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暮

混圈极杂,更新随缘

【面巍/夜巍】临渊【下】

*按例OOC预警
*无警察版黑白道AU,强强,请忽略某些常识性问题,给各位跪下了√
*黑化预警

食用时推荐bgm:陈伟霆《有借有还》


06

        “所以哥哥是想怎么样?”夜尊洗去妆容,也没戴面具。他将杯中茶一饮而尽,细细嗅杯底的余香。

        “这次来的不是检ⅢⅢ察院,是巡ⅢⅢ视组,你还想怎么无法无天?”沈巍杯中的茶已经冷了:“要么赶紧收手走人,要么就作到你被枪Ⅲ毙那天。”

        “哥哥这么舍得么?”夜尊扶着下巴,偏过头看向沈巍,蓦地展颜一笑。沈巍低着眼看着水壶里翻腾的气泡,手握成拳,指节发白:“我哪里来的舍不得?”

        然后是沉默,像深海海水般散发着刺骨的冷。夜尊的笑声从嗓子里挤了出来,在沈巍心头横生一根刺。

        沈巍只看眼角人影一晃,肌肉绷紧的瞬间只觉喉头一紧,右手刚抬起一寸就被一只手紧紧拷住。夜尊右腿膝盖顶开他的双腿,拉着他的领带在手里摩挲。眉骨阴影下的那双眼睛闪烁着狼捉到猎物时兴奋的光,克制着自己才没大笑出声:“我真的特别喜欢哥哥刚刚的那副样子。”

        沈巍不得不顺着领带的劲儿向前倾了倾身子,抬起头嘴角动了动,终于吐出一句:“放手,你好好说话。”

        夜尊不依不饶地凑到沈巍耳边:“天天在雪山上当白莲,不冷么。”

        沈巍把脸往外一撇。

        夜尊的眼里慢慢结了一层冰:“我知道,你特别希望我在你的档案里消失,今天好好陪我,然后我这障碍就消失给你看。”

        两个冷冰冰的眼神在空中相互试探、对峙、挣扎,然后是妥协。

        沈巍全身绷着的那股劲,逐渐懈怠。

        夜尊敷衍一笑,奖励般地亲了一下沈巍的额头,把领带解开扔在地上:“哥哥真乖。”

07

        王志远奔向市长办公室的脚步匆匆,他甚至忘了这种汇报要和市长秘书预约,就敲门进了办公室。沈巍看见他时脸上浮出一丝惊讶,随后示意他关上门:“什么进展?”

        “一周前我们突击查获一处吸ⅢⅢdu【窝Ⅲ点,我们顺藤摸瓜,得知明天他们中层要开一个紧急会议,这个会还要和他们高层联系,我们说不定这次能捉到条大鱼!”
 
        沈巍看着对面王志远兴奋的表情,才勉强反应出一个喜悦的笑来:“那很好,一定要连根拔除。你立功了啊,王局长。”

        王志远挠挠头,不好意思地笑笑:“等我抓着了,您再这么说我也不迟。”

        “也对。那我等你好消息。”

        电光火石的一瞬间,刑警出身的王志远本能地觉得沈巍在刚才的对话中,某时某刻,身上有一丝的别扭。但他很快就把这个疑虑放掉了——就算有问题,他也不敢真去挖这一铲子。

        乖乖,谁敢啊。对沈阎王的土来一铲子,阎王未动,书ⅢⅢ记施压啊。

        沈巍被王志远这一个汇报弄的没有心思再去看任何资料,他难得地打开第二个抽屉,拿出放了很久的烟盒。他有好几个年头没再碰这个东西,吸上第一口竟呛得咳嗽起来。

        也不过短短几年的工夫,就把老烟枪磨成了个新手。那他和夜尊呢?几十年有了吧。自己二十出头时就自动脱离了家族,走的时候还不是夜尊的沈念紧紧勒着腰把自己往回带,忍着啜泣声说:哥,求你了快回去,跟爸认个错,就说你说的都是胡话,做的也都是瞎闹故意气他的。之后咱们怎样都好办,我听你的话,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最后沈念干脆使出杀手锏:哥,你别不要我!

        沈巍听这话回了身,拿出手纸帮沈念擦干净眼泪,再把脸仔细擦了擦,过了很久蓄出一个笑来,低声一字一顿道:“我不要你了。我们已经不是一条路上的人了。以后没人照顾你,自己照顾好自己。”说完,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他的思维跳到那天晚上,下半身痛得麻木,夜尊眼带嘲讽地凝视着自己:“你还真他妈以为莲花能出淤泥而不染呢?!那我问你它的根在哪儿,水上吗?!”

        思绪不管不顾地继续前跳,罔视了情绪变化的节奏。眼中是刘书【记的背影,手指点着窗台:“他必须彻底消失。”

        “你我走到今天这一步,都知道手腕不狠,难成大事。别给自己留隐患啊,小沈,你到今天不容易哇。”

        他向夕阳下的烟灰缸磕了磕烟灰。

08

        警ⅢⅢ方将此次行动命名为天网。这次行动甚至引起了【省ⅢⅢ厅的高度重视,命令W市公ⅢⅢ安【局一查到底,相关人员严肃处理。

        刘桦书ⅢⅢ记也做出指【示:不要有漏网之鱼。

        王志远现在怀疑就差沈巍再来一句话,他头顶上就是三座大山压着了。想到这里,他的老胃病不合时宜地犯了,虎背熊腰的汉子疼的一脸冷汗,趴在办公桌上就起不来。

        办公室门“吱呀”一声响,头顶的声音格外熟悉:“王局长,胃病犯了?”

        “沈市长,您怎么来了?”王志远看着沈巍亲自给自己烧水倒水,感动归感动,但心里那种“社区送温暖”的既视感实在挥之不去。

        “我今天没坐车,走走,路过你们这儿看你办公室灯亮着,就好奇来看一眼。”沈巍略略一扫他的办公室,在写着线索的白板上停留一阵,继续带着他公式化的笑容说:“这几天实在辛苦你们了。案子进展不容易吧。”

        “还好还好,今天晚上开始行动,我来指挥。”

        “那我在这儿是不是不太方便。”沈巍站起身,笑着把水杯向王志远那儿推了推:“就不打扰你们工作了,祝行动顺利。”

        王志远看着沈巍的背影,心里对着自己呸了几声。自己这个乌鸦嘴,瞎寻思什么,怎么样,三座大山齐活了吧!他那胃疼劲儿终于缓了过来,看了一眼表,抄起水杯走向指挥中心。

        沈巍回家后,手机突然一震,是一条短信。

        哥哥不去看这场好戏,来验一验我的演技怎么样吗?

        沈巍心里突然升腾起一股暴躁的气儿,顶的他恨不得现在拿着菜刀上街上砍人。他把手机关了机,利索地拔了卡,将这个壳子颇有理智地扔向沙发的另一头。

09

        “鸦青,该留的留了?该转的也转了?”

        “是,老板。”

        夜尊颇为欣赏地拍了拍鸦青的肩膀:“不错,我没看错你。”他的房间没开灯,明朗的月光透过落地窗,落到那身白色西装上,散发着柔和的光。

        “你们都走,按部就班就行。最后一把交给我,我跟他们玩玩。”夜尊看着鸦青一脸悲怆的模样,摇头笑了:“再帮我把头发染了。我可不想和他一个模样。”

        沈巍的理智告诉他现在最好不要跟夜尊有丝毫联系。他拿着卡走向卫生间,小小的塑料卡在马桶上空又堪堪停住。

        他的感性不断地拖着理性在挣扎。

10

        沈巍在秘书的提醒下才想起今天是收网的最后时刻。这几天他一直在忙、在赶进度,争取老城改造一期工程能在离任前结束——不论是何种意义的离任。刘桦也有几个月就退了,便使他更为惶恐——政ⅢⅢ策的不连续性很可能使这个项目变为烂尾工程。

        他走进指挥中心时,大屏的画面正在左右地晃。周围人自动给他让出一条路来,王志远走过来迎他,开始低声汇报情况:“……他们逃到郊区山上了,我们正在追击。这一带山势陡峭,他们也不太好逃。”

        沈巍抱臂站在操作员座椅后面,秘书要给他拿凳子,他摇了摇头。

        特警跳下车,随着前面的白色身影一直到山顶。沈巍眯着眼,努力在极度模糊的画面中去辨认那个背影,他尽力地与几十年前的记忆重合,却发现它们都是同样的模糊。

        夜尊还有一步就跌下悬崖。

        特警已经将枪上膛,对准了所有要害。

        王志远看向沈巍,他是这里级别最高的领导,有权下任何指令。

        沈巍看着那一头白发,和面具下的微笑。夜尊张开双臂,惊得特警动作一致地举了举枪。

        “直接击……”

        夜尊看向镜头,“呵”地一笑,向后猛地一跳,张开的双臂仿佛在拥抱无尽的深渊。

        沈巍的眼睛微微睁大,他猛的抓紧椅背,将座位上的操作员吓了一跳。也不过那一瞬,他的脸就恢复了平静,刚刚夜尊那一跳如同落在湖中的石头,最后只在沈巍这里留下细小的涟漪。

        沈巍向王志远一笑:“他活不了了,是吧。”

11

        天网行动的资料就此入库,机密级别定的很高。也没人去问,到底为什么。

        沈巍两个月后去A市走马上任,同时刘桦也迎来退休。欢送会过半后焦点终于不再是他们,两个人找了个僻静处举着酒杯说话。

        刘桦轻轻晃着杯中的红酒,声音有些哑:“我儿女要接我去美国养老了,以后咱们就见不着了。”

        两个人颇有默契地对视,一笑。沈巍呷一口酒,说:“跟书ⅢⅢⅢ记您搭了这么多年,真是太感谢您对我的培养了。没有您就没有我的今天。”

        刘桦打量一眼沈巍,苦笑道:“别说套话。我明天的飞机,你马上就忙起来了,不用送我。”

         沈巍脸上的表情似乎微微松弛了一些,他笑着和刘桦碰了杯:“您去美国好好休养,国内这么多年,实在太累了吧。”

        半个月后,沈巍转正,入【常。他是最年轻的副ⅢⅢ部【Ⅲ级干部。

12

        三年后。

        沈巍等一批年轻干部去美国进行交流。他洗完澡后听见自己门被敲响,打开门见是服务生,走进来说有人说3705室需要清洁。

        沈巍皱着眉说,我没叫这个。

        服务生笑了笑,关上门,在脸上一撕,手里多了一副面具。他提着那张皮,弯着眼向沈巍一笑:

        “Miss me ?”(*)

        沈巍侧过头,那是一面镜子。恍惚间他觉得是自己分出了两个,他们都是自己。当年刘桦为自己留了后路去了美国,王局长最终被自己调到外省才当了厅ⅢⅢⅢ长,行动的所有档案完全销毁,有关人员被他清了个干净。

        他的手指慢慢靠近自己的虚像,仿佛在努力划清真实与虚假的界限。

13

        夜尊从后面紧紧把沈巍勒进怀里,看沈巍丝毫没有反抗的意思,满意地笑了。他一寸寸地打量这张熟悉的脸,如同在看自己最为欣赏的艺术品。

        “哥哥,你看看我们,还有什么区别吗?”

        “你顶多只是披着光鲜亮丽的皮而已。比我们多了一条底线。但最终的目的不还是一样的吗?”

        “现在我们是一条路上的人了,你就不会离开我了。”

        不论你是否想念我,我都是那么地想念你。

        哥哥。

(end)

*:灵感来源是神夏的莫里亚蒂,写的时候突然想到,就把这个梗给用了(:з」∠)_

想看车吗?不存在的~我怎么会写车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9)
热度(74)

© 薄暮 | Powered by LOFTER