妈的大局,去你妈的公道!!”

        沈巍横劈开木桌,缝隙中看见夜尊直扑他面门,提刀便刺了过去。但真面对那张一模一样的脸时,心却猛地一颤,手腕下沉,把刀刃偏了过去。

        夜尊只是侧身躲过,全力一击直接打中沈巍右胸,猝不及防地被沈巍喷出的血溅了半边脸。

        “沈巍!沈巍!!沈——”

        夜尊听得心烦,一个束缚把赵云澜打在柱子上。他又不甘心,手上聚了能量,看着沈巍漠然地说:“这个世界不需要神明了,就不需要昆仑,自然也不需要他。”说罢,反手聚了一把刀刃,冲着赵云澜命门就飞了过去。

        在地面上奄奄一息的沈巍突然动了,一切在夜尊的眼里成了一帧帧的画面。他看着沈巍不顾伤口的拉扯飞身过去,刀刃再次穿透那具躯体;他看着沈巍面色苍白,嘴唇也失去了血色,看向自己时神色竟那么决绝;他看着……他什么也看不见,眼中净是血色。

        夜尊只觉得一股冷顺着脊椎爬了上来,惹得他颤抖。

        沈巍要死了。他预想中自己会高兴得大笑,会有彻头彻尾复仇的快感,还会品尝到从来没感受过的胜利的感觉。他就是带领地星人走向光明的圣人——他无数次这么想。

        但这一切他都没有。他没想到,一万年过去了,自己对生死的态度还是那么软弱,他无法坚信死亡会像自己唱的歌那样,“心爱的人还会再来找我,不论他是花鸟鱼虫”。

        夜尊在那一刻才发现心底的眷恋还是沈巍。

         他一把握住沈巍的手,灌输能量时却遭到了极大的排斥。他愣了半晌,哆嗦着嘴唇开口了:“你怎么……你怎么可以把全身的能量都淘换了?你怎么能……?!”

        他一把拽来郭长城,借着他的手,以自身能量作引,将白能量灌输进沈巍的身体中,以求保住一条命。

        夜尊双眼失神,跪在沈巍身边喃喃道:“小时候第一次见到雪,哥哥告诉我,雨和雪都是一样的,是季节不一样才会各自形态不同。”

        烛火的暖光烘着夜尊那一身发冷的白,拉出一条孤独的影子。夜尊再次握住沈巍的手,却了无戏谑的意思:“我曾经以为这就是我们,但只要我足够强,雨在半空把自己变成雪,就能一同落在大地上。”

        可变成雪的过程真的好难啊。他把沈巍的手放在脸上,好像哥哥小时候动不动就摸他的脸,熟悉而柔软的触感激发了心里所有的委屈,让憋了不知多少年的眼泪终于滚了出来:“但你现在这样,我们还算得上同根同源么?我在天柱时也没做什么错事,为什么你非要抛弃我们为数不多的共同点不可呢?”

        那我们,除了这张皮囊,还有半分的联系么。


        沈巍睁开眼睛时都把自己吓了一跳——他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了,可看见小郭那张脸时才确认下来仍然活着的事实。他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正躺在地君殿后身的房间中,透过窗看过去,夕阳将窗棂镀了一层金边,最后的余热撒在脸上。

        “我……我们在、在哪儿……?”

       小郭头一次见到沈教授磕巴的时候,忍着笑答:“还在地星,赵处没回来我哪敢带您回去啊。”

       “哪来的光?”沈巍不由自主地警觉,一个翻身就要下床,小郭吓得赶紧扶他一把:“沈教授,我也不知道啊,恢复意识的时候已经这样了,大家一直在庆祝来着。”

        沈巍正挣扎着准备站起来的时候,摄政官进来了,看见沈巍这样赶紧小跑过来把他带回床上:“诶哟斩魂使大人哟,您可不能这么折腾……”

        沈巍眼睛一亮,一下抓住摄政官的胳膊,把老头儿拽得一个趔趄:“我问你,这个光,光怎么来的?”

        老头垂下眼道:“不瞒大人讲,是夜尊大人换过来的。”

        沈巍觉得理智的底线被自己的猜想一次又一次挑动:“拿什么换的!是不是赵云澜,他……”

        “说到令主,四圣解开地星封印后,他的神格不久也从四圣的封印中回归了,现在或许应该称他为……昆仑。”

        沈巍极缓地说:“那他……拿四件圣器,和他的命换的,对吧。”他看向窗外,残阳如血。得到摄政官无声的默认后,就觉得自己嘴里全是血的铁锈味。

        小郭偷偷摸摸地掏出一包纸巾,推到沈巍手边一碰就能拿到的地方。他盯着沈巍从下巴滴落的水珠很久了。

        “但后来昆仑大人知道之后,找到了夜尊大人的魂魄,将其送入轮回。”摄政官小心地提高声调:“夜尊大人一共要轮回八十一世,这八十一道过完了之后……”

        “是消散入尘世之中,还是重新回来,还是成了其他,我们都不确定。全看夜尊大人运气了。”

        摄政官看沈巍没反应,就低声道了句“大人节哀”就走了。小郭眼看沈巍这盖的被子要湿一片,只好把沈巍手边的面巾纸打开,抽出一张,缩着肩膀轻声说:“沈教授,要不……我帮你擦擦吧……?”



        第一世。沈巍有一天抱着一盆花进了特调处养。他和赵云澜把所有有关于养花的书翻了一遍,按时浇水、按时松土,简直成了特调处一级花农。

        但也就活了三个春秋,没抗住龙城突如其来的寒流,冻死了。那天沈巍没说一句话,最后还在特调处后院找了块地方把花郑重其事地埋了。新来的小年轻们偷偷议论,沈顾问这人连花怎么都要埋起来,搞得跟黛玉葬花似的。大庆听见了蹦过去一人就是一爪子,稳稳挠在脸上:你们知道个屁你们,都给我闭嘴工作去。

        第八世。赵云澜看着那个愁:你这不转成人就算了,成了个小王八……沈巍听着一个眼刀递了过去,赵云澜立刻改口:龟,小乌龟。

        第十七世。大庆教鹦鹉说话:“沈巍。你别看你那筒小米了,跟我讲,沈——巍——沈——巍——沈——we,哎哎哎哎!”

        鹦鹉听得那是一个不耐烦,一个扑腾站在了大庆的猫头上,学楚恕之的声音是那个像:“闭嘴!”

        沈巍晚上到特调处,趁着四下无人,对着鹦鹉低声着教:“沈巍。”鹦鹉歪着脑袋,又听他讲一遍,张了嘴:“沈巍!沈巍!”

        鹦鹉觉得对面那个笑着掉眼泪的人类非常奇怪。

        第三十五世。赵云澜感慨:哎哟,终于成个人了。他在孤儿院大门外打量一遍,偷偷拽着沈巍袖子问:“哪个啊?”

        然后他就顺着沈巍眼神看了过去,看见一个坐在角落里抱着书看的小男孩。赵云澜颇为忧心地附在沈巍耳朵边说:看着……是早夭的命,你到时候可别太……

        沈巍说,我看了他死死生生那么多回了。

        第二天,沈教授就成了沈院长。赵云澜问过他,夜尊这样的人在凡间轮回有个名吧,叫什么?沈巍就想起摄政官同样问过这个问题,他最终一咬牙,排除了摄政官的所有建议,道:

        “就让他姓沈。叫沈念。”

        第四十八世。沈教授又去当沈老师了。去了小学,两个班都从一年级开始带,一带就六年。班里有个孩子叫沈念,唱歌很好听,大家下课放学都愿意让他唱一曲。有一天他找到沈巍,说,老师,我有一首歌总在脑子里转悠,您帮我录一下好不好?

        童音稚嫩,可那悠长的韵味实在太过熟悉。

        那个录音就一直存在沈巍手机里,每晚不能入睡时他就带着耳机听。

        第八十一世。沈教授还是沈教授,继续在龙城大学教他的文学。有一天来了电话,说那个租房有人看好了,价钱要求都同意,明天来看房子。

        敲门声响之前,沈巍还在给赵云澜打电话:“……我和他之间的共鸣越来越弱,最后一世这已经趋近于零,你让我怎么找……”

        他打开门,迎面那个年轻人慢了半拍才开口:“……请问这是,沈教授的家吗?我就是来租房子那个。”他走进屋里,打量一阵,从包里掏出来身份证复印件:“我记不得了,您是不是还需要这个?”

        姓名一栏赫然写着,沈念。

        后来沈巍直接房租减半水电全免,说自己还没找好住处,还得在这儿住一段时间。这一世的沈念性格慢热,熟了之后就左一个沈教授右一个沈老师,偶尔还自动给沈巍升个职,喊沈主任沈校长,换来沈巍一个巴掌打在后脑勺。

        这一住就将近十年。沈念参加工作的西装都是沈巍给挑的,沈念打领带的手法也是沈巍教的。他时常笑着打趣,沈教授您这也不见老,我叫你声哥哥都没人怀疑。

        沈巍沉默半晌,扶了下眼镜扭过头说,算了,差辈儿了。他听见自己心里说,沈巍,你就让他这么叫你一声吧。都最后一世了,过了就没了。

        沈念大学读的计算机系,毕业了就成了个程序员,公司两年前还给他升了职。这几天一直加班加点忙个项目,吃住都在公司。沈巍也给他打电话,说让他注意休息,但沈念就是个投入一件事不管不顾的人,撂下电话继续干活。

        那天中午站起身,还没站起来,人就倒地上了,再也没起来过。

        沈巍站在沈念的墓碑前,叹:我总不能在你生命最后一刻陪在你身边。以后我去哪儿找你?你化作风,还是雨,以后我都不知道了。

        赵云澜问沈巍,你还回去吗?沈巍摇摇头,就待在这儿吧。

        在海星的第十个年头,沈巍收到地君殿急信,请求斩魂使大人速回。到了之后,摄政官将地君册翻开到某一页,给沈巍看了。沈巍摸了摸那个名字,点点头转身走了。

        他走进天柱,看见那道白影躺在地上,还是相同的脸庞。沈巍无声地坐在他身边,手指梳着他都有些打结的头发,每碰到打结的地方,他就慢慢挑开,忽地心里也随之轻松一些。

        无数的记忆向逐渐苏醒的夜尊涌来,他睁开眼时对眼前这张脸居然有各种各样的叫法。他迷茫一阵,对上那担忧而惊慌的眼睛,一笑,脱口而出:

        “哥。”

(end)

评论(20)
热度(60)

© 薄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