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暮

混圈极杂,更新随缘

【面巍/夜巍】临渊【上】


***黑白道zzAU,但不是警察【划重点】,强强,请忽略一些常识性问题,给各位跪下了√
*照常OOC预警
*吸取教训,以后再写长篇我是猪

**评论区会有相应科普,如果看到不明白的地方请翻评论区

01

        “下面播报早间新闻。W市今日上午即将迎来台风登陆,此次台风将带来特大暴雨,风力6-7级。市【政【府】启动紧急预案,对于老城改造区域更是严加防范……”
       
        电视机外摆着刚烤好的面包片,上面的煎蛋被刀尖一碰,流出金色的蛋黄。

        “……我市市长沈巍亲自查看各项工作准备情况,并强调,各设备每小时应检查一次,发现问题立即解决并及时上报……”电视立刻给沈巍一个特写镜头,白衬衫黑西裤,四六分的头发被风吹得乱,眉头紧皱,细黑框眼睛后的眼睛盯着施工现场尚未对接的排水管,嘴角绷着一言不发,脸色颇为阴沉。

        “啧啧,真惨。”电视机外的脸和屏幕里那张并无区别,却是玩世不恭的调笑:“口径又小了,八成又被承包商给蒙了。”

        沈念笑的眉眼弯弯,同样的脸部线条却生的柔媚。道上人向来不暴露真名,所以沈念也不是沈念,是戴着面具行走江湖的夜尊。

        他拿起电话,嘴角含笑:“鸦青啊,货都送到了吧。”

        夜尊看着窗外灰黄的天空,雨点逐渐变急,不一阵就听“哗哗”的雨声,一帘又一帘,模糊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风也开始强劲,雨点如同子弹一样打向窗户,溅出血花的痕迹。

        “托老天爷的福,今天台风真登陆了。”

02

        沈巍终于从无数公文中冒个头歇口气儿,瘫在椅子上看着红蓝铅笔不停地向前骨碌,撞到笔筒时在寂静的办公室发出一声巨响。

        手机屏幕第三次熄灭,又被他强行唤醒。看着那串电话号码他就觉得脑仁疼,打通这个电话甚至要比老城改造的推进工作还要棘手。他最终将手机一扣,从抽屉里拿出另一个手机,开了机,将号码对着屏幕一点点输了进去。

        官场混迹二十余年,他从来没有因为自己权【力的扩大而有一丝一毫的懈怠。因为他心里一直埋着一个定时炸弹,而中】【央】巡ⅢⅢ视Ⅲ组的即将到来对他而言只有两种可能,第一个,加大了这颗炸弹爆炸的概率;第二个,加速了这颗炸弹爆炸的时间。

        电话通了。

        “你主动打电话给我,太少见了。”

        沈巍面无表情:“都被你们驱逐出来了,少见也不是应该的么。”

         “所以……”电话那边笑了几声:“沈市长,你想警告我什么?您是怕自己被调查了个底朝天,我影响您的仕途了,是不是?”

        “不过,资料是死的,人是活的。我相信!您的组【织会还您一个清白的。”用的官腔倒是挺顺,听的沈巍恨不得手透过屏幕“啪啪”给他两嘴巴。他闭着眼长叹一声,说了唯一一句最为真诚的话:“我不希望你出事。”

        “你出事了,我也不会保你。”这也是真的。

        电话那边听完这句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好像边笑边拍桌子:“你保过我?你能保我?我要你保?”

        沈巍无声地挂了电话。

03

        沈巍的车刚到政ⅢⅢ府门口,秘书就接了个电话,听完捂着话筒递给了他:“书记说,他现在想见您。”

        沈巍接过电话,笑着应了一声,随即便说:“我这就过去……就是上午十点有个会……没关系,”他示意了一下司机,车子再次启动,语气中透着笑意:“您跟我客气我哪能受得住……好的,我们见面聊……”

        他把手机放在一旁,侧过头冷冷地看窗外熟悉的景象,无数认识的或不认识的,都对这辆车默默地行了几秒的注目礼。他看得厌了,目视车座正前方,为几分钟后要开始的谈话准备必要的言辞。

        刘书记递一杯茶给沈巍,眯缝着眼笑,眼角的皱纹堆了一叠。沈巍对这位一再提拔、相信自己的老人非常敬重,身体前倾:“您讲。”

        “台风的应急预案做的不错,执行的也很好。我果然没看错你啊,小沈。”

        “您过奖。”沈巍没缘由地想到昨天的那通电话,眼神微微一错。

        刘书记倒也没在意,继续讲道:“省会A市市委书记,何书记,还有几个月就退了。组【织上的意思是由你去接,先让你代书记,然后转正,让我问问你的意见。”

        沈巍也没露出惊讶的神色,他低下头沉思一阵,抬眼对上刘书记的和蔼的笑容,条件反射一般地懈下一口气地笑了:“那我……就听从组ⅢⅢ织安排吧?”

        刘书记点点头,话锋一转:“但在这之前,我觉得你应该先解决一件事。”

        秘书接到了沈巍的电话,说上午十点的会议推迟到下午一点半进行,让他立刻给与会人员发通知。

04

        会议结束后,沈巍突然说:“王局长,你等等。”

        王志远有些懵,他在转身到坐下的几秒迅速思考公ⅢⅢ安局最近哪里做的有疏漏,排除了所有可能性后,他还是懵的。

        “上面下达的扫ⅢⅢ黑Ⅲ除ⅢⅢ恶文件你看了吗?有什么想法?”

        王志远心里松了一口气,只要沈巍不是对他问责,怎样都好:“我们已经开展相关工作了,最近准备突击检查,重点检查有前科、有嫌疑的旅馆、酒吧等聚集地。”

        沈巍点点头,手指摩挲着桌面:“这些组织大多都会涉【毒,你们行动要迅速小心,但切记不能走漏半点风声。”

        “明白。”

        “然后一切行动直接上报给我,不要经手其他人。”沈巍利索地合上笔记本,站起身,刚迈出的步子又收了回来:“到时候汇报的详细一点儿。”

        夜尊在凌晨两点被一通电话吵醒,接电话时声音里还带着火气:“什么事?!”

        “老板,我是鸦青。今天公ⅢⅢ安那边突然行动,进了咱们那儿旅馆,要准备挨个房间查了。”

        夜尊直接起了身子,随便抓了件衣服一披:“经理还在耗着吗?”

        “要拖不住了。”

        “告诉兄弟们分两路,走东边楼梯的人带上枪,南边的人带上货,走小门,有人接应你们。”夜尊刚准备挂电话,突然想起什么:“今天那边儿是不是有直接用上的!”

        “有。四个。”鸦青几个手势组织好了人,又点了两个留下来,一挥手让他们开始行动:“我尽量带,要是他们已经不行了,我就直接做掉。”她说完看向那两个人,二人点了头直接将手枪上膛,小跑出去。

        “嗯。叫手法干净点儿的人去。你回来直接到我这儿。”夜尊挂了电话,紧接着向另一个联系人发了个符号,得到回应后就把手机关机扔到一边,翻进被窝继续睡。闭着眼睛的他忍不住嘴角上扬:“哥哥,玩这一出不是自找麻烦么。”

05

        王局长跟沈巍汇报完刚出去,沈巍的手机就震动起来,对方丝毫没有挂的意思,颇有耐心地等沈巍来接。沈巍冷眼看着电话,如果拿了手机就让他不自觉地有种猎物进了猎人陷阱的感觉。

        他还是接了:“喂?”

        “我请沈市长喝下午茶啊——”

        “没空,不去。”沈巍刚准备挂了电话,就听那边叫他:“别啊,哥哥。”

        这么多年过去,他听到这个称谓还是忍不住地一僵。

        “就当提前庆祝哥哥高升——你要觉得这个理由说不过去,兄弟之间叙叙旧也不是不可以嘛。”

        “少来这套。”沈巍冷笑一声:“常ⅢⅢ委会内部决定还没拍板,你就知道了?消息挺灵通啊,哪儿都有你的人。”

        “说不上哪儿都有,过奖了。”夜尊闭上眼,让鸦青继续方便易容:“见见吧,权当为了您的前途呗。40多岁的正ⅢⅢ厅啊,大好前途别折我这儿,哥哥你看我,懂事儿吗?”

         沈巍听这话心里也是一动,沉默权衡一阵,问:“时间地点。”

         “人民路83号一个小酒馆,房间叫避风塘。您下班就过去吧,”夜尊戴好头套,拄着拐杖,就是一个年近七十的老头:“但我给你个建议,最好就你自己来。”

(tbc)

评论(13)
热度(52)

© 薄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